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您的外挂已经充值
    时间悠悠,不知过了多少岁月,陈默恢复意识之后发觉自己早已不在原地,置身于浩瀚星空,入眼尽是冰冷死寂的黑色,只有远处闪耀的星辰才给自己几分温暖的感觉。

    眨眼间,遥远处的一颗炙白彗星摇曳着长长的尾巴朝自己飞来,未及陈默做任何反应已经穿身而过,呆呆的伸出手掌用力捏拳,久违的感觉传来,似乎自己是真实的,而其他则是虚妄的,至于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就是鬼知道了。我赌五毛。刚才的彗星飞行速度绝对超过了光速。

    “你好,星辰道的下一任继任者,不用看了就是说你。”陈默左看右看似乎只有自己,只是不明白自己何时成为了那啥星辰道的继任者,而接下来话正好解答了陈默的疑问。

    “现在和你说话的是我的一缕残念。”居然连鬼都不如啊,这是陈默此时的心里状态,不过要是让那个莫名的声音知道铁铁的吐血三升。

    “我星辰道的上一任继任者,姓名什么就不用在意了。本门一直一脉单传,而且只有在上一任继任者陨落后才会继续传承,原因么这似乎是传统了。”听着怎么那么不靠谱呢,陈默心语,不过心知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还是不说话来的安全些。

    异变发生2小时后,五大流氓紧急召开全息影像会议(这种东西民用还不现实,但是国家与国家之间交流不会在意这点成本)。出席的有天朝的刁元首,毛熊的普帝,日不落的女王,高卢鸡的布朗和美利坚的刚刚转正的约瑟以及他们的翻译官。

    “各位,我想现在的情况有多糟糕就不需要我说了。”普帝抢先开口道别有深意的瞥了眼约瑟和女王,两人算是临危受命,总统和首相来不了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本来这话语权会在村长美利坚身上,不过黑人总统在天变日后告别大家,约瑟刚刚上任气场略显不足。

    “我们承诺不会首先挑起纷争,现在首要问题是国内稳定。”刁元首铿锵有力道。

    “嗯,大平洋舰队需要回港休整两年。”考虑到局势和不明确的世界格局,约瑟似有诚意道。主要是美利坚的枪支没有管制,这种情况下骚乱可想而知,部队紧缺可想而知。而且村长可不相信区区两年,谁能撼动自己的海上霸权地位。

    “两年之内我国不会参与莫须有的对外纷争。”看到各国的战略都着眼于国内,布朗便道。

    “那么一些跳梁小丑乘机兴风作浪呢?”女王问道。

    “扫地出门或者御敌于外。”刁元首道。

    “驱赶到这里!”普帝一指,一副非洲大陆的地图出现在各国首脑眼前。

    “然后必要的时候可以测试一下那些封存了很久的武器吧。”约瑟面带微笑道,丝毫不觉刚才的话语是多么的血腥。

    “既然大家的战略都是维稳,短期之内就这样吧,不过谁要先动用核武记得提前通知大家,免得到时候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可以”*4

    于是讨论完主要战略,各方就此散去,这次会谈的主要目的就是大家碰个头统一一下意见,不要在这种前路不知的情况下相互拖人后腿就行,其他的事情此刻也没必要谈了,至于世界格局的大洗牌,那也要等稳定了国内的情况再说,现在完全是自顾不暇,攘外必先安内适合这种大家起点都一样的情况下,丢失了根基,争霸便是空谈。

    “小张,通知能赶到的人,半小时后开会。”散会后,刁元首背靠座椅揉了揉有些头痛的脑袋道。“等等,顺便把刚才的共识通知下巴铁。”响起了什么的元首喊住了还没离开的秘书。

    “好的元首。”走到一半的秘书回身应答道。

    .........

    “哥,哥你怎么样了!你快醒醒,呜呜呜,哥你不要吓我啊!”焦急呼唤在耳边回响,感受到身体剧烈晃动,陈默睁开紧闭的双眼,发现小妹雨带梨花,摇摇欲坠,整个精神面貌都已到了奔溃边缘,若是陈默再不醒来整个人都会坏掉了。昨夜骤失双亲,今天再失兄长,这种打击可不是谁都能挨下来的。

    “小妹,我没事!”陈默赶忙从床上爬起,也不去整理衣物,急于向小妹证明自己一切安康,不需要担心。

    “哇”的一声,受激过度的陈雨曦再次失声痛哭,只是声音嘶哑,红肿双眼哪里还有泪水流下来,显然昨晚嗓子和泪腺哭晕过去后还没恢复。

    双手轻轻的捧起那张憔悴的俏脸,在妹妹双眼睁大难以置信的表情下,缓缓的吻了下去,不过也只是嘴唇轻轻触碰了一下,有时候还得下猛药。果然一如预料的,哭声戛然而止脸色迅速转为酡红,双手茫然无措的不知道放哪。一击k.o小妹之后,陈默松开了双手。

    “好了,一切会过去的,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做吃的。”安抚完妹妹之后,看到窗外的天空才蒙蒙亮,墙上的挂钟显示才6点出头,为了缓解尴尬陈默转身出了卧室,便往厨房走去。

    路过客厅,看到昨天的菜还没吃完,不过以免妹妹触景生情,陈默抄起所有的盘子进了厨房,所有剩菜剩饭全部倒掉。

    现在,还是不要冒险的比较好,雨曦脆弱的心灵受不得一点打击。

    开闸点火倒水,放面一气呵成,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面条出锅了,配点调料,拌面就这么搞定了。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拌面敲开了妹妹的房门,两人埋头慢慢吃着面,心里却别有一番苦涩,谁也不曾开口,气氛略显沉闷。

    铃铃铃,此时陈默的手机响起,急急忙忙从兜中翻出,来电显示为副队长,我要为你点三十二个赞啊,副队长,这个时机真是把握的巧妙。陈默按了个免提便道“喂,副队长,什么事情?”

    “你在家?”对面冷冷道,完全没有多余的废话。

    “嗯。”这边的回复也是很干脆。

    “原则上是家里没有问题的话,就赶回来!不过考虑到交通基本瘫痪了,你能来就来吧。”听到陈默的回答,被称为副队长的男人沉默后道。

    “我爸妈…”未等陈默继续说下去,对面依旧干脆利落道“我知道了,节哀吧!一切等组织的通知。”

    “队长那边?”其实陈默问出这个就有不好的预感,平时副队长只是挂职基本不用这么操心,所有的事都是队长一人包揽,这里不是说队长专权,而是副队长性格使然,这种冷到骨子里的性格,大部分工作他来做会有反效果,所以队长就包揽了,

    “目前还没联系到。”沉默过后是略显沉重的回答,现在还没联系上,结果大家心里都有数了。

    “那你…”

    “我家没有意外发生,我还要忙!”啪嗒一声,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因为没有避讳妹妹,听到刚才相当干练的对话,陈雨曦才反应过来,灾难似乎不只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匆匆忙忙的放下碗筷,冲出门去。

    “喂,雨曦,你一个人去干嘛?”陈默不放心妹妹现在一个人,说话间也跟了上去。

    “去看看林月怎么样了。”妹妹答道。

    “林月是谁?”陈默不解道。

    “就住对门,你大二后搬来的!”虽然答非所问,不过陈默判断应该是雨曦交的好姬友。

    高中的好姬友,就是那种不管什么事都会手拉着手在一起,上厕所都不会例外,住在对门关系就更不一般了,怪不得会听到消息后就面都不吃了赶去(难道就不能是因为面难吃么)。

    咚咚咚,咚咚咚的敲门声再配上“林月林月”雨曦嘶哑的喊声,在清晨的寂静楼道里回响,只是没有听到里面的回应。陈默拍拍雨曦的肩膀示意她让开。

    自己也是后退几步,然后一个加速,抬腿找准接近门锁的位置,一脚踹了过去。如果以陈默大学时的身体素质,估计就是直接脚断了或者扭伤了,而门可能还没破。

    不过现在被操练过后的身手可不一样了,破个门普通人家的防盗门而已,小意思啦,虽然还是踹了好几脚,而且还是换了脚,只能说这门的质量相当不错。当然如果是向外开的那种门或者多重卡扣的,结果就呵呵了,没有给力的开锁技是不用指望了或者回家拿大铁锤吧。

    由于担心着里面的人,陈默没有发现,自己的动作相较平时灵活了很多,力量也大了不少。

    “哥,你这么暴力没有问题么?”雨曦看着曾经沉默寡言的宅男在工作后变得暴力的问道。

    “如果她家里人都不在了,那么这种事没人会在意。如果长辈还在,应该会来开门了。”陈默有模有样的分析道,其实昨天听到哭声了,我会乱说,估计和雨曦一样哭的累了,才休息的,现在这会可能睡的比较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