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惨烈景象
    原本静静的端坐在地板上的陈默骤然暴睁双目,一脸的不可思议,刚才只是沉心静气,还未运转新学的功法,便已能感受到小腹之处隐隐有一股热气,对四周情况也能有个模模糊糊的感应。

    考虑到昨天的惊变,陈默便按捺住惊讶,不在去想个中猫腻而是收拾好心态,再次入定,只有掌控在手上的力量才能够在接下来的不平静的世界中生存下来,这是结合自己的经历得出的结论。

    至于陈默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该部门的对外名字是国家安全局后勤支援处之魔都分部,对你没有看错是后勤的支援,如果后勤是收拾战斗留下的残局,那么陈默部门就是收拾残局的残局。

    魔都分部下有五个小组,每个小组龙组正式成员有5到10人,每个小组有一个20人队的后勤,还有个20人队后勤的后勤。

    龙组的队员是冲锋在前的主力,那么后勤就是负责哪些漏掉的杂鱼,而陈默所在的部门就是打扫战场,那些超自然的事情是不能让普通人知道的,所以就需要专门的部门把不该让大众知道的事情掩盖起来,需要各种手段比如催眠知情人员,下封口令签保密协议,制作最新《走进科学》节目,诸如此类。

    既然是内部人员,接触这个世界的不为众人所知的一面,才更明白力量的重要性,比如站在暗世界顶端的龙组三巨头之一的墨家巨子,当代墨家传人,单凭一己之力可抗衡重装步兵团。

    不过这等人物一般不在轻易出手了,而是如定海神针般坐镇某地。此类人物已经不能用法律限制了,杀人连执照都不需要,只要事后查明被杀之人该死,那官方就不会找此类人的麻烦,而是想方设法擦屁股,更何况龙组可是官方组织,像墨家巨子等人只要不叛国,一般不会有人去找不自在。

    但是要这等人物做出叛国之事,那时世界格局就不容乐观了。龙组三巨头以下,便是各个行动小组,负责日常超自然事件的处理。再接下来就是后勤组,都是一些部队中的精英,负责外围事件处理比如补刀什么的。最后就是陈默所在的行动部门了,打扫战场掩盖事实什么的。

    明白力量美妙的陈默,再度入定之后不在对任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抱有惊讶了,比如只是一个意念之间,那股暖暖的气流便受到自己的掌控,简直可以说是如臂挥使。

    按照功法所说运转全身,然后又喜闻乐见的发现自己居然是传说中万中无一的的百脉俱通,毫无阻碍的运转全身。

    那些窍穴筋脉知识在暖流流经之时变会自动浮现于脑海,这等传说中的现场教学真心是已经关怀到无微不至了,内息运转三个大周天之后,那些封印在脑海中关于筋脉的知识已经吸收完毕,从初学乍练什么都不懂的菜鸟变成了懵懵懂懂的菜鸟。

    而原本驻留在小腹之处只有硬币大小的内息,在流转全身窍穴之后也已经翻了个倍,仔细检查下来,自身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反而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

    之后,陈默便不再心存疑虑再度引导内息流转全身,一圈又一圈下来,感觉内息在体内不断的壮大,全身暖洋洋的如冬日沐浴在阳光之后总,当内息搬运81个大周天之后,陈默终于感受到了小说中常写经脉胀痛之感,看来我的极限在这里了。

    “呼”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之后,睁开了紧闭的双眼长身而起,捏了捏拳,感觉力量暴增,全身力气充盈,精力充沛,有种需要宣泄的冲动。

    这是当然的,现在的修炼只是把原本驻留在体内的潜能安全的释放出来。人的肌肉全力爆发,可以轻易的举起几十吨的重物,当然后果就是全身肌肉崩裂,紧接着就会死亡。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普通人的肌肉强度不足以支持他这么爆发,那些为救孙子而掀翻车子的老奶奶就是此等结局,另一种形式的力竭而亡。

    而刚才陈默的修炼就是在允许的范围内把潜力逐步的释放,使身体慢慢适应,直到突破到下一阶段。

    停滞不动的内息已经覆盖小腹,进度不错,陈默对自己的修炼速度还是相当满意的,当内息充盈全身,便可以进入下一步,进行炼精化气。

    这等速度岂止是不错,简直骇人好不好,这可是末法世界,不是那种神魔满地走的世界,修士已经是稀有动物了。

    当然对于修行中常识一点都不了解的修行菜鸟陈默而言,这些东西臣妾完全不知道啊。

    按照这个进度过几天就能晋级下一阶段——后天境界——进入修行的门槛。对于常人而言,我们辛辛苦苦打熬肉身锻炼气感,你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传承中没有任何相关知识,这不是废话么,传承中可能会涵盖前辈突破每一个境界的经验和难点,需要注意的关窍,绝壁没有前辈会说我突破这个境界花了多久,因为无论说多说少都不合适,说多了助长传承者的傲气,说少了会打击其积极性,结果就是啥都不说。)

    透过洁净的玻璃窗,看到天空的太阳已经西斜,昭示着自己修炼下来已近到下午了,果然修炼不知岁月啊。看来要抓紧了,得在天黑之前把外面的情况探一探,思绪闪过之后,陈默立马付之行动。

    出门下楼,寂静的楼道之中只有陈默皮鞋敲打台阶的声音,空气中是那么的压抑,压抑到陈默不自觉的加快了步伐,似乎这幢楼只剩他们几人了。

    出得大楼,陈默长长的嘘了口气,天还是那个天,但空气似乎清新了很多,但是世界已经不是那个世界了。

    这些旁枝末节感慨不去管它,现在不是悲春伤秋的时候。

    尽管陈默已有心里准备,入眼的景象还是让陈默紧皱的眉头难以松开。空寂的小区偶有零星的人影,或表情麻木,或行色匆匆。

    本就不宽敞的小区道路之上,更是被私家车堵上了,这些堵路的车都不是车主停放的,看着已经变形的车身和夸张的划痕,只要眼睛不瞎,都看得出来,是遇到障碍之后被暴力截停的。

    透过车窗可以看到,有的车辆内部车钥匙未拔,驾驶座位安全带没松开,显然是变故之时车主还在开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随风消逝的车主,徒留空车撞击在花坛或者墙壁上才停下来,由于引擎没有人去关闭,一路慢慢悠悠的蹭了过去,而那些原本停好的车也就遭了殃,最终停下来要么实在卡着动不了了,要么是发动机爆了或者油烧光了。

    窥一斑而知全豹,若无意外,小区之外的世界会比这个更加糟糕。

    陈默翻越重重障碍,终于来到了小区门口,事实比想象的糟糕,此时传达室已经被一辆大型货车碾碎了,车身横拦在门口。还好,留下的空间还能容许人通过,瞥了眼车祸现场,陈默加快脚步离开了小区。

    至于说施救,醒醒吧,这种惨烈车祸的现场,如果当时有人,那么寒冬腊月的过了一晚铁铁的挂了,就算没挂,也不是人力可以施救的,如果没人,那我还去救个毛线。

    由于陈默家小区离市中心不远,绕开货车之后,就看到一条车龙自远方来又向远方去,一眼看不到尽头。开来城市道路都已经堵上了,也就小弄堂还可以正常通行吧。

    眼前之景不同于平时堵车时的状态。此时大部分车辆之间已经发生亲密接触,有的车辆甚至严重变形,有的则车辆遗世独立的驻留于车龙之中,毫发无损。

    艰难的漫步于街道之上,对于街上的惨象视若无睹,脚步不停的朝着最近的大型超市赶去,这种情况下,囤积食物才是第一要务,在不知道gm(goverment)措施何时到位的情况下,作为一个城里人,家中食物可不够吃几天的,一旦食物告罄,那就只能呵呵了。

    跳跃腾挪,绕过拦路的车辆,无视车轮底下那一具具在巨力之下已经变形扭曲的躯体,无视那些已经干涸的血迹,坚定的前行。经过工作的磨砺,见过血,杀过人,收过尸,焚过林,打过僵尸,挖过坟,千奇百怪的东西锻炼下,精神意志已经磨练到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虽然不说能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但是不会被此等事物所阻。经历剧变之后唯一能撼动陈默心神的便是陈雨曦的安危了。

    突然赶路中的陈默听到了不正常的吱嘎吱嘎声,在寂静的街道是那么的刺耳。

    出于好奇,陈默还是循声走去,发现声音的源头是来自于一辆严重变形的公交车,公交车与大型货车相撞,而大货车更是翻转压在了公交车上。透过碎裂的车窗,陈默看到了不忍直视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