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惊 变
    2016年12月31日,对于国人而言除了明天有个难得的假期,家中需要更换一本新的挂历,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当然对于歪果仁来所就是一年一度的狂欢日了。

    江南的冬天依旧寒风凛冽。晦暗的天空压抑依旧,刺骨的寒意通过湿润的空气渗透到全身,冰凉你的骨髓,浸润你的心脾,透心凉,心飞扬。

    除了天气寒冷,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件发生,没有飞机失联,没有明星被抓,也没有恐怖袭击,股市也没有大起大落。

    一切似乎都会在平静中度过,迎接新的一年到来。“爸妈,我回来了!”陈默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小城老家,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后朝里面叫道,为了回趟家开车近百公里,就算一路高速过来也会略感疲惫。

    看到父母和妹妹已经围坐在客厅饭桌前就餐,陈默也没有意外.

    今天是临时起意才回的,没有通知家人,家人已经开饭这是再正常不过了。这是一个普通的四口之家,三室一厅的房间中可以看出装潢已经略显陈旧,这房子买的也有些年头了。

    看到久别的儿子(哥哥)回来,都洋溢着惊喜与久别重逢的笑容。

    “这孩子,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女人放下碗筷埋怨,说完便急急忙忙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向厨房走去,这是要给刚回来的儿子盛饭,在父母眼里你永远是个孩子。

    “哥!”一个宛若精灵,气质空灵的女孩停下手中筷子,仰头叫到,只是她那空谷幽兰的气质和精美绝伦的五官再与陈默那泯然于众人的长相一对比,真是会怀疑是不是同一父母生的,还好那年代还没有流行隔壁老王这个梗。

    不过托这长相的福,自己在同学们跌破眼镜的情况下,进入了国家安全部门,个中猫腻不去提它。

    后来和一位当时作为面试考官的同事喝酒,对方喝高了时提到当年选你有很大的原因是其他人比较抢眼,你身高一米七五,身材不胖不瘦,大众脸。

    如此平庸的组合,想不给你加分都难,我可以说脏话么,这是陈默当时的想法。当然咱斯文人怎么能这么做呢,后来陈默搀扶喝醉之人时,一不小心没扶稳,摔了一跤而已,反正酒醒之后他也不会记得了。

    “雨曦乖!”陈默伸出粗糙的大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道。

    “人家不是小孩子了!”拍掉陈默在自己头上作怪爪子,不忿道。“谢谢妈。”陈默接过母亲手中的那垒的满满的米饭和筷子道。

    “这孩子,对妈哪还用这么客气,不够的话,妈再给你去煮面。”毕竟是突然回家,锅中米饭煮的不是很多。

    “不用了妈,这完全够了!”陈默赶忙扒了几口饭,才放下筷子转而直视那边略显鬓角已显斑白发丝,望向自己的目光显得慈祥的男人严肃的开口。

    “爸,今天我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右眼已经跳了一天了,总感觉会有大事发生。”其实这才是,陈默今天疲惫的主因。

    “这孩子,净瞎说什么呢,赶快吃饭、”陈母埋怨道。“哥,你不会工作到神经质了吧。”这是妹妹的报复。

    似乎为了印证陈默的话(传说中的光速打脸?)咔嚓咔嚓声适时响起,如玻璃碎裂的声音突兀的在耳边回荡,而后如雷霆般轰然炸响,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神,回荡在耳边。

    此刻,全球范围内,近乎所有人都放下手头的工作不自觉的抬头仰望天空(至于造成的事故,等反应过来已经成为既定事实了),似乎他们的视线能够看穿头顶的遮蔽,或若有所思,或不知所措,或迷茫懵懂。

    在陈默和陈雨曦抬头凝望之际,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陈父陈母双眼无神,就像失去了灵魂只剩一副躯壳,如失去操控的木偶般呆滞不动。

    三息过后,陈父陈母双眼一闭,再度睁眼已经复归清明,只是此刻的他们自带了一股旁人难以拥有的尊贵气息,在不自觉间流露了出来,慈爱的看着眼前陈默和陈雨曦,却是相顾无言,露出无奈而又苦涩的笑容。

    在国安工作的陈默率先察觉变化,回首间就发觉站在眼前的父母对自己而言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一个世界的距离莫过于此,以前平平淡淡的父母已经荡然无存,站在自己面前人气质神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忙开口问。

    “爸妈,你们怎么了?”听到陈默的问话,陈雨曦也是回神望向父母,而后一脸疑惑的看着大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陈父陈母相视苦笑道“孩子你的感觉是对的,世界会有大变。我们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你妹妹。”说话间没等陈默再问,两人便自脚下化为光雨一点点的消逝在了眼前。

    茫然无措的挥手,光雨一点点的从指尖溜走,竭尽全力想要挽回,可任何努力都是徒劳的。这样的痛如心间剜肉,张嘴却只能发出无声的嘶吼,大悲无声便是如此。

    哇,一声凄厉的哭声响彻天际,道不尽的苦楚和凄凉,数不尽的悲伤和泪水。

    那一声哭声似乎成了导火索,一道道哭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相互应喝,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也注定是一个让历史铭记的日子,史称“天变日”。

    父母莫名其妙的走了,如同晴天霹雳炸响在心田。

    初闻噩耗,作为长子的陈默此时却要拿出自己的魄力来撑起这个家,对他来说又是何其残忍。

    陈默抱着瘫坐在地失声痛哭的妹妹轻抚玉背陷入无言的悲痛之中,但努力告诉自己要坚强,至少要给妹妹一个坚强的依靠。

    乍闻噩耗陈默也是有点懵然不知所措,只是脑海之中还在回忆父母临走前的话“这天地将有大变,福祸难料,若有机会获取力量,一定不要错过,只有力量不会欺骗你,也只有力量能够保护你,我们的情况你不用太过操心,就当是羽化飞升好了。”

    而这些话似乎妹妹没有听到,如果真是传说中的飞升,那就不用太过担心,飞升意味着还没有死亡,还有见面的机会,陈默这样欺骗自己。

    只是陈默有个诡异的感觉似乎自己再也见不到父母了,这次已成永别,用力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个糟糕透顶的感觉驱除。

    陈默看着哭晕在怀中的妹妹,双手一抄横抱起来,抬腿朝妹妹的卧室走去。思绪纷飞考虑这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变故。

    今夜光是听外面的哭声就知道事情大条了,这么诡异的事情大范围发生,造成的骚乱可想而知,这种规模的惊变可不是人力能够引发的,天灾已然降临。

    如果波及全世界的话,怕是现在整个世界都会乱成一锅粥了。

    对于未知死亡的恐惧可以迫使人们变得癫狂,可人一旦疯狂做起事来就会肆无忌惮,打架斗殴都是小事,杀人放火怕是会成为日常,怎么那么像末世呢?

    末世其实相比于恶劣的环境更多的是心态,那种近乎绝望的心态,而这种不正常的心态一旦蔓延,怕是止不住了。

    假如,不对是必然会有人脑洞大开的用末世论来忽悠,什么神教什么功的组织就会如雨后春笋般冒起来,这世道怕是不会太平了,各种繁杂的思绪在陈默脑中萦绕。

    陈默把妹妹抱到床上,脱去她的鞋子,为她盖好被子,看着妹妹憔悴的容颜和红肿的眼睛,心底默默的叹息,却无法平静下来。

    这时突然感觉脑袋一晕,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妹妹的床上,最后一丝意识竟是爷还是个处,不可能纵欲过度,身体绝对没有那么虚。就在刚才一道皓白光芒自九天之外飞来,跨越了无尽的空间然后砸在了陈默的后脑勺,没有爆出豆腐脑算是不错了,接着陈默双眼一翻,就失去了知觉就此晕了过去。(如果喜欢看无限世界的,可以直接跳过此卷,影响不是特别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