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等价交换
    接下来就是一场关于贤者之石归属问题的争论,三人开始了无任何实际意义的争吵,对于东西还没到手就开始撕逼的行为,感觉反派内讧也不过如此,陈默为了防止自己的智商也被拉低,摇头叹息之后默默的离开了室内,来到屋外透透气。这和现实世界所播报的新闻——一对夫妇未中彩票,畅谈中奖之后如何花费时却是因为意见相佐而开始撕逼,冲突越闹越大最终报警的那对逗比夫妇有什么区别?

    答案是生活远比故事更奇葩,不要嘲笑段子手脑洞大,人家只不过是改编于生活。

    和在屋外值守的莉莎·霍克爱打过招呼后,陈默背靠大树开始体味今天的收获。

    何为明劲,就是整合全身肌肉皮膜之力。

    通常而言,腰部发力一拳击出,拧腰挥拳,腰马合一才能爆发出最大的杀伤,这种情况下却不是单单腰部发力就可以完成的,肩膀,胳膊,手腕肌肉都在协同发力,拳头落下,力道却不是最终的叠加之力。

    明劲之后掌控自身肌肉,协调劲力,同样一拳击出,力道可以大上很多,这是协调了肌肉间作用,减小相互之间的损耗。同时明劲可以控制肌肉。瞬间爆发以前多倍的力量,当然爆发越大损伤也是越大。

    明劲之后全身的肌肉都慢慢的纳入掌控,直到贴身劲,全身肌肉都在控制之中,比如不是所有人都能抖耳朵,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抖胸肌。

    明劲是练皮练肉的阶段,将全身肌肉纳入掌控之中,易容改貌不过瞬息之间,只不过就控制力而言也无法长期保持。

    本来陈默还想试试自己现在一拳有什么效果,结果一声愤怒的嘶吼打断了陈默的思绪,“罗伊·马斯坦!!!”,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木质的房屋犹如定点爆破般瞬间缺了一角,切口光滑宛如被刀片划过豆腐。

    心有所属的霍克爱中尉,急忙持枪戒备,欲往屋内一观。

    霍克爱准备从缺口进去,不过谨慎的她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呼喊道“上校,您在哪里?”

    “别过来,中尉。”听到马斯坦的喝止,霍克爱急忙停步,这时格拉特尼的吞噬擦着枪而过,再度将眼前的障碍清理一空。

    哎,暴走的格拉特尼,看来刚才撕逼大战,某人一不小心道出了罗伊·马斯坦的名字,引得格拉特尼彻底暴走了。马斯坦杀死了拉斯特(**),而格拉特尼与拉斯特多年来(格利德已经活了200多岁,几个人造人年岁相差不大(除了大总统金布拉德雷),贤者之石确实能长生不死,不过过于畸形了)形影相随,200多年之下,就是普通的家畜都能培养出了不一样的情感,何况智商不下于人的人造人。

    听闻杀死自己挚友的凶手就在眼前,格拉特尼彻底引爆了自己的怒气,要将马斯坦毙于当下。

    暴走的格拉特尼可是什么都能吞噬的,准确的说是他肚中的空间什么都能装,腹部大嘴一张,类似于异次元分割的能力将所有东西吞入腹部空间,无人能挡,即使同为人造人也不例外。

    现在狂怒之下格拉特尼的目标就是罗伊·马斯坦,刚刚突破明劲的陈默可不想去趟这趟浑水。好吧主要是次元切割的能力过于变态,一不小心被扫中缺胳膊缺腿算是好的,一不小心挂了都没地方说理去。

    和原本剧情一样,原本伤势未愈的马斯坦剧烈运动后旧伤复发,失去了行动能力,用假人暂时引开暴走格拉特尼后,陈默扶着受伤的马斯坦乘着霍克爱的车离开了这里。

    身下的烂摊子就丢给了爱德华兄弟和姚麟主仆,选择留下继续作战的几人对上了狂暴的格拉特尼,开始四打一完全占据上风,只是好景不长,对方也是有队友的。在恩维(嫉妒)前来支援之后,两边陷入了缠斗,只可惜遇到不按常理出牌的格拉特尼,大嘴一张,小豆丁,恩维,姚麟被吞入腹中。

    身体紧靠后座,马斯坦双手紧捂腹部伤口处,额头之上因疼痛而渗出一粒粒豆大的汗珠,艰难的喘口气道“看你不是临阵脱逃之人,这次是有什么目的么?”

    看来还是没有完全信任啊,其实哥这次真的只是想避开即将到来的毫无意义的战斗,算了爆个猛料安安你的心吧,瞬间陈默想好了对策。

    “你这回要去军部试探吧?告诉你个消息吧,塞利姆·布拉德雷你知道吧,他也是人造人哦,还是最强的那个!”陈默略显沉重的说道。

    “吕奉先?”马斯坦惊疑不定的叫道。

    “嗯?”陈默疑惑的看着马斯坦。

    “你恐怕不只是艾扎克的挚友那么简单吧。”马斯坦沉声道。

    唉,和聪明人讲话就是麻烦,现在还要自圆其说陈默腹诽,“知道克赛尔克赛斯遗迹?”

    “知道。”马斯坦答道。

    “那么你觉得是什么东西可以无声无息的毁掉一个文明,而不留一丝痕迹?”此时陈默双手抱头,言语间已经有点梗咽。

    “难道是?”马斯坦一脸震惊道。

    “贤者之石没错,只不过事情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当年他们直接刻画了巨大的国土炼金阵,将克赛尔克赛斯王国的国民都炼制成了贤者之石。”说完,陈默悲愤的一拳砸在车座之上。

    “什么?”马斯坦听到这个消息差点跳了起来。

    吱嘎,前座开车的莉莎震动太大,猛踩了一脚刹车,幸好这是空旷无人地带,只是本就受伤靠在后座的马斯坦遭了殃,巨大的惯性下,直接滚落座位,而蔫坏的陈默还在为刚才马斯坦的机智所不爽,继续秀着演技,没有去搀扶一把,任由他这么难受的躺在座椅之下。

    突破明劲真好,眼泪表情什么的都能控制的恰到好处,演技直线飙升,陈默默默的感慨。

    全身心牵挂着马斯坦的莉莎见到自己莽撞行为造成了糟糕的结果,便急急忙忙的停下汽车,松开安全带,往后座挪,陈默见好就收,在霍克爱来到后座之前把马斯坦上校扶了起来。

    等马斯坦和莉莎消化完这个消息后,陈默才继续道“这些信息都是先辈们通过种种迹象,推断出来的。”

    “你是说…”马斯坦一脸惊讶的看着此人。

    “没错,站在你面前的就是那个王国流落在外的后裔!当年的事情发生后,先辈从外返回家园之后就只剩一片废墟。多年调查之后,发现凶手就是大总统幕后之人!本来我以为这个国家会步入我的国家的后尘,只是没想到还有一群清醒之人,你们愚蠢的行为,点燃了我复仇的火焰!艾扎克便是在我调查此事之时认识的,他是一位古道热肠的傻瓜。”此时陈默仰起泪痕四溢的脸,双眼血红,爆发出惊人杀气道。

    而马斯坦此刻还在愣神,喃喃道,居然还有幕后黑手,原以为解开了一个谜题,结果更大的迷宫就在眼前。

    只是陈默的话犹在耳边,步入克赛尔克赛斯的悲剧,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也不得不走下去了,一旦后退,牺牲的可是几千万的无辜生命。

    接下来,陈默爆完猛料之后,便告辞离开,决定暂时隐匿一段时间提升下实力比较好。现在虽然突破了明劲,但明显还不是大总统的对手,顺便充实下自己的炼金术知识库,特别是马尔科医生也就是结晶之炼金术师手上的贤者之石练成知识。

    所谓的炼金术,就是以“等价交换”为原则,物质的理解、分解、然后再构筑的这个世界上最先端的科学学术。

    在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人都能使用炼金术,只有那些能够引动地脉之力的人才能使用。

    在陈默看来,任何等价交换都是个笑话,就如同众生平等一样可笑。

    这方世界要不是存在着难以估量的地脉之力,炼金术和那些犹如鬼画图的炼金阵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笑话。没有了地脉之力为炼金术提供形态转换的能量,炼金术士就是个渣,就如同剧情后期,被封印了炼金术的爱德华等人,本质上他们只是被隔绝了于地脉的联系。

    而同样离开地面之后,一切都是空谈。

    瞧这世界,有坦克了,却没有飞机,就能品出其中猫腻了,炼金术士飞在空中就傻13了,没有了地脉之力,除非拥有贤者之石,否则就是个渣。不过倘若在空中,贤者之石的消耗估计也会呈几何倍数的激增。

    虽然炼金术有着一大堆问题,但咱还是入乡随俗,学习一下也无不可。虽然不是很清楚炼金术是否在现实世界依旧有用,不过有备无患,要是万一能用,这绝对是装13的利器,当然战斗什么的,估计是派不上什么用场。

    毕竟以墨家巨子等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拆毁建筑只是遥遥一拳的问题,武力不在一个层次,如果来到这个世界,绝对吊打成神前的烧瓶小人,那画面酷炫到没朋友。

    可惜陈默呼叫不了外援,也不敢把自己能穿越时空的秘密暴露出去,人都是由私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