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时光逆流:你好,许助理
    因为凌绍元所谓的“惜才”,并且在林文龙的帮衬之下,许涟漪的“辞职单”最终变成了“人事调动单”。只是这个调动比较诡异,从一名保安变成了总经理助理。

    这跨度可不是一个平面跨度,简直就是一个越时空的跨度。

    总经办的发文下达到各个部门以后,惊呆酒店上下。

    保安部有队员拿着发文读了两次事由:关于总经办助理许涟漪人事任命事宜……关于总经办助理许涟漪……许涟漪!!!

    如果说保安部“神奇女侠”是一个重磅炸弹的话,那么许涟漪一跃成为总经理助理就是核弹大爆发。

    出了校园的许涟漪渐渐有了一丝女性的曼妙,特别是现在,她穿着正式干练的套装出现在酒店的总经办门口,最经典的黑色制服裹着最精致的身段。白若凝脂的手腕上带着一块alhambra sertie的黑色腕表。四叶草的形状特别适合年轻ol。

    这是早上温淑卿笑盈盈地亲手帮她带上的,说是许世宏给她的礼物,祝贺她初出社会。

    一个早上她已经数不清自己有几次盯着这个手表细看,不因为任何原因,只因为外婆说这是舅舅送的。

    这就仿佛是接受了一个最陌生的亲人一样的感觉,总有股奇异的感觉,她甚至偶感手表上传来温度。

    许涟漪笑自己心理作祟,这当然不可能。

    “早上好,许助理。”男性化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她的神游,身边如旧跟着京鸿。

    京鸿也对她予以点头,表示问候。

    “早上好,总经理,京副总。”许涟漪赶紧同样回以礼貌的问候。

    许涟漪并不认为她是凌绍元亲口下达人士任命的人便可以“恃宠而骄”,相反的,她觉得凌绍元更可能的是会对她严厉加倍。

    她也希望可以从这个男人身上学到更多。

    这算什么?崇拜感吗?

    崇拜感容易引发盲目,比如对崇拜对象所说的一切都认可,并且心甘情愿去执行。许涟漪怀疑自己将来有可能有这个走向。

    但又何妨?

    喜欢一个人就是可以奉之为神,为其迷信。

    “许助理,第一天上班,希望你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毕竟这里只是第一站。”

    许涟漪看着对面男人,而凌绍元温润而犀利的眼眸里,无声地传达着些许期望。

    将来你是要和我并肩作战的左膀右臂,不要让我失望。

    “许助理,现在开始你主要开始接手我的部分工作,就是要成为第二个我。”京鸿一向都温文尔雅,文质彬彬,显然也是一只“笑面虎”。

    “准备好了吗?”

    “是!”开启她新一段的人生旅程。

    一上午,许涟漪就在京鸿的魔鬼荼毒之下,不知时日,不知饥渴地度过了一个上午。总算明白,为何许多高薪白领总让自己百病缠身,亚健康问题大了。高强度步伐紧凑的工作,总让人想要更快结束这一切,难免不断在“再一点,再做一点”催眠自己,时光就不知不觉地溜走了。

    总算停下来松一口气。

    许涟漪只能利用在茶水间等待水开的时候,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只有吴津津发来约吃饭的信息。

    许涟漪抬手腕看了一下手表已经一点多了,下午两点还要一起巡查酒店,还要将一堆经常往来的人士的来历弄清楚,避免出现差错;还有随着凌绍元在各种场合应酬,还有……

    哎,实在太多。

    难怪大学时候,他们的院长告诉他们,所学的知识只能在将来的工作中占百分之二十的比重,其余更多的是综合能力与实践。

    只能拒绝了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吴津津。

    不知道那个男人在干嘛?他应该无论是什么情况都会镇定自若不慌不忙吧,反观自己。许涟漪心情有点don,还是太过自信了一点啊。泉大高材生又如何?

    实践见真章。

    回到办公室,她在自己崭新的皮面笔记本上记下今日内容和不足。洋洋洒洒一大堆,好用作结束后的总结。

    越写越多,原来她的不足竟是这么多。

    京鸿上午宽慰她:慢慢来,第一天就接触这么高强度的内容,只是时间管理上还不太好,所以显得匆忙。没有关系,慢慢来。

    但是只有她知道,“慢慢来”只是用来暂时缓解情绪,如果真的可以慢慢来,就不可能第一天就面临如此繁复的工作。凌绍元和京鸿两人要做的比她多的多,难得多,可他们却得心应手,这让她自愧不如。

    扣扣——

    “请进。”

    门开进来了,是西餐厅的服务员。手上端着一小盘意大利面和橙汁。还附带一小块的安格拉斯。

    “这是……”

    “是秘书室打电话让我们送过来的。”

    口袋里的手机又一次震动起来。

    “甜品可以迅速消除大脑的疲劳感和不适。”

    许涟漪将盘子端到一旁的茶桌上,动作顺畅熟练的转着叉子,将意大利面漂亮地旋成一团。

    吃第一口的时候觉得还可以忍受,第二口的时候竟然觉得喉咙上有一股粘腻吞不下去。

    哎,算了,不吃了。

    许涟漪放下手中的叉子,但是却将橙汁一饮而尽。

    掏出手机,打开“凌绍元”的界面编辑短信,第一次有了想要向一个人发牢骚的冲动。以前就算是高考,面临巨大的压力,她都不会有如此烦躁,迫切想要找一个人哭诉的情况出现。

    不行!她又删掉编辑好的文字。

    这就像本来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人象征性地问你还好不好,你就抓住救命稻草似地开始毫无保留地大吐苦水。她不能因为凌绍元给她送来午餐就开始视他为树洞。

    现在就已经开始想要依赖一个人了吗?

    按了内线让西餐厅来收走餐具。

    自己继续坐在电脑前开始新一轮的数据分析。

    焦头烂耳的她并不知道另一头办公室里的男人一个早上也是忧心忡忡,怕她就此弃械投降。

    许涟漪与他没有所谓的门当户对,也没有过于艳丽的美貌,但是她的灵魂却是他的想要而不敢碰触。

    至今那女人还以为他出现在温淑卿面前只是受林文龙所托解救她于水火之中,其实不然,所以他只好步步为营,将她留在身边徐徐诱之。

    看似强大到无所不能的凌绍元也有他的小心翼翼。

    许涟漪如果有朝一日要成为他的战友,他的伴侣,那么她必须要做的就是强大起来,与他并肩作战。

    与其将来与他在一起之后承受各种流言的攻击,倒不如现在就面对事业的压力成长。

    只是他是不是有点想的太远,两人的关系八字还没一撇,千万不要揠苗助长才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