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暴晒之下
    “我?”王飞一脸疑惑,但又不确定的指了指自己道,得到墨家巨子肯定的点头后,纵身而起,一跃之下来到了高台上。

    王飞躬身弯腰做了一个后辈之礼,提腹吸气,平稳自己的心绪之后,全身肌肉骤然紧绷,踏步间如紧绷的弓弦失去束缚瞬间暴起。

    双腿微曲,踩的高台地面咚咚作响,每踏出一步气势便盛一分,八步踏出,气势攀升到极致,八极杀招贴山靠猛击墨家巨子。

    没有选择空门大露的后方和肋部,也没有使用比对手强的力量,飞退间只是顺势搭在前方手臂之上,微微向斜上方一送,失去着力点的王飞攻势便彻底土崩瓦解。墨家巨子抬手,示意下,王飞略一调整,便再度提拳欺上。

    战斗才刚刚开始,王飞极尽头、肩、肘、手、尾、胯、膝、足的挥洒,拳越打越顺。王飞似乎找到了曾经刚刚修习八极时那种悸动,每一次出拳,每一个抬手,都把八极的刚猛霸烈演化到极致。在墨家巨子的刻意引导之下,王飞的气势攀越了一个又一个高峰,以前关于八极拳的疑难点更是一步步的踏破,抬眼望去眼前尽是康庄大道。

    砰,王飞感受到自己的极尽升华的贴山靠命中目标,也就在穷尽自身巅峰气势的一招发出,此刻的贴山靠和刚开始威力提升何止一倍,同时感受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化劲奥妙。

    对于突破后,发呆的王飞墨家巨子也没有打扰,也没在意台下那些因羡慕而炙热的眼神,转而对一直站在一旁的自家徒弟道“刚才一番战斗看下来,是什么感觉?”

    师傅问我感受,肯定不会肤浅的询问刚才虐菜虐的多特别,太极完爆八极之类极尽吹捧的答案。

    刚才的主角是那边肆意挥洒的王飞,而不是开着满级大号来新手村虐菜的墨家巨子。王飞那有进无退,凶狠毒辣的打法实在是很霸气,男人就应该(肛)正面。

    “八极的打法使人热血沸腾。”陈默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任何拳法没有防御都是取死之道,只不过刚才王飞在墨家巨子的引导下,只展现出其进攻性,这也是他需要自己徒弟看到的。

    “好,那你就把这个融入到你自己的太极中。”说完拍拍陈默的肩膀,示意不必急在一时,没有时间限制,“哦,明天教八卦。”离开之际才似乎想起什么道,对于王飞的感激却是视若无睹。

    强者对于自己的随意之举未必需要弱者的感激,但是身为弱者却不识时务那就没人能救你了“术士,以后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我帮你兜着。”王飞说完便回去巩固修为了,至于兜不住怎么办?不是还有个高个子么,关系圈不就是这样形成的么。

    众人散去之后,陈默一人在高台之上比划着太极,同时回忆着刚才的一战,努力吸收着养分,至于融合什么的,现在还早了。

    陈默很清楚刚不可久柔不可守,而前几天学的尽是太极的防御之法,也算是防守反击之法。但作为只杀人,不表演的国术,显然缺乏有效的杀伤的国术是残疾的,后发先至的特点也没有完全表现出来,所以墨家巨子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自己的徒弟有所领会。

    接下来,第六天,陈默看到了八卦拳,被要求掌握其灵活的步伐,就是要学会“放风筝”,站桩挨打太过被动。

    第七天,陈默见识了形意拳的形意十二形在不同情况的转换,被要求掌握切天赋的高超技能,还记得钢琴师卡尔么,就是那种1v5的高端切天赋能力,也就是临场应变的能力。

    七天一过,陈默现在又进入了放养状态,平时也就练练戟,练练拳,偶尔出出任务虐虐小怪兽,处理处理激增的灵异事件,危险度不高,对于新人而言,这是练手的好机会,也是接触暗世界的好机会。

    总体来说社会在大家的努力下慢慢的稳定下来了,街道之上行人也多了起来,不过很多行业都是大洗牌。房地产就不说了,直接崩盘,一下子少了一半人,完全没必要担心住房问题。娱乐行业却是来了春天,网络还没开通,gv一直掐着,闲置在家的人总要去打发时间,于是你懂的…

    不过现在gv官方都说了凡有恶性犯罪从严处理,强女干,杀人,贩毒之流就是严惩的对象,黄和赌反而怎么管了,gv很清楚现在所有的人心底都有股火,一旦压的太紧,反扑起来真的是个问题。

    就这样时间如水般流逝,直到2月20日,也就是陈默第一次坑爹穿越的30天之后,能量终于充满了,整根柳条纹身终于从枯黄色复回绿色。

    终于可以穿越了啊,最近肉身实力已彻底停止了增长,而虚无缥缈的明劲一直摸不到边。本身处在一个极度尴尬的位置,内家拳随时可以突破,但外家拳却是卡壳在半道,虽说不是很急躁,但是搁久了心情难免不爽。

    这回穿越就是抱着突破外家拳的目的,早先已经和师傅告假出门历练寻求突破,对已经修炼入魔的妹妹和林月则是说任务出门,戒指中也是装够了食物和水,便提着方天画戟出门而去。

    出得基地之后,陈默来到最近的小镇,随着人口减少,废弃建筑也是大片出现。随意的挑了幢废弃建筑,上楼之后,找了个隐蔽地点,启动穿越。

    疼痛一如上次办席卷而来,这次陈默没有忍受,直接放声大吼,凄厉的惨吼惊得行人不敢随意靠近,直到声音消失之近五分钟,警察闻讯匆匆而来,没有发现异常之后,又匆匆离去。其实天变之后,蜀黎的工作也繁重了很多,鸡毛蒜皮的争吵少了,撸袖子直接抄家伙上的多了。

    本以为自己会对疼痛有所免疫,结果疼痛袭来之时才发现自己过于天真了,这次清晰的感受到了骨骼磨碎的异响,穿越结束之后,就感受到自己身体正在跌落。

    砰的一声闷响,陈默庆幸自己只跌落了一米,便已落地。在刚才痛楚之中还在张开的嘴巴,却是没来得及合拢,一嘴沙子灌满了口腔。

    呸呸呸,在陈默缓过来后,努力的往外吐着沙子。

    沙子沙子还是沙子,漫漫黄沙,一眼望不到边,烈日炎炎,高悬头顶,这就是陈默穿越后所见的情形,自己身处一个大沙漠之中,这个意外的环境使得陈默都没注意穿越之后,身体上的微弱变化。

    还行吧,至少还在地面之上,陈默这样安慰自己。要是在海中或者两极那就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了,就沙漠这个环境还无法对身体素质达到50的自己造成致命危机,而食物和水分则更是无需担忧了。

    这里没有吸一口便会舒坦的空气,显然不太会是高武世界了。只是在这毫无人烟的地方,无法判断这到底是怎样的世界。

    这残酷地方磨砺自身也是不错,念头刚起便付出行动,方天画戟往旁边一插,便开始脱衣脱鞋,近月来锻炼出来的肌肉都暴露在了烈日之下,只穿一条四角裤的陈默扛起大戟,赤脚走在沙漠之中,男人就该对自己狠一点。

    只是脱去鞋子的双脚刚一落地,陈默的表情瞬间凝固。

    虽然在沙漠中暴晒对普通人而言是作死行为,但对陈默等武者而言只是条件艰苦点而已,铁砂掌都有人练何况这个,当然前提要有足够补给,拥有星戒的陈默满足了,所以可以任性的苦修了。

    而双脚入沙的瞬间,陈默就感受到地面之下那近乎海啸般磅礴的地脉能量,有种站在炸药堆上的即视感。

    还好,陈默暗自庆幸自己不会运用,否则刚才接触的一瞬间可能就被撕裂成碎片了。

    察觉到这股庞大的能量自己无法调用之后,陈默安心的扛起大戟,沿着师徒四人的脚步西天取经而去。

    一步一个脚印,脚底踩在黄沙之上,炙热的温度已经慢慢的习惯了,身体变强并不是说忍受力也会变强,忍受力也是慢慢的强化的。

    和同等实力的武者相比,陈默的忍受力差了十条街都不止,陈默希望利用沙漠的严酷环境锻炼下自己。

    一天下来,一个鬼影都没有看到,因为星戒的存在,陈默随意的补充了点能量后,夜间也只是赤膊打坐中度过,我会告诉你其实是忘了准备帐篷么。

    在这个前不见土人,后不见来者,看不到绿洲,遇不到商队的沙漠中,陈默孤独的前行,没有特意的加快步伐,就这么双手持戟,边走边挥没有一丝放松,肆意的挥洒着汗水。

    在太阳的暴晒下,原本白皙的皮肤也向着小麦色转变,要不是咱身体素质过关,普通人这么玩估计都蜕皮了。对于肤色的改变,陈默不甚在意,只是进入先天,到时便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可以祛疤不留痕,恢复肤色美颜,全天然无副作用不反弹,所以就算晒成黑叔叔都不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