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时光逆流:珊珊而至
    时光静默,悄然路过。恍然醒来已经是十一月份。

    不再住酒店宿舍的许涟漪每日都在温淑卿的叫唤之下起床,好似再一次回到了学生时代。

    为了今早腾出半天,许涟漪昨夜熬到一两点,今天眼圈有点发青。早晨起床的时候温淑卿还特意给她熬了黄芪。

    理由是吴津津小朋友发脾气了。这些日子以来,许涟漪都被操劳得半死,夜晚还要准备毕业论文,实在是有心无力。拒绝了大小姐多次的邀约的结果就是大小姐发脾气了。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现在仅仅是十一月,可是对酒店人来说,所时间都要过的比别人提前三个月。

    最近已经着手圣诞节与春节的事宜。

    还有最最重要的是,凌绍元终于要入驻董事局,这里的一切都要准备交接事宜。

    许涟漪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起点比别人高,那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做到实至名归才行。

    吴津津说要去买彩铅。

    文具店很多但是专门销售美术专业的店面很少,整个泉城就老城有一家,店主也是个有文艺情怀的人,否则不会选在古城中一个毫不起眼的地方坚守一二十年。

    现在的年轻人购物多是喜欢往现代化的商场去,来这里的多是一些专业相关的学生,大家口口相传。许涟漪选修过设计专业,与作画沾边,所以她知道有这么一家店。店里没有太多人,两人进去的时候,只有两三个女生在里面挑颜料。

    “阿津。”

    率先开口的女生依然是香奈儿黑白拼布洋裙。披散的长发上一枚闪亮的水晶发夹。活脱脱一个典型名媛。

    “啊,珊珊,好巧。”阿津一向活泼大过于拘谨。不算太热情,但算是有礼貌。

    “是挺巧的,你也来买颜料?”

    “不是,我来买彩铅。”

    “珊珊,这位是谁?不介绍一下?”与程珊珊同行的一位女生也加入了对话。

    “这位是阿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算是妹妹吧。”

    此刻说起话来眼笑盈盈,声音很细,随便一位人都会觉得和善。

    “也算是同专业,听说她画的漫画连载非常受学生欢迎。”

    听到程珊珊说到漫画的时候,后面那位女生的脸色立马就不一样了。

    “阿津,我还要去画廊,有空再聊。”

    同行的几人装好了自己采买的画具便要离开。

    因为人不多,整间店都很安静,所以一有声响就显得特别清晰。

    “原来是个平涂,什么嘛……”

    正在另一边挑选毛笔的许涟漪看到吴津津一脸不悦嘟起嘴巴,便走了过来。

    虽然在言辞上,吴津津口才不如人。但并不代表她听不出来对面这些自诩为艺术学者的人对她表现出蔑视。

    “去法国读过几年书就了不起了!”许涟漪也看着门口走远的女子。

    许涟漪总觉得程珊珊的话语间看似无意,但是容易令人误解。就像是她刚刚特别强调阿津是画漫画的。

    “其实,油画与漫画是两个不同的专业领域,你不用太在意别人怎么说,你只需要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

    “嗯。你以后少跟她打交道,否则你就知道她的厉害。什么叫做害人于无形。”

    凌家有女,名唤珊珊,从母姓。

    珊珊,寓意美好的样子。

    程珊珊人如其名。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连脸都很小。会是那种对她生气都不忍心大声训斥的那种娇弱女生。

    而吴津津,生性活泼,带点任性,但好在生性善良,不至于妄为无度。后面有了京鸿,她便更加肆无忌惮。

    但是好景不常在,横扫全年级的她终于在程珊珊身上得到了教训。

    程珊珊看似文静,其实还有张牙舞爪的另一面。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吴津津很清楚。

    从小玩到大的那几年,一旦有事情被凌绍元抓包,程珊珊就是有本事三言两语之间,将事情主谋这个锅转到她身上。

    最严重的一次是,凌绍元将她关到家里的酒窖里面壁思过。

    因为她和程珊珊去了酒吧,回头让人扒了钱包而不得不打电话求救。

    那日下午,两人在房间。

    程珊珊指着杂志上的一杯粉色液体,对她说:“我朋友说这种酒特别好喝。”

    “哎,酒怎么会好喝,我偷喝过我爸的那些酒,没有一个好喝的。”

    “这就是你的不懂啦,这种叫**尾酒。用饮料和一点点酒精调成的,听说调酒师还会花式调酒。”

    14岁的少女,正是好奇心旺盛的时候。

    “什么是花式调酒?”

    鱼儿上钩了。睁着大眼的吴津津总算放下了手中的漫画,完全被程珊珊口中的“好喝的酒”给吸引住。

    “就是表演特技一样地调酒。特别有意思。”

    “真的?”大眼睛滴溜溜转,“要不我们去看一下?”

    “你敢去?”

    “为什么不敢啊?”

    “可是我怕我哥发现。”程珊珊有一丝犹豫,但是并没有很明显的拒绝。

    “不要被发现就好啦。”

    现在想起这件事的吴津津,简直想要拍自己的脑袋瓜,自诩聪明机灵,实则是蠢到家。因为之后在灯红酒绿的酒吧里,要结账的时候才发现钱包不见了。

    两人急得坐立不安。

    两人互相责怪对方大意之后,还得想办法解决。

    两人的父亲就免谈了。

    最后因为派出所查身份证,两人第一次进了地方派出所。

    吴津津只记得凌绍元当时脸青到发黑。

    “谁的主意?”

    吴津津沉默,程珊珊哭泣。

    “再问一次,谁的主意。”

    没想到是文弱的程珊珊先开了口,“是我……我不应该跟阿津说鸡尾酒很好喝……”一边抽噎一边说说完又是一阵啜泣。

    吴津津刚想在心里大赞程珊珊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至少是个讲义气的人啊。但是凌绍元一个问题就使得整件事情反转。

    “你跟她说很好喝,然后呢?谁提议去酒吧的?”

    吴津津卒。

    明明两个人先犯错,为何最被罚关在酒窖面壁的人只有她?

    虽然事后程珊珊向她道了歉。

    也就是那个时候起,吴津津决定对这两兄妹敬而远之。不管程珊珊是有意还是无心,她惹不起还躲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