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时光逆流:炊烟起,他已归
    周末。

    凌绍元难得给自己放一个假。

    正确来说,他为了许涟漪才放了一天假。

    今日的他没有西装革履,没有昂贵晶亮的皮鞋。一条休闲的石墨色的棉绸长裤,一件深蓝色polo衫,戴着一副aviator风格墨镜。着装很简单随意。但镶钻的腕表却偷偷泄露了主人的不简单。

    对于好看的人,华丽的衣裳是锦上添花,但简约的服装却更可以衬托出一个人本来的气质。

    与生俱来的贵气,穿什么都好看。

    许涟漪远远就看到那个男人走向她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

    她有时候不敢相信竟是这样一个如玉的男人对她说:“我们相处看看吧。”

    她有点漂浮。

    即使她是如此渴望他,但得偿所愿并不应该是她人生的常态。

    许涟漪不让凌绍元接送,许家塘是个小地方,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人尽皆知。她并不想引起轩然大波,外婆又要好一阵问。

    所以他们选在市图书馆。

    凌绍元走近的时候,临冬的天气已经凉。注意到许涟漪外搭的一条深蓝色对襟针织衣,他嘴角带笑地问:“特意配合我穿情侣衣?”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许涟漪早就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或者严厉,或者平静,或者玩世不恭,她说:“旧的。少自恋。”说完转身便往图书馆里面去。

    “动作快点,再慢没有位置了。”

    凌绍元接过她手里的书本和笔记本电脑,许涟漪不放手。

    “不用,我自己来。”

    身边的男人二话不说就直接抢走。这类事上不需要商量。

    凌绍元一进图书馆,就引得前台两位接待激动观看。

    许涟漪全程低着头,心里就急切的想要快点占到位置。而两位接待偏偏就是磨磨蹭蹭,两人还笑声讨论:“好帅啊!好像林柏光。好帅!”

    “可以麻烦快一点吗?”

    接待的小姐很快将证件还给许涟漪。等不及他们走两步,后面的两位又开始窃窃私语。

    “都怪你啦~人家女朋友生气了……”

    许涟漪:“……”

    她只想着赶紧去占个位置,本来今日等这个男人就浪费她诸多时间。

    她疑惑地抬头问凌绍元:“我生气了吗?”

    而这一头我们的凌大少爷低头回答:“你会吗?”

    “我……”,许涟漪不说话了,这男人给她下套。

    今日答应让他跟来简直就是失策。

    想起这个男人今天怎么会跟着到这里的原因,许涟漪其实有点无奈。

    昨晚下班前。

    许涟漪收拾好桌面,拎起手提包刚要站起来,却被这个男人先一步拦住,将她逼按在办公椅上。

    “凌总,明日见。”

    “明日休假一天吧。”

    许涟漪以为自己听错,不确定地皱了小眉头,“啊?”

    “明日我有空闲,我们约会吧。”

    “如果我没有记错,凌总和我并不是情侣关系,不存在约会之说。”

    这男人为什么越靠越近?

    许涟漪表面故作淡定,实际上心里开始盘算着要不要出招。

    凌绍元从她背后慢慢探头,一直到她耳边停下来,声音磁性魅惑:“还记得昨晚电话里,我怎么说的?”

    凌绍元眼神波光粼粼地看看着眼前人,他甚至可以嗅到她的发香。

    许涟漪的吞了吞喉咙,扇子般的睫毛掀了掀。

    你谈过恋爱吗?

    明天开始就有了。

    “告诉我,你想要我怎么追你?”

    “凌先生觉得追求一位女生意味着什么?”

    “别人我不知道,于我来说意味着契合。精神上的契合,**上的契合。”

    “所以,凌先生问我,怎么追我?如果这都有答案的话,那便不是契合,只是交易罢了。”

    他喜欢的女孩,在这一刻惊艳了他。

    就在刚才,她眼里透着强硬的目光,咄咄逼人地问他追求意味着什么,然后意志坚定地告诉他何为契合的时候,如同黑夜毫无预兆突然暂放的五彩烟花一般,惊艳了他的时光。

    “我道歉。”凌绍元以最温柔的嗓音对她说,以示他最大的诚意。

    “你知道吗?你真的很过分,你的无欲无求吸引着我,迷惑着我,却不向我透露你的任何灵魂通道,此刻的你,像是城堡主人一样,站在高墙上,看着下面的我,求救无门。”

    凌绍元,这位在商场游刃有余,长袖善舞的男人,此刻像是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孩一样,控诉着许涟漪。

    高手,绝对是以退为进的高手。

    可许涟漪中计了,她对他能有多心狠,多过分?

    她的心防也不过那么一层。

    到底谁过分,谁迷惑谁?

    许涟漪迅速清醒过来,“下班了,我要走了。”

    “那明天……?”凌绍元趁机抓住她纤细的手臂。

    “晚点再说,我发短信给你。”

    如果说许涟漪站在高墙上看着凌他求救无门,那么这个男人就像是张开大口,等着猎物自投罗网的大王花,开合无声。

    神游的许涟漪,凭着潜意识坐上了公车。

    回忆着方才那男人的话,待全部消化了之后,竟是藏不住的情绪。

    原来这便是恋爱中人,就连眼角,就连眉梢都叫嚣着甜蜜。

    回到家的许涟漪,就连温淑卿叫唤她都有点不入耳。

    “这孩子今天怎么了?失魂落魄的。”温淑卿自问自答着,便入厨房去张罗饭菜。

    而这头等着她“安排”的凌绍元第一次在饭桌上掏出手机查看信息。

    凌家家教沈严,不许用餐期间做其他的娱乐。

    除了早饭期间,父子两人会翻阅财经报纸之外,其他类似玩手机的事情一概不许。影响食物消化,也不太礼貌。

    程珊珊看着凌绍元最近这段时间的“反常”,渐渐没有了食欲,放下了饭碗。

    她深吸一口气,问:“哥哥频频看手机,是在等谁的电话吗?”

    只有她自己知道故作轻松俏皮的一句玩笑话包含了多少小心翼翼和胆颤心惊的试探。

    凌绍元收起了手机,他竟做的如此明显?

    “没,加拿大的vincent先生,我在等他的视频会议。”

    贫穷与咳嗽能不能藏得住凌绍元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爱是真的藏不住了。

    许涟漪:“我要的生活很简单,我抬头寻他的时候,他未走远;炊烟起的时候,那个人已归来。”

    凌绍元:“所以,你要邀请我同居??”

    许涟漪:“明日我要写论文。没空玩。”

    凌绍元:“……”

    凌绍元:“那我帮你写论文。”

    许涟漪:“……”

    许涟漪:“市图书馆见。不许接,不许声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