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夹着尾巴逃跑
    晚上精疲力竭才敢归家,和家人分享了下此次经历,当然是删减后的片段,只是看着青春靓丽的林月和小妹,把这次的纪念品——那只第一个被陈默盯上的老虎虎牙,送给了两人。突然发现精力回复过快也是个问题,煎熬中的陈默只得提早回了卧室。

    辗转难眠的陈默,忽的想起星戒之中还有两块玉片和一截奇怪的树枝,未曾研究过,平时忙着修炼,没有闲工夫,现在是个时机。

    意念一动。玉片首先出现在了手中,意念再度一动,玉片毫无反应,果然这个戒指算是绑定的,才能意念驱使,自己的精神力显然还没到随意驱使物品发程度。

    滴血没用之后,玉片紧贴额头,总算获得了想要的信息两本功法,《玄女心经》和《御女心经》。看到这里,陈默不禁无语,说好的招式秘籍呢,这不是给女人的功法,就是玩女人的功法,星辰道的上任不会是个**吧,然后惹了众怒才被围殴的?

    算了,不去管他,《玄女心经》至少妹妹和林月修炼的功法有了,只是不知道她们能不能修炼。

    《御女心经》,擦,这东西先天之后才能修炼,额,不对,我不是那样的人,这等邪恶的东西还是丢到星戒的角落吧。

    接下来就剩下的枯枝了,收回玉片之后,枯枝出现在手上,未等陈默仔细查看,便刷的一下如活物般缠绕在陈默右臂之上。

    一圈一圈越缠越紧,慢慢的陈默能够感受到衣服下的手臂已经被勒的淤青,力量却还在加大,巨大力道缓缓束紧,绞动之下撕碎了手臂之上的衣服,绞得血肉模糊,骨骼尽碎,手臂变形,鲜血浸染了枯枝,因为在家中害怕隔壁林月和妹妹的担心,陈默咬着牙忍着疼痛,一声不吭,最终一切如同幻像般在陈默满怀恐惧中瞬间消失无踪,如梦幻泡影般破碎。

    陈默面色苍白的扯掉身上带着血迹的衣服,却是发现原本鲜血横流右臂完好如初,只是小臂之上多了一圈翠绿色的柳条纹身,紧盯着纹身一看一段信息突兀的出现在脑海之中。

    这柳条竟有穿梭小千世界之能,为什么轮到我穿梭空间变成柳条了,人家不是戒指就是魔方,还有被雷劈的电脑。好吧,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能穿梭就是要钻马桶都行。

    穿梭是有条件的,这能理解,当枝条都化为绿色,也就是能量充满是,才能穿梭,俗称,即冷却时间,要是能无限穿想想都不科学。好吧,能穿越已经不科学了还在乎那么多干啥。

    这穿梭没有任何限制,包括去过的世界和没有去过的世界,但由于穿越属于**穿越,而且还是没有目的地的随机穿越,危险系数还是相当大的。比如穿越到终结者审判日的时候,除了夹着尾巴跑回来实在是做不了任何事。

    稍微舒缓下神经之后,急急忙忙换了套亚麻质的练功服,这种衣服在任何世界都不显得突兀,匕首枪支都扔进了星戒之中,以备不时之需,食物和水方面不用担心,空间之中储存够了。

    啊,哈哈哈,异世界的美女们,伟大的后宫王来了,口胡口胡,是救世主来了。抬起手臂,紧盯着手臂之上的纹身,现在启动穿越,陈默心中默念。

    在陈默双眼注视之下,柳条状纹身再度如活物般一圈圈缠紧,一如刚才般,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袭来。而这次不再仅限于右臂,全身的肌肉似乎都被揉碎了,陈默紧咬牙关,喘着粗气,默默的忍受着。

    右臂之上亮起翠绿色的光芒将陈默包裹,在莫名伟力的牵引之下缓缓高举过头顶,做单手擎天之状。

    唰的一下,视线转换,陈默出现在了一个小树林之中,古木参天,视线所及却能看到树林之外的农田。恢复掌控的身体瞬间软倒在地,整个人和地面亲密接触,陈默却是没有动弹,身体还没从全身被碾碎的痛楚中恢复过来,只能躺倒在地面之上大口喘息。

    呼吸一口异世界的新鲜空气,却是发现如沉浸在温泉般,整个身体的毛孔舒张,全身舒坦无比,伤痛缓解的速度远超想象。卧槽,这绝逼是高武位面,看过无数小说的陈默当下判断道,空气中富含现实世界稀少的灵气。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我还是先打听打听这里到底是那个世界,躺在地面之上的陈默选定了策略。

    出得小树林,陈默便见一个老农在田间劳作,瞬间一个个画面在眼前闪过,仔细一瞧竟是老农的经历,有了他的记忆语言不通算是解决了,只是毕竟对方只是一个农民,剑侍浅薄,无法知晓这个世界到底是哪。

    按照老农的记忆,朝着集镇走去,同时庆幸是真的只是小树林,要是有野兽的树林,遇到高武位面的野兽,现在的陈默还不一定能干过。

    经过一番打听,才摸清了这是个怎样的世界,然后陈默脚底抹油,直接跑路,第一次异世界的探索就这样失败告终,等积攒完能量,下次再说。

    麻麻,这个世界太危险,我们还是回地球吧。

    魔佛波旬破天而降再度尘寰,梵天一页书也以烽火关键阻挡,两强冲突,造成前所未有的巨变。波旬三体分离,化身游走武林。鷇音子开启烽火天榜,引动武林风云变幻。这就是陈默各处打听到了。当时探听到这个消息,陈默就傻了。心底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霹雳世界,陈默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来到这个又臭又长的木偶戏所讲述的世界。

    如果说古龙的世界是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那么霹雳的世界你不知道你遇到的人会是某个隐士多年的变态,而且在这里的变态动不动就化虹遁走,像《风云》中帝释天这样的boss,这里是少说也有几十只。屠龙前聂风步惊云这种水平的,都只是小头目。像自己的师傅都还不够格,随随便便一个小喽罗都能虐我三百遍,而且这里没有和平时期,地图炮级的灾难一波接一波,所以陈默按捺住砰砰砰剧烈跳动的心,跑路了。

    一念回到卧室,返回没有延时,只是瞬间便回来了,预想中的痛楚没有再来,这算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只是对于自己就这样浪费了这样一次穿越机会,也是十分无奈啊,不过知道了两边时间流速不同,大概是六比一。那个世界没有龙元凤血这样的天材地宝,唯一值得称道的是里面层出不穷的功法。

    只是现在爷还不缺炼气的功法,传承功法还压着自己的境界没开始练呢,没有吸引力,反而十分危险的世界回了也就回了,陈默在不断的安慰自己中沉眠了过去。

    第二天,一觉醒来,精神奕奕的陈默发现已日上三竿,抬起手臂,原本满是绿意的柳条再度变为枯黄,仅在底端发现一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柳条之上多了一个小枝杈。甩了甩头,急急忙忙起床套上衣服的陈默,杀向卫生间,结果一扇普通的木门如天堑般横亘前方。

    啪,吱嘎,陈默本想轻拍木门,示意里面之人快点,结果门意外的开了,也是陈默情急,没有仔细观察之故。

    “林…”本以为是好姬友林月,只是门口站立的人影后,“月”字辈生生咽了回去,双手遮掩下体,怒视陈默。

    一个激灵的陈默,瞬间反应过来,砰的一声,关上了木门,擦了擦额头之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却发现林月正倚靠在卧室门框之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美眸直视自己。

    “你有了我还不够,连你的妹妹都不放过么?”林月捉狭道。

    想起雨曦那白玉般的裸露肌肤,陈默矢口否认道“没有绝对没有,这是个误会。”

    砰,在陈默进退不得之际卫生间木门被用力的打开,只是不等陈默发话“变态,你终于白液上脑,打算对你的亲妹妹出手了么。”

    “对,今晚我准备夜袭,记得把门关好。”陈默索性扔掉节操道,轻轻推开双手叉腰堵在门口的妹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好白。”

    只是开玩笑的妹妹那里禁得起这样的挑逗,唰的一下桃红之色爬满脸庞,却又不服输道“谁怕谁。”

    今天出师不利的陈默草草的收拾了下,便急急的往校场赶去。

    不复以前清晨的热火朝天,此地此时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做着训练,现在都是九点半了,晨练早就结束了。

    “术士,老大让你直接去他办公室。”陈默闻言对传话之人表示感谢后,匆匆离去。

    二层区域的办公楼是一幢五层的大楼,和训练仓库的军绿色不通的是,此幢楼整体采用简洁的白色,代表公正、正直、超脱凡尘与世俗。

    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陈默来到顶楼之上最大的办公室,敲过过门后得到回应,便推门而入。

    原本师傅那不苟言笑,飘然出尘的形象轰然崩塌,不是说这个地方整的多么脏乱差,而是肃穆的办公场所,被整成了类似网络工作站,每一块屏幕都播放着一部影视剧,完全一副不务正业的废材宅男形象,还好这里没有纸巾,否则陈默说不定要叛出师门。

    小小的工作站对于二百多平的办公室而言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坐落在西北角落。旁边北墙之前放置了巨大的办工桌和会客沙发。一把约两米半纯金属铸造,寒光闪闪的方天画戟斜靠在东北角落。

    “师傅。”陈默小声道。

    “哦徒弟,来了啊,知道我叫你来干嘛么?”墨家巨子目光不离屏幕的问道。

    “不知道。”陈默忐忑的答道,话说不会那么小气吧,难道是因为我就今天起的晚了所以生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