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短暂交手
    金·布拉德雷大总统没有过多的废话,在他看来杀个人如吃饭喝水般简单,一个字地狱般的训练中脱颖而出,却是最终化为了恶魔,以军功晋升,双手浸染的鲜血不知凡几,怎会在意区区人命。金·布拉德雷身体躬起将重心压低,如忍者般极速奔行,近十丈距离瞬息而过,见此速度姚麟意识到情况不妙,开口提醒之际,金·布拉德雷已然来到兰芳面前,右手军刀倏然挥下意图解决对手,只是刀在临身之际骤然转攻为守,两把军刀十字交叉,挡住了来自上方的攻击,同时双脚一蹬,离开立足的长梯。

    叮的一声之后,又是砰的重物落地之声,金属撞击之声很快被掩盖,双臂青筋暴突,沛然大力从刀身传来,不过高举双刀过头顶双刀,还是架住了来自上方的攻击,只是上升之势被从中打断,巨力袭来在空中无处借力的大总统犹如被打的地鼠般重重的回落地面,落脚之处被踏出了裂痕。

    站在兰芳背后的陈默没有帮她去抵挡来自当总统的攻势,而是采用围魏救赵的方法,挥戟以力劈华山之势攻向大总统,逼得大总统不得不回护自身,毕竟在他看来,现在自己的身份对于“父亲大人”的大计至关重要,出不得差错,所以别人的命哪有自己的重要,自己虽然植入了贤者之石,可没有自愈能力。

    “哦,真是意外呢,刚才都没注意到你的存在,不过你们的好运就此为止了。”金·布拉德雷甩了甩微微发麻的双手,目光不善的盯着上方之人道。

    “姚麟,过来帮我压阵,兰芳你去负责哪个胖子人造人。”由于刚刚陈默救了兰芳,作为有担当的新国王子,姚麟来到了陈默身旁压阵,兰芳看到自家主子行动,也出手对上了格拉特尼。

    “真是久违了呢,金·布拉德雷大总统。”一直全神贯注的陈默看到姚麟到来互成犄角后,才微微松懈接过话茬道,刚才的交手陈默发现,自己一人绝对撑不过百招,要是再揭下眼罩,估计不是十招之敌了,最强之眼不是说说而已。

    “老夫不记得你这号人物。”金·布拉德雷回想一番道。

    “还记得傻瓜一样的冰洁之炼金术士么?”陈默面带悲伤的问道。

    “你来为他报仇?”金·布拉德雷一脸诧异,据他的情报冰洁之炼金术士可没有共犯,不过看陈默此时表情不像作假,估计是情报系统漏掉了,此时陈默的假身份算是在正反两势力都备份了。

    没有回答,纵身跃下楼顶,提戟便上,陈默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缺陷便是交战经验缺乏,于是挥戟狂舞,八十斤的重戟在陈默的挥动之下带起阵阵劲风。陈默的战术是以狂猛的打法迫使大总统没有揭去眼罩的时间。

    陈默前所未有的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仗着一寸长一寸强的兵器优势,尽是疯狂的劈砍,被波及的墙壁都爆散出一个个坑洞。

    不过如此高强度的攻势,还是硬制的戟柄,即使以陈默的体能,也不能持久,为了提升续航能力,陈默竭尽所能的或大或小的画着圆。

    不过眼光毒辣的金·布拉德雷应付攻势之时,可不会任由陈默独领节奏,刁钻的攻势使得陈默不得不骤然调转长戟回防,而没有突破明劲的陈默,发劲收力无法做到心随意动,力随意走,稍微一个停顿都会被金·布拉德雷所乘,采取反制。

    轻微右跨小步,大总统毫厘之间避开势大力沉的下劈,左剑闪电般的横插,穿入大戟的“井”口之后中,意图封住接下来的横砍,只是被去势未尽的巨力带的猛然一沉,右臂挥动军刀欲沿戟杆削去陈默手掌。

    陈默不慌不忙,身形下压拧身,腰部徒然发力,一个斜挑,巨力袭身的金·布拉德雷眼见自己将被挑离地面,考虑到一旦自己在空中无法借力,收到围攻怕是结果难以接受,果断收回军刀,转而砍在戟面之上,借力抽身,不给陈默抽身后旋身回砍的机会。

    微微喘了口气,陈默再度挥戟抢上,只是金·布拉德雷悠然的摘下了眼罩,刚才不想以伤换伤,是因为有更优越的选择,犹有余力,何必去受伤。

    “噬身蛇印记!”姚麟惊呼出声。

    “看到了,就留你们不得了。”大总统道。

    “我来帮你。”虽然不知道大总统又有什么仰仗,姚麟感受到接下去吕奉先一个人怕是应付不过来。

    “我主攻。”陈默清楚知道自己的斤两,对于姚麟的支援没有反对,只是要他一个长柄武器采取守势显然不太现实,便选择了攻击。

    长戟已然无法荡圆,面对大总统因最强之眼而愈发凌厉的攻势,陈默不得不采取急转直下的刁钻反击,只是愈是刁钻就对自身要求愈高,快点,再快点,再快点,在生命危机之下陈默不断的逼迫着自己。

    金·布拉德雷也很是郁闷,这两人的一个可以勉强跟上自己的速度而看其身手反应交战经验丰富,另一个速度和反应与自己相差不大但经验有所缺乏,两相补足之下,即使自己可以轻易撕开对手的防御圈,却是就要面对以命搏命的大戟,只要自己没有刺中对方要害,受伤绝对会比对方重。

    而旁边拿刀混蛋又会过来填补缺口,相较之下自己就要面对更大的损伤了,虽然自己可以回去通过“父亲”恢复,但是两者搏命之下,鹿死谁手尤为可知,一旦自己死透了,“父亲大人”也救不回来了。

    而远处的格拉特尼的战斗也并不乐观,只是徒有蛮力的格拉特尼被身形灵巧的兰芳玩弄于股掌之间。

    高强度的战斗带给陈默的不是疲惫的身躯,一切的一切似乎越来越顺手,限制自己实力的那层障碍轰然破碎,原本挥舞的大戟速度徒然加快近倍,焦灼的战斗下陈默终于突破入明劲。

    出乎预料的转变虽然大总统及时发现并回防,但是未曾料到戟上力度也是倍增,巨力袭来直接崩飞,撞穿楼墙后烟尘弥漫四周,挡住了视线,陈默姚麟不敢随意追击。

    “你隐藏了实力?”烟尘中传来金·布拉德雷惊讶的声音。

    “不,是临场突破了!”陈默如实回答,骗人说隐藏还不如实话实说来的打击人。

    “很好!”咬牙切齿的声音发出后再无声息,确认再三,大总统暂时退走之后,三人合力之下,格拉特尼被轻易制服,捆绑成球后,前往和小豆丁会和。

    借着夜色的掩饰,罗伊·马斯坦拖着伤病之躯前来和大家会和,共同商讨对策。

    “本**队上校罗伊·马斯坦。”上校伸出右手,诚恳的自我介绍道。

    “新国第十二皇子,姚麟。”姚麟起身双手合十自我介绍道。

    “艾扎克挚友吕奉先。”原本盘坐在地,闭目熟悉明劲的陈默起身,握上了马斯坦因为习俗不同而尴尬伸在外面的手。

    “对于艾扎克的事情,我很抱歉!”马斯坦道。

    “无所谓啦,这是他自己的选择,选择当那个唯一清醒的笨蛋,我想他这么做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陈默一脸不在意,近而寒声说道“我只需要为他报仇就行了。”

    “也是有了他的呐喊,才会有今天的局面,他是个伟大的先驱。”马斯坦道,只是可惜我们清醒的太晚了,这是马斯坦的心声。

    卧槽,第一集动画出来就扑街的笨蛋,现在都有这么高的评价了,我也算为你的死正名了,陈默暗自腹诽。

    “玛利亚罗斯的事情给你添麻烦了,还有这次的事情也是。”马斯坦对姚麟感谢道。

    “你应该感谢吕奉先,这次的事情要不是他的存在,我未必能如此轻松的站在这里?”姚麟坦言道。

    “哦?发生了什么意外。”马斯坦疑惑道。

    “金·布拉德雷大总统出现并强袭了我们,要不是吕奉先第一时间挡住了攻势,我们可能会减员。”姚麟回想起当时的情形,略显沉重到。

    “看来你给的信息是真实的啊,这样把他拉下总统的位置就容易多了啊!”脸色阴沉的马斯坦自我安慰道。

    “不要自我感觉良好,现在中央军军部高层都是人造人的走狗,不听话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外调了。”陈默毫不犹豫的打击道。

    马斯坦对于这个打击士气的混蛋火大道“你这家伙难道就没有点好消息么?”

    “有,你们能借助的力量还是蛮多的,要不是你们在中央市搞的事情,我都以为这个国家完了,都要出国避难了。”虽然是瞎编乱造,但这话怎听得这么伤人呢。

    马斯坦决定暂时不去理会眼前这个泼凉水的混蛋,看着格拉特尼道。“先从这家伙身上挖些新的情报吧,还有贤者之石也拿下,说不定可以用来治疗我的部下。”

    “这可是不老不死的线索,我要把他带回新国。”姚麟争辩。

    “等一下,我们这边找了那么久恢复身体的方法,怎么能让你拿着就跑。”爱德华大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