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身入墨家
    第二天天还没亮,陈默就兴匆匆的起床,淘米开锅煮粥,草草的吃完给妹妹留了张纸条便出门而去。

    本以为自己来的够早了,想不到已经有好多人在晨练了。驻地战士们已经在训练场上开始了日常的负重跑训练,而那些个没有功夫在身的超能力者们也和他们一起做着体能训练。

    有着功夫在身的则是拉开架势一板一眼的修练着,偶有几个关系莫逆的直接摆开阵势对练,拳来腿往之间虎虎生风,引得战士们好生羡慕。

    战成一团的两人却是只在狭小的范围内闪转腾挪,尽量不去影响旁人,主要以前有过把旁人也拖入战圈的,结果人数滚雪球一样壮大,普通人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大,跟何况是这些拥有超常武力之人。

    一通乱战之下平时有梁子的在下黑手,没梁子的在瞎参乎,结果打出真火,收不住手了,事情闹大了惊动当时魔都的老大,然后惨被镇压。

    那时还不是现在的墨家巨子掌权,据说是个刚正不阿的老顽固,参战之人的惨状可想而知。

    陈默避开一个个的战团,来到了独自在高台上打坐的墨家巨子面前叫了声“师傅”,便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站在旁边。

    这里都是耳聪目明之辈,即使陈默声音压的很低,大家依然清晰的听到了,结果陈默又惨遭凌迟,一道道目光唰唰唰的集中到身上,更有甚者那些战圈都停了下来。他们都想看看,巨子老大是不是真的要收徒。

    毕竟安现在巨子老大三百岁的寿限来算,人家才过完十分之一,年轻到没话说,收徒什么的完全可以慢慢来,而且收你这个徒弟,年纪真心有点大了,大家都不是十分看好,不过没人会傻到说出来,大人物做事,何必要你们这些小人物给意见,你这是在质疑巨子的眼光么?

    最为关键的是他们自身是不可能拜巨子为师了,能听到陈默说话的都是武者,既然是武者就肯定有人教授,自学修炼到现在,早被那些慧眼识人的老一辈收入门塘了。现在再来拜师必须经过师傅的同意,只是你这样做不是扫你师傅的连绵么,扫了你师傅脸面不要紧,只要能抱住新的大腿就行?但谁能保证找到找到墨家巨子这等顶级人物为师?

    虽然他们没有了这份念想,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好奇心啊。

    原本静坐不动的墨家巨子缓缓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神光尽敛,淡漠的目光停留在身边的陈默身上,心中却是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本来只是随便丢了本秘籍敷衍下这厮,结果一夜之间练成也就算了,可是这过了一夜修炼就提升了一截的身体素质,还让普通修炼者怎么混啊。

    “既然你都叫我师傅了,那么我也该拿点真东西出来了。”顺水推舟的话,如平地一声惊雷,惊得大家一个趔趄,更有甚者跪在地上猛拍地面做嚎啕大哭状,后悔当初自己怎么没有鼓起勇气呢?其实大家心里清楚,就算自己鼓起勇气也不过是拒绝罢了。

    不过大家都竖起耳朵,想要听听有什么特别的教导。

    “先去拿50kg的负重包,跑一万米吧。”吊足了大家胃口后,墨家巨子才道。

    “是,师傅。”见墨家巨子没有否认,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叫了声,结果收获不言而喻的巨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只是陈默没有被狂喜冲昏头脑,依旧保持本心的执行。

    听到跑一万米后,大家也就知道不会有特别训练了,便没了兴趣自顾自的晨练。

    以陈默现在的身体素质跑一万米很是轻松,只不过负重和不负重差别很大,全力和不全力差别更是不可以道里计。

    第一次在师傅面前表现,当然要拼出全力了,对于墨家巨子这等层次的人物而言,肯定不会在意你花了多少时间,那么肤浅的东西还不如收个运动员当徒弟。

    刚一开始陈默就卯足了全力开始奔跑,丝毫不管后期是不是体力不足。

    看到这里打坐的墨家巨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便继续闭目修炼,若是自己的要求和他人一样,那岂不是体现不出我的r(逼格)。

    这里校场之上一圈便是一千米,一圈下来速度已经下降到初始时的八成,对于陈默的表现大家也没有发表看法。人家师傅在这里,你在这里唧唧歪歪,是看不起对方么。

    要是大家是同辈,还可以说道说道,不过人家是自己小心眼的顶头上司,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说啊。

    第二圈,第三圈速度一圈比一圈慢,不过大家都看得出来,陈默没有偷懒每一步他都在竭尽全力的跑,不去关注体力分配,也不在乎打乱呼吸节奏,三十多分后结束了漫长的负重跑。

    这等速度,已经慢的超乎想象了,不过众人看来十分正常,前期速度慢点可以缩短七八分钟,只是这样又有什么意义?

    跑完之后,陈默双手撑膝,汗如雨下,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全力一万米下来,完全是毫无顾忌的宣泄体力,结果就是累惨了,没直接倒在地面之上,还多亏了内息在体内不断的流转消除疲劳。

    察觉到自己弟子达到要求之后,便吩咐道“陈烨,教他一下扎马步。以后每天加跑一千米。”

    话音落下,一个剑眉星目,身姿挺拔之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缓缓而来,此人儒雅的气质掩盖了那份年轻人的朝气和傲气,和煦的笑容之下是铮铮傲骨。

    虽然是随意吩咐的,但这还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扎马步虽是国术入门的基本功,但是不同的派别之间,即使同是一个扎马步会有不小的差别。

    这次之所以会选陈烨来教,因为此人是陈氏太极的传人,说到太极拳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以守代攻,后发制人,而一个出色的防御必然需要一个稳固的下盘,而陈氏太极的马步就突出一个稳。

    这个方面因为和墨家多有重合,墨家巨子干脆懒得教了,直接指派人了。

    陈默在陈烨的指导下背着负重扎起了马步,这时墨家巨子的声音幽幽传来,“一个时辰后,再来找我。”

    虽然陈默以前一直有观摩他人演练,但还真没有机会亲自上场试试,一是没人教,二是身体素质不过关,只能在外围做着体能锻炼。

    其实在武侠文化熏陶下长大的我们,都有偷偷的扎过马步,只是不得要领,没多久下来便是腰酸背疼,难以为继,最后就不了了之了。梦碎了,人犹在,心未死,身已老,徒奈何。

    今天在已入化劲前辈(虽然年龄比陈默小,人家才25,陈默27,但是暗世界达者为师)的指导下,初一站定,便感受到一股微弱到不刻意都会忽视的暖流自脚部传来,通过腿部筋脉不断壮大,慢慢悠悠的流转全身。

    稍一思虑便明白了,以前扎马步不是没有效果,而是筋脉堵塞,内息无法流通反而淤积在某处。

    为何须得常年累月才有效果?这就是通过水磨工夫把堵塞的筋脉慢慢的打通,现在算是初识了扎马步的两个功效,练腿和练气。

    既是炼气,陈默便站定之后,闭眼默运心法,引导内息流转全身,恢复起刚才急剧消耗的内息和体力。

    陈烨看到巨子的弟子已经入门,转身回去划圈圈了,当初虽然实力有所突破,可是境界没有丝毫寸进,境界不够驾驭实力,就如孩童耍大刀,栽个跟斗也未可知,实力虽然未必会止步不前,但是下个境界的突破就会难上加难。

    他对自己的期许可是不止如此,要不是近年来变态太多,自己的天资怎么也不会被排到三梯队去,扛起天朝暗世界大旗也未可知。

    等站满一个时辰,此地早已不复早上的热闹,还剩几个新获得力量的人在苦练梅花桩,他们原本是后勤处的或者后勤支援的,现在初获力量,以前有看过异能者前辈修炼,也知道现在需要怎么修炼。

    陈默依言来到地下室的休息间,静立师傅面前,等待接下去的教导。

    墨家巨子起身向着更低层走去,“虽然没有那些繁琐的拜师仪式,但从今天开始你算是我的徒弟了。”

    “是,师傅!”洪亮的声音响彻楼层,听到正式承认,陈默悬着的心算是彻底落地了。

    “哦?你恢复的不错,这样我就放心(的虐)了。”听到弟子的洪亮声音,墨家巨子似是安心道。

    “你是我收的第一位弟子,估计也是唯一一位了,不过不算做墨家之人。”考虑之后,墨家巨子还是决定提前告知比较好。

    “啊?”陈默惊呼出声,一脸意外,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师傅说的,‘墨家不用再传承下去了’这是师傅的原话。”眼神飘忽,言语中带着淡淡的哀伤。

    “师公啊。”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何况师公是亲自把师傅拉扯大的,师公的任何话师傅都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听闻此事陈默也只是感慨下。

    “既然你是我的徒弟,我就会把真本事交给你,无关乎你是不是墨家弟子。”说到这里,墨家巨子难得的露出了窘迫之色。

    “不过即使你不是墨家弟子,墨家的恩怨你可能还是要接下来的。”这算是坑徒弟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