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你,第二个
    早晨伊始,许涟漪便早早坐在办公室待命。

    一开机,浏览器便自动推送出今日新闻。

    关于某z姓女演员出席某活动,而媒体为了博眼球总要扯上曾经与她闹过丑闻的c姓著名男演员。

    在许涟漪看来,当初丑闻事件其实z姓女演员是受害者,所有的裸/照泄漏,应该归于**被泄漏,但为何受千夫所指的却是当事人?

    这个社会只有得势,没有对错。

    许涟漪照例给自己冲了一杯黑咖啡。豆子好像要没有了,要提醒外婆让舅舅再寄过来。翻开总办秘书整理过来的《大堂经理值班日记》和各部门日常报表一一翻阅归纳出解决方案。

    看了一下时间,凌绍元今日竟然还未到。

    桌面上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

    许涟漪眼睛还盯着屏幕,但是手已经接起了电话,是总办秘书,“许助理,是客房部遇到了棘手的紧急情况,听说客房部经理已经被打伤,保安部已经上去。”

    “接进来。让前台将住客资料调给我。”

    “许助理,二十六楼有阿拉伯人闹事。麻烦告知一下总经理或者京副总。”

    简单了解了一下事情原委的许涟漪边匆匆赶往楼层,边打电话给凌绍元。

    许涟漪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一帮人马弄到酒店会议室将事情来龙去脉理清晰。

    原来入住的是一位阿拉伯小国贵族偕同妻子,还带了数位保镖。第一有财,第二有人。难怪闹起事来一点不考虑后果。

    原来是因为上午此人说套房里的影视播放器故障,便致电了客房。客房立马通知了信息部派人过去修理。

    阿拉伯人信奉***教,按照他们的习俗,房间里有女眷在的时候,外人不可入内。信息部人员并不知情,到场的时候表示要入内检修设备,但随同的保镖霹雳扒拉讲了一串阿拉伯语。

    之后不知道为何事情就进行到有肢体碰撞。

    许涟漪查了监控,明显信息部人员是有退让的,但是保镖不肯罢休导致最后客房部经理赶到的之后便撞了枪口,直接动了手,如果不是保安来得及时,估计客房部经理的鼻梁要断。

    此时会议室里阿拉伯人坐一边,保镖在后面弧形分站两边。

    而另一头只有许涟漪与保安部经理陈荣福。这位身着长袍的男人,浑身散发的雄性味道之外就是浓的呛鼻的香水味。

    整间会议室里都弥漫着一股想逃不能逃的味道,再加上双方都沉默,这气氛是相当诡异。但是对面这位阿拉伯人似乎没有一丝不耐烦,手臂撑在桌子上,咬着自己的指甲,目不转睛盯着许涟漪。

    许涟漪尝试着用英语与对方沟通,奈何对面的男人就像听不懂人一样,不回答,也不作声,只用漆黑的双眼毫不掩饰地表现出对许涟漪的兴趣。

    许涟漪觉得很反感,但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自然,她就随着对方去看,还能怎么样?

    现在就想凌总经理赶紧出现。

    刚想做点什么,对面的男人便很快动了,一口流利快速的阿拉伯口音英语,让许涟漪差点破功。

    “我在自己国家都有自己的房产,在你们的国家也设立了公司。我有两个儿子。我的妻子和儿子每年都能得到我的一亿美金。”

    许涟漪在会议桌的另一面站定与他面对面。这位满脸胡须的阿拉伯人做了这么长的铺垫,她当然不会认为这个男人是在炫富。

    这个男人在暗示她。

    理智告诉许涟漪,她应该装作听不懂,面带微笑即可。

    但是感性却帮她脱口而出:“然后呢?”

    “请问先生有几位妻子?”

    “一个。”对面的男人竖起食指,戒指又伸出第二个:“你,第二个。”

    “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我答应成为您的第二任妻子,那我一年就能得到一亿美金?”

    对面的男人做出了一个是的表情,真的是自信到一脸不行,仿佛许涟漪就一定会答应。

    许涟漪点点头,表示了解。

    “太少了。”

    “what??”

    “上一个说要我做他情妇的人开口给我两亿美金。而做先生的妻子只有一亿,太少了。”说完还对着男人眨了眨眼。

    一向是以男人为尊的国家所培养出来的男人当然也容不得他们眼里身份普通的女人对他出口讽刺甚至蔑视。这在绝对男权主义的国家里绝不容出现。

    男人生气地一拍桌面。站起了起来,可许涟漪却毫无畏惧。

    无论如何,在自己的国家让一介外人嚣张,再怎么样都没有这样的道理。

    身后的保镖一见自己的主人生气便要上前。

    就在许涟漪咬下唇暗自骂自己火上添油的时候,熟悉的低沉嗓音缓缓入耳。

    “这位先生请不要忘记了,这里不是您的国家。”

    “你又是谁?你们酒店的负责人怎么还没有来?”对面的男子皱着眉头,摊开双手作询问状。

    “我就是。鄙人姓凌。这位先生作为我们酒店的贵宾入住总统套房是我们的荣幸,对酒店的服务有任何不满都可以提出建议,合理的范围内我们都会采纳。”

    “你们酒店的人触犯了我们的神明规定。”

    “首先,我们酒店当然尊重您的民族宗教,我相信我们的员工并非有意冒犯;其次,您说冒犯其实是一场误会,我们有证据可以证明当时我们的员工并没有强闯如您所在的客房;第三,说到宗教与习俗,如果我没有记错,***教有教规,不许亵渎妇女,可刚刚您的行为却完全违背了这条规定,您说呢?”

    凌绍元一进入会议室便没有落座,没有给对反一丝放松的机会便急起直追。

    强大的气势与流利的语言还有清晰的逻辑,都在各方面将对面的男人成功碾压。

    唯一的副作用便是使得对方恼羞成怒。

    “你!”

    “我知道您的保镖身手确实非凡,目前动起手来确实我们占不到任何便宜。但是如果阿哈迈德如果知道他将来的子民待人如此嚣张无礼,不知道作何感想?”

    听到凌绍元说出“阿哈迈德”这个名字的时候,对面的男人震惊了。许涟漪不清楚为何他们的头巾随着这么大的动作都不会掉落?

    “你……你认识我们的王储?”

    “不好意思,恰好是比较谈得来的校友。”

    总经办。

    凌绍元将自己陷落在宽大的办公椅上,脸色无比难看,眼神凶恶地钳住对面的女人。

    “你知道你这样像什么吗?虎口捻须。”

    “你以为那些所谓的中东贵族的保镖是摆好看的吗?那些人的水平和凶狠程度都不会亚于雇佣兵,你知道一旦动起手来后果是什么吗?”

    许涟漪心虚地低下头,食指摩擦着左手的腕表金属。

    “下去吧,明天早上我要看到你的检讨书,下午通知各部门临时召开行政会议。”

    许涟漪恨不得迅速撤离“火灾现场”,刚转身,后面的人就叫住她。

    “还有……要两亿美金让你做情妇的人,是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