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时光逆流:有些情感水到渠成
    这天下午,许涟漪与吴津津吃过饭后两人就迅速回办公室,将下午会议要用的资料打开再检查一次。

    吴津津跟她打过招呼就晃荡去京鸿的办公室。

    她偷偷打开一个门缝。

    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再把门缝推大一点。

    “贼头贼脑的在干嘛?”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故作严肃的声音。吓得吴津津一下就往后跳,来人搂住她,等她站稳了才放开她。

    被吓得花容失色,本想大发雷霆的吴津津一见到是京鸿,怒气瞬间消逝。只想着赶紧投进心上人温暖的怀抱。

    吴津津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双手环抱着京鸿的腰。

    虽然因为吴津津被跟踪而吓坏的那一次,两人说开了,京鸿也决定正视自己的感情。但他其实还不是很习惯和吴津津有亲密的肢体接触。

    京鸿不是没有谈过恋爱的纯情男,相反的他有恋爱经验。虽说不是很丰富,但是至少是一段有过真心付出的感情。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小女人向他奔过来的样子还是让他心头一松。他轻轻地拍拍他的背。他并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表情有多温柔。

    如果是换成了别的女人,喜欢的话他绝对不会像现在畏首畏尾。但是怀里的人是阿津啊,是他从小呵护到大的阿津啊。让他如何肆无忌惮?

    而怀里的人哪里会知道男人心里的百转千回,白皙的脸蛋在京鸿的衬衫上满足地蹭了蹭,像一只懒洋洋的小猫咪。

    京鸿将她安置在沙发上,让人切了下午茶过来。“你先自己玩一下,我先忙一下,有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我又不是小孩子。”她只要能够时时刻刻看到京鸿,就心满意足啦。

    还说不是小孩子,那因为许涟漪繁忙没时间陪她就大发脾气扬言要绝交的人是谁?

    服务员送来了茶水与糕点。吴津津用叉子叉起一个布朗尼蛋糕,咬了一口才好似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我今天遇见程珊珊了。”

    京鸿手指依然在键盘上飞快移动,只是不值得大惊小怪的,同一座城市,遇见很正常。”

    “你不知道她有多讨厌。她跟她的朋友说我是画漫画的,搞的那些人很看不起我。”

    听到这里,京鸿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左手微微握拳撑在下巴上,看向她,语气很平淡,但是有点严肃地说:“阿津,不要随便恶性揣测别人,珊珊不是那样的人。”

    “我才没有冤枉她,她就是那样的人。我知道她一个法国留学的艺术生看不起我一个画漫画的,你和绍元哥哥还总是帮她说理。”吴津津一脸不悦。

    京鸿微微叹了一口气,“好了,无论如何,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好了。你喜欢做什么就去做,但是要用心,不要总是半途而废。这样就没有人会看不起你。”

    “知道了,”吴津津愤恨地咬着蛋糕,“涟漪也这么说,涟漪说这是两个不同的领域,没什么好比较的。”

    “所以这就是她可以成为总经理助理,而你,秘书助理都不行。”

    吴津津:“喂!你怎么这么讨厌啊!我跟你说这些是让你安慰安慰我,不是让你来取笑我的啊!”

    “我比较好奇的是,为什么我的话和许涟漪的明明一样,但是她说你就听的进去,我说的你就总是耳边风?”京鸿一边快速敲打着键盘一边还能分心跟她聊天。

    “因为她比较可以理解我的心情。可以从我的角度出发帮我分析,可是你只会像个长辈一样教训我,命令我。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哼,说完吴津津放下叉子就往许涟漪的办公室去了。

    但是没有五分钟又很失落地回来。

    原因是工作中的许涟漪一脸冷冰冰地告诉她:“如果你想要京鸿或者是我晚上还能准时陪你吃饭的话,那你最好一个整个下午都不要打扰我们工作,真的很忙,阿津。”

    所以她很失落地回京鸿的办公室了。

    在京鸿的无可奈何的失笑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许涟漪下午进京鸿办公室一趟送文件签阅,吴津津一直沉浸的睡眠中。身上盖着酒店提供的羽绒被。

    她进门的时候,京鸿用食指放在唇上示意她放低音量。

    不知情的人看过去还以为京副总带了孩子来上班。

    能够像阿津这样没心没肺地或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有时候许涟漪还瞒佩服她的一头热的傻劲。像头小蛮牛,不撞墙还不罢休。

    只是这股蛮劲从来不用在正事上,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就像是所有人都走在一条道上,她非要选择一条羊肠小径一样。没所谓的,能够到达她想要的目的地便可以了。

    许涟漪站在办公桌前等京鸿翻件,京鸿说:“她很在意别人看不起她画漫画,有机会的话请多多鼓励她,你说的她总是比较听得进去。”

    “我说十句,倒不如京副总的一句夸奖。”

    “我说的话她总觉得我在教训她。”男人摇摇头,在文件上签字,递给对面的人。

    “那就不说正话,说反话不就好了。京副总舌灿莲花,想的话还是个难事么?她就是想做个孩子。”

    许涟漪接过文件,看了沙发上的人一眼,便开门出去。

    是,可不就是个孩子么。

    许涟漪这个人也确实值得深交。看事透彻,为人直爽。从不虚与委蛇。阿津可以交到这样的益友也不失为得一良师。

    但是从上司的角度来看,确实还需要磨练。毕竟商场阿谀我诈,混的好的不是人精就是人渣。她的性格要是能够再圆滑一点就好了。

    有些人际关系需要可以去建立与用心维护,因为利益使然。

    而有一些,不需要。他们之间的感情潜移默化,水到渠成。是同类,是生命中精神缺失的弥补。

    就像是两种不同的液体或者是物质就这样自然而然默默地契合的融合在一起。

    许涟漪突发现,她渐渐将这几人当成了生命中不会离开的人,也敢开始说出心里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