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世态万象
    残破的公交车内一个赤果这下半身的年轻男子趴在一具曼妙的**之上卖力的耸动,可是在陈默的角度却可以看到一根鲜血浸染的钢管自女人**的左胸穿入,虽说因为刺穿速度过快,而没有大肆飙血,不过心脏直接穿透,有过了一夜,那么如无意外应该是一具尸体了,居然是女干尸,骚年真是好兴致,本人佩服至极。

    本着既然你闪瞎了我的钛合金帅眼,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人道主义关怀,陈默一个垫步踢重重的踹在了严重变形的公交车之上。砰的一声巨响,在寂静的街道如此突兀,如平地一声炸雷,吓得兀自耸动的身体不自然的一抖,显然是被陈默弄出的巨响吓得泻身了。

    一个恼怒的脸庞转了过来,远观此人脸色惨白,胸前的衣服也是被大片血迹浸染,以陈默的眼光来看这是他自己受发伤。卧槽,原以为是不道德的女干尸,想不到是临死之前的发泄,偶米头发,这位施主贫道这是想差了。

    只是以那人的身体状况估计已经石更不起来了,临死前的快活都要打扰,真是罪过罪过,陈默可不想承受着涛天怨念。

    未等那人更多反应,陈默一个矮身,躲在对方视线的死角,慢慢的挪动避过对方视线,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中,至于那悲愤的嘶吼谁在意呢,反正是个将死之人。

    接下来的路途总算没有意外发生,并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撞上来,或者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只不过到达超级市场后才发现,这里一片狼藉,大门已经被暴力破开了,地面上散落着一袋袋食物,看来聪明人那里都有。

    从破口看进去,可以看到一排排的货架已经东倒西歪,这里明显被人瓜分过了。来人那东西也就算了,还把货架推倒实在是太不道德了,陈默感慨道。

    就算真到了末世,超级市场的东西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被瓜分完,何况是现在这个不确定的时候呢。东西是大半都还在,只是我应该怎么拿回去呢?

    小推车是不用指望了,一路过来都是翻山越岭的,等搬辆小推车回去估计会累个半死,而且进货还不多,大包小包的也带不了多少东西。

    对了,那个戒指我还没来得及看过,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你说你一个传承戒指没有随身老爷爷,要是再没有储物功能,你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

    随手在货架之上找了把小刀,割开手指,鲜血滴落在戒指上之后,原本显眼的枯木模样缓缓蠕动变化,直至消失在陈默的手指上,而两者之间多了若有若无的联系。

    还是一如既往的顺利,有了这层联系后,念头稍一转动便发现视界之中多了一个方圆十米的巨大球形空间,脑海之中多了戒指的相关信息。此戒名为星陨之戒,戒指内含有九层封印,刚才鲜血祭炼只是打开了第一层封印,其他封印需要等实力到达后才能解开。这戒指档次还是不错的,只是这个名字怎么那么不吉利呢。

    储物空间之内有几块闪闪发光的晶石,这个就应该是我的修炼资源了,二块巴掌大小的玉片,按套路来里面应该是功法了,只是和偌大的空间相比,你这占空间不到半立方米总感觉有点寒碜。

    不过至少是有资源了,只是这截枯败的柳条是怎么回事,算了先不去操心,让我搬点东西回家再说。

    迈步入内,有十多个人在这一楼层里面倒腾着,二层之上不知道有多少人。

    看到有人进来都只是抬头看了眼,就不在关注,那么大的地方,大家在拿自己的东西,现在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

    金银柜台基本都被打破了,嗯,现在还未到末日,屯点金银也无不可。

    陈默思绪稍转,便决定自己也可以弄点来以备不时之需,有着空间戒指,把金银首饰塞进装模作样的口袋,实则放进了戒指空间,等到差不多了,才起身去拿食物。

    食物都是大件东西,陈默就不好在他们面前表演凭空消失的戏码,现在谨慎点是不会错的。

    于是,陈默三拐两拐的来到储藏室,这里门已经打开,看来这里也是被肆虐过了呢,只不过没有外边凄惨,毕竟储藏室的都有大纸盒包装,携带不是那么方便,不像外面的散装可以挑很多种类,你搬那么一大箱回家,长时间内你只能吃这个东西了,显然不太可能。

    当然如果真是末世到来,那就没什么好说,能有的吃就不错了,只是现在除了昨晚的惊变之后,再无其他灾厄,旁人的要求自然就会高起来了。

    进入储藏室后本来陈默还想把门关上,然后进行搬迁大计,结果发现房门损毁严重,无奈放弃。

    不过好在这个地方还是比较隐蔽,只要没有人来,躲在大堆箱子后面搬东西还是没人能发现的。于是陈默矮着身子一路摸过去,但凡陈默双手触碰之物,皆消失于空气之中,进入了戒指空间。

    至于意念一动,刷刷刷大片物品都进入储物戒指,刚才出门已经试过了,得出结论现在咱还没这个本事。

    陈默做着人形传送带,依靠**来作为媒介,把物品存入星戒,直到在把戒指塞满一半的时候陈默才罢手,看着这批足够自己三人吃近年物资,陈默大大的松了口气,至少接下来一年不用担心被饿死了,温饱问题算是解决了。

    准备离开的陈默为了使不那么独立特行,随手拿了一箱方便面转而离开了储藏室,接着又去门口推了辆手推车,把那箱方便面放入车中后,推着车直往药品区,药品还是有备无患的好,林月的事件让陈默记住了这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会变成救命之物。

    推着装的差不多的小推车,陈默出了超市,鉴于刚才在路上看到的瞎眼画面和糟糕路况,遂决定这回穿小路回去。

    推着车走出一段距离后,沿着弄堂窜了进去,全方位观察后确认没有看到人便毫不犹豫的把手推车也收了进去,轻装上阵,就如平时遛弯一般。

    这种小路果然是一路畅通,因为汽车进不来,所以也就没有被堵上,只不过女生的话安全是个问题,大男人的还好不必太过担心。

    “救命啊!救命啊!”

    陈默“……”

    “这种地方鬼影都没有一个,你就是叫破喉咙都没人来!”一个厚重男声远远的传来,卧槽你这台词不要那么老套好不好,不会改名叫破喉咙的。

    听到这里,陈默无奈的一拍额头,随手抄起路边的板砖压低脚步声循声而去,好歹咱也是个良善之人,见义勇为也会量力而行的。

    或许是过于激动,或许是因为陈默刻意压低了脚步声,只给陈默一个背影的男子完全没有察觉陈默的到来。

    此时男子背对着陈默,已经把女子逼迫到了角落里,双腿夹住了女子的一条小腿,女子的双手用其衣服捆绑被单手摁住,看到女子狂喜的表情,还得瑟道“你这招刚才已经用过了,我是不会上当的。”

    本来因为猪队友的反应都有一种接下来要打一场的准备了,结果听到男子的话,陈默当时有种成全他们,让他们一起走下去的冲动,不过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逝,弓虽女干这种事实在让人不齿,咱还是要制止的。

    突然男子耳边传来呼啸风声,本能的一转头,可惜速度及不上陈默的手快,然后“砰”的一声,没有意外,板砖结结实实的落在了男子的后脑勺上,脱了裤子的男子软软的倒向了女子,退无可退的女子一膝盖顶在男子的胯部,双手用力一推把男子推向旁边。

    看到女子脱险,陈默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虽然女子长相中等偏上,面容姣好身材火爆,但对于这种智商明显捉急的人,陈默一向敬而远之,有时候被坑了都没地方说理去,何况现在前途不明的情况。

    “喂,谢谢你,我叫…”

    “不客气,我叫雷锋。”陈默头也不回的打断道。

    “喂,我说你这人…”听到那女人还打算继续说下去,陈默果断加快了脚步,消失在了女人的视野中,独留她一人在原地跺脚。

    躲在暗处观察到女子一瘸一拐的离开之后,陈默再度回到原地,捡起被自己丢在一旁的板砖找准男子的后脑勺狠狠地拍了下去,一下不够就两下三下的拍下去,直到看到豆腐脑,方才罢手。

    嘴里自言自语道,要是现在还是法制社会,我也不来管你了,可惜现在不是了,留着你是个祸害,我还是送你一程吧,。

    脱掉身上带有血迹的衣服随手丢在了路边,陈默加快了往回赶的步伐。回到林月家后,陈默先把手上的血迹洗掉,把裤子也脱掉,在林月家里找了条应付下。然后才慢条斯理的把手推车拿出来,往里面装上各种食物,来到自家门口,掏出手机拨打电话,呼叫雨曦出来开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