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免费午餐
    看着多多少少身上挂彩的队员们,发现没有遗漏之后,大手一挥道“走,任务完成,回去了。”

    至于那边那两个端着机枪不放,枪口颤颤巍巍的对准他们,却畏缩不前的武警,对于救命恩人拔枪相向,没出手废了他们已经算是不错了。

    出得大门,王局长和张大队长看到陈队长的小队满员而回,都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带着一脸笑容迎了上来,热情的嘘寒问暖,成功与否不言而喻。

    “已经解决了,剩下的烂摊子你们自己去收拾一下。午饭过后,我们就走,记得把犀牛角给我包好。”陈俊道,看了看欲言又止的张大队长,“都没死,记得中午给我们加餐。”

    “包在我身上了。”听到侄子没有出事,张大队长胸脯拍的震天响,只是陈俊那模糊不清的意思,引得张大队长浮想联翩,结果就是中午的大餐略显诡异。

    回到招待所,大家回房洗去身上的污渍后,围坐在一起总结起这次战斗的得失。

    陈俊率先开口询问“大家说说对于此次战斗的看法吧?”

    “队长,为什么我感觉他们的异能好强大?那个岩石巨人和控兽能力者肯定超过了一级异能的范畴,倘若一级就能控制那么多动物实在太夸张了。”一位队员率先提出了这个萦绕在新兵蛋子们心头的问题。

    作为队长的陈俊沉吟一下道“这个啊,你们不提我还真给忘了,他们组织邪教,通过收割信徒的信仰之力来快速强化刚刚觉醒的异能。当然普通人是感受不到那种虚无缥缈的信仰之力,只有觉醒了异能才能感受到。”陈俊抛出这个消息像是街边的小吃那般漫不经心,全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异能者队员们听到这里,眼睛一亮,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陈俊看在眼里却是没有点破。

    “这恐怕有后遗症吧?”还是有清醒之人的,陈俊感慨。只是这声音有点熟悉啊,循声望去发现提问的是陈默,妈蛋本以为是个清醒之人,结果是个局外人,一个武者那么关心异能者的事情干嘛,你这完全是看不得别人的好吧。

    既然问题被提出来,陈俊也只能出言解释“任何快速提升实力的手段都有后遗症,这是理所当然的。人体便是一个容器,觉醒的异能便是如同一泓清水盛放在容器之中,信仰之力就是浑水,浑水注入容器,必然将容器污染,结果就是此人的这辈子最高成就也就三阶巅峰了,无望再度突破,还是实力最渣的三阶巅峰。”

    陈默看着异能者们若有所思,便又问道“那是不是可以这样,某些感觉今生无望寸进的再去用信仰之力提升实力?”。

    陈俊真有种掐着陈默脖子道您真是为你的同事们操碎了心的冲动,不过还是开口解释道“可以,以前很多人都是这么干的,不过,你们现在才刚刚觉醒,潜力还没有挖掘,所以没必要告诉你们罢了。”

    某个队员问道“假若我们想要提升异能,到时候如何收集信仰之力?”

    陈俊眼皮耷拉,冷冷的扫视了这个提出问题的队员,对于这种不思前进,目光短浅的异能者,武者向来没有什么好感。毕竟你辛辛苦苦修炼花费数年的修炼,还不如人家几日功夫的进步,这等落差想必没人会好受吧。

    王飞见此结果话茬道“信仰之力是精神力的变种,假若你在心底不经意间念叨一个名字,就会产生微弱的信仰之力,你狂热的念叨一个名字,就会产生大量的信仰之力。现在都采取前者来收集信仰之力,后者太遭忌讳了。”

    “会犯什么忌讳?”此人脱口而出道,只是说完便后悔了,因为这次的任务就是不就是最好的诠释么。

    面对此人的脱线,王飞也是有点无可奈何,微微恼火道“以前的**之流的邪教,便是获取狂热信仰之力的手段,只是后来被有关部门重点照顾了,李志虽然没死,但被废去了异能,所以后来也就没有出来蹦跶了。”微微停顿之后继续道“现在都采取收集微弱信仰之力的方法,比如混个明星当当,虽然每个人身上获取的信仰之力而言十分微弱,人数多了依旧一个庞大的量。”

    “凭我们能当什么明星?”卧槽,少年你那么耿直,这种话也不要说出来,得罪队友你不知道么。

    此刻王飞算是明白了,此人绝对是脑袋缺根弦,面对一个二愣子,无力吐槽的王飞随意道“体育明星。政治明星等等都可以,天朝人口那么多,还是供养得起超能力者的。”

    本在办公室盯着电脑的墨家巨子突然眉头一皱,似乎感受到什么,自座位之上站起,整理了下衣着,打开窗户,凌空飞渡几个呼吸间闪身来到了后山山顶。

    此刻,山顶之上站着一位道士,此人一脸富态,微微发胖的身材量谁都不会认为此人乃是得道高人。

    “你个神棍什么时候养了这憨货?”墨家巨子指着此人身旁一边卖萌的熊猫道。

    听到有人说自己,熊猫朝墨家巨子呲了呲牙,只是似乎感觉到来人和拐带自己的坏淫一样强大,不敢进一步动作。

    “北上的时候在杭临那边捡的,还有你可不要小瞧它,熊猫咬合力仅次于北极熊,和棕熊齐平;奔跑速度在海拔两千米高度的山地里能超过刘翔平地最高速度,能爬上二十米以上的树,能把三四头狼当做坐垫玩,靠卖萌为生只是因为这种方式更加简单!”

    墨家巨子一指熊猫“你说的那种是野生的大熊猫,不是这种驽货。”说道这里,就见大熊猫耳朵抖了抖,都是坏淫,我不理,权当没听见继续啃竹子。

    “你看现在的动物也都强化了,灵智已经大开,这个世界以后有的忙了。”来人不无担忧道。

    “鼎鼎大名‘量天测地算苍生,观相定运不言命’的道痴找我,不会是让我这种只会武功的粗人,去操中南海的心吧?”墨家巨子不无讽刺道。

    “呵呵,你比谁都有资格!”道痴直视墨家巨子斩钉截铁道。

    “墨家,道家,儒家,纵横家,佛家都已经名存实亡了,当年留下的后手都消耗殆尽,还怎么争,拿什么争。”墨家巨子布下一圈结界后才道。

    道痴极目远眺道“我说的是你,不是墨家。你不会忘了我说过你是九九至尊的命格吧,以现在拔升的武力层次,再突破下去,那时一人可抵百万雄兵,到时不就一切都手到擒来了么。”

    “感谢你对我的信心,不过对于你这个神棍的话,我从来只信一半,那就是和我相关的,我都不信,而且那种命格怎么会存在!”墨家巨子大手一挥道,九九命格天地至尊,你是想让玉皇大帝来掐死你么?好吧,人家打个喷嚏都能灭了自己,所以墨家巨子从未把此话当真过。你说玉皇大帝乃是神话传说,那既然他不存在,我这命格还有什么意义。他即是存在,我还能活下来?

    道痴别有深意道“以前我也不信,现在我却是开始相信了。”

    “你不会是来说这些没有的吧?”墨家巨子岔开话题道。

    “哦,想起来了,本来一些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不死,因为实力的突破,寿限延长,虽然他们的实力无望下一层次,但是…”话还没说完,墨家巨子接道“就是因为实力无望下一层次,所以闲的蛋疼,决定出来搅风搅雨。”

    “哦,看来你应该遇到过了,不知道有什么感想?”道痴言语间毫无尊敬可言,说来也是,真正值得尊敬的老前辈早就在冲击更高境界时死亡了,这些留下之人,都是些贪生怕死的一百多岁的老古董,对于纯粹的武者而言,没有让人肃然起敬的资格。老而不死是为贼,他们在颐养天年之时关系网遍布全国,是家族的顶梁柱,可惜现在想要重新掌权,他们的子辈能不能接受都是问题,怕到时候会离心离德。所以对于墨家巨子而言,这些人修为比不过自己,关系网反而不如以前,真心没必要在意。

    墨家巨子嗤笑道“有两个不开眼的,被我打发了。随他们准备怎么搅活,我是没心思和他们玩,只要不惹到我头上就行。”

    “不知道,不过怎么说也是活了百多岁的人了,智商还是没有问题的,不会在局势不稳定的情况下乱来的。”道痴看似安慰道。

    “还有事没?”墨家巨子道。

    “没有了。”说完,提着萌货的脖子,一步迈出便已在对面的山顶了,连连闪烁间,已消失在了墨家巨子视野之中。

    你专程赶来这里的目的不是这么简单吧,墨家巨子默默的思虑。

    我专程赶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看看你的命格有没有变,虽然我不信命,但是命格这个东西很多时候还是有参考价值的,我期待你称孤道寡的日子,这是道痴的想法。

    乘车回到基地的陈默,下车后急吼吼的在训练场把精力宣泄完了才敢回家,中午鉴于食材充足,特别是队长陈俊的那句话成了导火索,在张大队长的吩咐下,大部分动物的尸体都被收集而来,有着充足的食材,厨师大展拳脚,做出了平时都不敢相信的菜品,围成六桌的武警队员和陈默等人,吃着眼前近半平时无法想象的壮阳食物,痛并快乐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