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时光逆流: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夜晚,许涟漪湿着头发落座在电脑前。

    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咔嚓卡嚓”按动着鼠标。浏览者自己做的文案。

    调了静音的手机震动了两下。

    竟然是凌绍元发来的信息。

    自从当了凌绍元的助理以后,这是许涟漪第一次收到凌绍元公事以外的短信。

    夜晚的将军山很安静,不知道躲在哪里欢呼的蟋蟀的声音,仿佛星星也听到一样,一闪一闪地与之相呼交应,沿路昏黄温暖的灯光,院子里喷泉孜孜不倦的流水声。

    落地窗前的俊美男人穿着灰色的家居服。蓬松的头发不似白天一丝不苟,散落在额前,此时他不是商界精英,只是一位思念少女的男人。

    凌绍元:在忙什么?

    许涟漪:论文。

    回复完了以后,许涟漪便去浴室吹头发。今日的头发较往日好似干的慢了一些。

    回来后依然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对方也没有说什么事。

    许涟漪疑惑地接起电话:“凌总。”

    “在忙吗?”

    “这个问题,您已经重复问了两次……有事?”

    “没事,我只是突然间想要见见你。”

    简单的一句话成功让许涟漪平静的脑波瞬间失去规律。这个男人太知道如何找到一个人思想的突破口,攻其不备。

    许涟漪没有回话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房间门口,没有看到温淑卿的身影。

    她将散落的发丝挽到耳后,她惊讶自己的荒谬,竟然考虑去见他与否。但是对方只说“想”,并没有说“要”见她。

    “地址给我,我去接你。”

    “去干嘛?”许涟漪又再一次转头看门口。

    许涟漪长这么大第一次体会到这么强烈的心虚感。

    “不要来接我,我不出门,太晚了。”

    太晚?凌绍元非常疑惑了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如果我的钟没坏的话,那现在是晚间八点。”

    “恩,我怕黑,一般过了七点我就不出门。”

    “而且等等我外婆问我为什么这么晚出门,我说不通。”许涟漪右手食指抚摸着鼠标中央的滚轮。

    “那就偷偷溜出来。”

    如果是换成别的女人,对一个男人有好感的情况下,也许早就不顾一切出门。因为怕拒绝了这一次,等不来下一次。

    但是许涟漪不会,单纯语言无法诱哄到她,因为她对凌绍元有好感,但是没有妄想。

    “如果有别的男生让令妹在这个时候偷偷溜出门的话,那您会怎么办?”

    凌绍元低头失笑。

    闽南俗语说:“伸脚请人踩。”凌绍元现在就有很深的感受。

    “那就多陪我聊一会。”

    “聊什么?”许涟漪不再摸鼠标,咬着大拇指的指尖。

    “许助理,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许涟漪打开网页页面,浏览起新闻。但是天知道她什么都没有看进去。

    “那有过人追你吗?”

    “没有。”转动滚轮的动作越来越快。

    “很好,明天开始就有了。”

    夜晚,挂了电话的凌绍元。

    开始思索起身边的男人都怎么追女生。

    鲜花?

    饰品?

    名牌包?

    不行,都太俗套。

    许涟漪不是靠物质就能轻易笼络的女生。

    公开示爱?

    唱情歌?

    这些他凌绍元也做不来。

    许涟漪也不是那种哗众取宠的人,这些都打动不了她。

    呵,真伤脑筋。他竟然喜欢上这么难追的女生。

    理智,许涟漪太理智了。

    凌绍元很清楚,许涟漪不是轻易妥协就范的人,即使在爱情这件事情上也一样。她不会轻易交出自己,即使她对他也存在很强烈的好感。

    比她美,比她优秀,家世背景比她更雄厚的大有人在,他为何独独就只看到她,甚至不惜用计将她留在身边?

    也难怪明代家汤显祖曾经发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种流传千古的感慨。

    程珊珊从楼梯上下来。穿着绸缎吊带睡裙。

    她站在楼梯上看着夜色里,落地窗前的凌绍元,身姿提拔,那是她叫了十几年哥哥的人,即使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她都能感受到那男人此刻心情愉悦,那是从未有过的景象。

    她到厨房倒了一杯牛奶,一转身就看到了母亲程纭。

    吓了一跳,“妈……妈妈……”

    “嗯。”程纭面色慈祥地看着她,“怎么还不睡?”

    “我……我倒一杯牛奶给哥哥。”

    程纭扫了一眼她的睡裙,伸手拿过她手中的牛奶,“我来吧,你早点休息。”

    “好。那我上楼了,妈妈。”

    “去吧,以后出了房门多加一件衣服,小心着凉。”

    “嗯。”程珊珊应了一声,声音很轻。

    上了楼的程珊珊,先是到自己的房间加了一件晨缕,然后往画室走去。

    可是拿起画笔的手却在颤抖。

    眼睛看着眼前的画作,眼中却涌起了无助与痛苦,还有无尽的孤单与挣扎的渴望。

    在这个家每个人都对她很和善,所有名媛小姐有的她都有,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人人都羡慕她是凌家的大小姐,人人见到她都要巴结她,看她三分脸色。但是为何她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与这个家格格不入,她就像是混进了一堆真品里,瑟瑟发抖的赝品,她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的伪装,才能让自己显得更像一些。

    这个家的每个人都天生自带光环,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她很努力,比别人加倍努力,她也很听话,她想只要她听话他们就一定会爱她一辈子。

    母亲说女孩子就应该弹得一手好钢琴,她就努力练习,练习到手指发炎;母亲说女孩子应该学舞蹈,其实她一点都不喜欢舞蹈,老师压腿压得她苦不堪言,但是她还是去了;母亲喜欢诵经,她便每日早早起床跟着跪在佛堂陪着她。

    但是母亲为何就是不肯真的关心她一些,把她当成这个家的一份子?

    她畏惧自己的父母,唯一想接近的哥哥也总觉得不踏实,他对她的这种关心总有一天会被另一个女人名正言顺地夺走。

    而她最终依然还是一个人。

    她越来越害怕。

    害怕输了所有。

    如果这是个游戏就好了,那么摔得再惨她都不会害怕。因为她知道一切终究会结束,她还能重来,这令人沮丧的一切都不会延续。

    程珊珊紧紧拽紧了手中的画笔。

    秋末的夜总是无比地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