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上头来人
    对于这个任命没有人去质疑,大家对于相互间的实力知根知底,而名单之上,除了因为原队长因为天变原因而消亡的,基本没有变动。在暗世界强者为尊,有什么样的实力,便有什么样的地位,你不服可以,用拳头说话,打到你服。

    只是这样一道任命,大家都知道是暴风雨的前奏,埋头苦修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苦乐自知。

    等陈默洗完澡换过衣服来到训练场,稀稀疏疏的人群排成了五列,还没分辨自己的队伍在哪,就远远的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喂,术士这里。”

    不明状况的陈默加快了步伐,来到那人眼前,只见此人露出一副和煦的笑容,相貌与队长陈烨有五分相似,没有队长那种温润儒雅的气质,脸上似乎就写着小爷就是流氓,不过能在龙组呆下去的没有一个会是真正的流氓,只能说他的行事作风如此而已。

    “你好,请问你是?”陈默疑惑道,对于此人的自来熟还是相当意外的,毕竟这里的超能者,陈默真心没有认识的。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陈俊,陈烨他表哥。”此人回答道。

    “不是应该是堂哥么?”陈默不解道,同姓不应该是堂兄弟么?

    “我爹也姓陈。”好吧,我竟无言以对。

    “额,呵呵。”陈默尴尬笑笑,“那你是我们队伍的喽,那谁是小队长?我刚才走的早,这些事情不太了解。”

    “小队长是那边那位张兴,龙虎山的假道士,化劲后期实力。现在五个队伍都是二十人左右,一个组长一个小队长,而且看这个架势还要扩充。”此时陈俊难得的一脸严肃。

    “不患寡而患不均。”陈默感叹。

    “你倒是看的明白。对了,巨子有教你什么特别的东西么?”陈俊好奇道。

    “没有,现在还在做基础训练,然后打球。”陈默如实回答,主要还真没教什么特别的。

    “要不是哥哥我还有点眼光,我还真不信了,你现在连劲力凝成一股都办不到,高深的东西根本没法学,只是你身体素质提升的当真恐怖。明劲中段怕也就你这身体。”陈俊摇头晃脑的说了一番,似乎为彰显自己有多牛逼。只是附近之人听到打球,结合陈俊的一番话,都对陈默投去你活着真是不容易的表情。

    看来大家都是过来人啊,不过他们和陈默不同,他们使用那套设备时,早已破入明劲,已经训练多时,身体协调,锻炼的也只不过是反应速度,难度和陈默这个菜鸟不可同日而语。

    “那陈大哥你是什么实力?”陈默决定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道。

    “我啊,还在暗劲巅峰,我决定再压一压。”

    “切,我看你这辈子就那么点实力了?”隔壁队伍一个长相凶悍之人道。

    “我不和手下败将bb。”说完转而又对陈默道“那人是形意拳的杨子健,现在估计是化劲初期实力。”听到陈俊说他实力的时候不自觉的挺了挺腰杆,你被实力低的干翻了,有毛好自豪的,这位陈大哥难道是传说中的越级挑战的天才?

    这武者间的交际还真是直白好恶都写在脸上,或者心思单纯之人才容易突破吧,或者强压之下的结果吧,想到这里陈默不自觉的抬头看向高台上伫立的人影。

    在知识小百科陈俊的科普之下,陈默在人员来齐之前对暗世界算是大致了解了。暗世界,就是隐藏在黑暗之下的世界,不为普通人所知道的世界,超越普通人能力界限的世界,也叫超能界。超能力者则是对于武者,异能者,圣骑士,忍者等的总称。

    超能界,不应该是整个世界的修炼环境突变,在清末之时,内家拳无法破入先天之境,所有气修之路断层,结果就是枪炮时代的异军突起,所有固守一方的势力都被打破,古老的文明惨遭毁灭。而后就是一场场保家卫国的厮杀,为何半殖民地地时期,那么多武馆,那么多擂台,这是各国潜在力量的较量,也是新道路的探索,以期在生死间寻得突破。

    在先辈们前仆后继的情况下,原本弃之如敝履的外家拳焕发了新的春天,开辟出了一条精(血)修的康庄大道,这就是现在陈默修炼的国术。

    嘟嘟嘟,一声声汽笛远远传来,轰鸣声中一辆辆军用大卡,依次通过了二层大门。

    吱,在卡车紧急的刹车下,一辆辆卡车排成了整齐的两排,随后战士们如下饺子般,离开了卡车,在高台之下排成了一个整齐的方阵。

    这时最后方的卡车中才缓缓步出两位精神矍铄气度不凡的老者,迈着沉稳的步伐向着那高台处的黑色长衫人影走去。

    “形意拳岳肃。”青衫老者道。

    “形意八卦张央。”灰衫老者道。

    “前来拜会。”人未至,一搭一唱之间中气十足的声音确是遍传校场。

    果然是来着不善啊,不知道师傅会怎么应对,陈默暗暗皱眉,不过这种层面的争斗,还真不敢瞎参乎。

    “哦,你俩一起上吧。”不咸不淡的回应,配合着居高临下的高台,一副我完全没把你们发在眼里的态度,和看蝼蚁的眼神点爆两人的怒火,这拉怪的嘲讽技能完全是点到满级啊。

    刚走到队列末尾的两人,大踏步而上,双脚踏在泥地之上发出砰砰砰的巨响。巨大的力道震的五十多米开外的陈默,站立不稳。

    岳肃和张央两人一左一右的逼近墨家巨子后,竟是无视地心引力,一步步的踏空而上。

    两人成犄角之势,站在墨家巨子前方三丈开外,压下了胸中的怒火平视前方,岳肃寒声道“那让我们来丈量下华夏四妖中乌龟壳够不够结实。”

    话闭,脚蹬虚空,在空气的爆鸣声中激射而去。下方的众人也是屏气凝神,专注的看着两方战斗。

    高台前方的墨家巨子面对激射而来的对手还是双手背负,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直到攻势近在眼前才缓缓抬起双手,在身前懒散的画着圆,右手顺时针画圆,左手逆时针画圆,丝丝缕缕的白色气流在双手的引导之下,汇聚成两个白色的圆盘。

    与之相对的。在龙形气劲包裹下的岳肃,如游龙般急速靠进墨家巨子,而此时的张央携力劈华山的锋锐气势紧随其后。

    在这众人在这一快一慢的混乱感官下,如火星撞地球般碰撞在一起,砰的一声,荡起的气浪将陈默险些吹倒,还好陈俊搭了把手。

    碰撞中心的三人却是僵持在那边,岳肃和张央如无根浮萍飘在空,双手抵住被压的内陷圆形气劲,似乎再一用力便能突破,墨家巨子伫立原地,只是脚下地面已被踩的寸寸龟裂。

    突然墨家巨子左腿后撤,在地面犁地出一道沟壑后,突然止步,卸去对方一往无前的气势后,脚踏玄阴,手运极阳,引动双手之上气劲合拢。

    在两人惊骇的眼神下,两种截然相反的气劲一经接触,便轰然破碎,不受控制的气劲肆意横飞,如台风过境,肆虐了大地,覆盖地面的泥土被吹起,飘散在空中,遮蔽了众人视线。

    高台下还能站立原地的仅剩十之一二,陈默在三人第一次交手之后就已经机智的躲到卡车附近,避免了池鱼之灾。

    烟尘散去,高台之上墨家巨子独立左一侧,分毫不见狼狈,双手再度负于身后,前方一张淡白色气劲太极图缓缓旋转,消去碰撞的爆炸余波。

    另一侧两人站定,也气定神闲,一张八卦图和一个熊形虚影护住后方之人。

    “这里经不住我们全力发挥,换个地方吧。”墨家巨子看了看高台之处已经一片狼藉,地底的地下空间经不住他们的多次对轰便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