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约定之日
    砰,一位金发大叔被一位金发少年揍飞到五米开外,仔细看两人有七分想像。这就是陈默通过不断问路后找到冯·霍恩海姆和他的儿子爱德华·艾尔利克,父子相残的重要戏码,不过看样子不会继续下去了。

    啪啪啪,“你们继续,这是多么有趣的戏码啊,请不要顾忌我们的存在,我们不会吱声的!”陈默鼓着掌从转角走出。

    “我也是这么觉得。”格利德说完,一群人赞同的点头。

    “真是交友不慎啊!”霍恩海姆看似责备的对儿子道。

    “不是朋友。”倔强儿子强调道。

    “只是顺水推舟的一起行动。”合成兽道。

    “顺带一提,我是这群人的老大!”格利德一副老大做派道。未等小豆丁开口,一群人七嘴八舌道。

    接下来是一顿促膝长谈,冯·霍恩海姆讲述一切他说知道的,所经历的一切,对此毫无兴致的陈默,挑了个小角落独自闭目搬运真气,洗练肉身,现在还是实力高速成长阶段,陈默不想错过一丝变强的机会。

    “这位小哥”,述说完前因后果的冯·霍恩海姆看到对外界不闻不问的陈默本想询问一下,只是刚叫出口便卡壳了,身为能量体的他(人形贤者之石)注意到陈默身上萦绕着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有别于炼金术的力量。

    “怎么了?”看着父亲突然化为石雕呆立不动,爱德华疑惑道。

    “你的这位朋友是什么人?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力量。”这个人不简单啊,霍恩海姆感慨。

    “吕奉先,据说是冰洁炼金术士的挚友。”小豆丁出言解释道。

    一直分出一份心神关注外界情况的陈默,发现终于罗嗦完的众人突然把视线都投射到自己身上,无奈的中断修炼,开口问道“怎么了?”

    “我们在讨论你身上的奇异能量是这么回事。”爱德华回望四顾,发现只有自己和吕奉先稍微熟悉点,便开口道。

    “记得以前有个国度的国王因为年迈体衰,欲寻求长生不老之术,不过国王没有想过,他长生不老了,王子岂不是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而恰巧听闻此事的王子岂会甘心永远都只做王子?只是王子个人的力量实在薄弱,国王的大势不可阻挡,于是王子派遣心腹之人前去寻找超脱凡俗的力量,来完成自己的霸业。只是当心腹之人终于得偿回归之后,曾经的王国早已化为废墟,曾昔日的牵挂早已不在,于是先辈们找个地方安居下来,只是未曾忘记这个血海深仇。”

    “而我,就是他们的后辈。而那个王国就是克赛尔克赛斯。”

    “想不到还有人存活啊!”霍恩海姆感慨。

    “是啊,偌大的国度总有侥幸逃过一劫的。”陈默出言为自己的身份开脱道。

    霍恩海姆问道“几百年的蛰伏,应该掌握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吧?”

    “嗯,刚才你有一个没有说对,烧瓶小人他不是想要成人,而是妄图成神。”陈默纠正道。

    “什么!”虽然刚才霍恩海姆的消息已是让众人大受震动,但是还是过于局限在凡人的思维了,就是图样图森破。

    接下来一阵讨论之后爱德华等人就此散去,陈默却是未曾移步,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霍恩海姆。

    “小哥,可是有什么事?”眼见其他人都离开后,霍恩海姆推了推心虚的开口道,毕竟自己可是当年悲剧的元凶之一,单独面对当年的遗孤总有点如芒在背的感觉。

    “我要贤者之石的炼制方法。”陈默很自然道,犹如吃饭喝水般简单。

    “哦,你想用来干嘛?”霍恩海姆也是随意道,只是声音越来越冷,他可不想再造就个烧瓶小人。

    “当然是炼制贤者之石喽。”陈默理所当然道。

    “那你知不知道这是拿人命来换的!”霍恩海姆声色俱厉,。

    “谁规定贤者之石只能用人命来换的,贤者之石是生命力和灵魂的结晶(动漫中只是灵魂的炼成物,这个说不通啊!),那么换成动物也是可行的,相比人类动物环保多了。”作为一个外来户,陈默很难想象为何贤者之石一定要用人命换,动物不是也可以么,通过查阅中央图书馆的资料发现,这tm完全是烧瓶小人的自我意识作祟。他不想把自己划归于动物阶层,和畜生一个档次。你让他将自己的骄傲置于何地?

    如果能用动物炼制,他不就变成动物的集合体了么。虽然他看不起人类,但是他是忧于人类的存在,用动物炼成不就是打脸么,还是相当响亮的那种。

    动物炼制的贤者之石虽然灵魂能量会少一点,但是陈默表示我真的不要那个多余的灵魂能量,我只要生命能量就行。灵魂能量的存在会影响一个人的心神,对于修士而言,那就是杂质,没有什么软用的废物。

    往自己灵魂里面塞其他灵魂,这是要被什么样的门夹了,才会有如此奇葩的想法?答:真理之门。

    “呵呵,人老了,思想也僵化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啊!”说完有些落寞的霍恩海姆,双手一合,直接炼成一本书丢给陈默,便蹒跚着离开了篝火边。

    陈默发现自己一直在抛重要消息打击人,真是不好意思了,不过发现这种效果不错的陈默决定继续下去,用重磅消息把人砸晕,然后在人震惊之际,心神大乱达到自己目的就简单多了。

    东西到手后陈默没怎么翻看,能学的只是已经在图书馆学习的差不多了,其实贤者之石的炼金阵陈默已经推断出七七八八了,差的只是验证。

    而且验证完后还需要改进,毕竟灵魂力不是陈默所需要的,剔除之后的贤者之石陈默才敢放心的用,那时就不叫贤者之石,而唤作生命之石。

    明天便是约定之日了,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陈默的目标只有金·布拉德雷大总统,只有在这个人身上才能一展所学,所以现在陈默对于外界的事情不在关注,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务求在明天的一战中在有所突破。

    武术,无论是国术还是武功,从来都不是强身健体的(这种口号只是gv需要,要不然社会就不稳定了),一直是鲜血铸就的巅峰。

    至于最终boss烧瓶小人什么的,还是留给猪脚吧,这种类似血祭成神之法,看过小说的人都知道,是后患无穷的,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外力成神就是被猪脚抓住弱点,然后吊打的命,这回还是多人吊打。

    对于后方森林出的爆炸和激斗,陈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如若今晚的战斗都解决不了,明天的大决战还是放弃吧,所以陈默如老僧入定般修炼的相当安心。

    朝阳初升,映得天上的云彩都染上了红霞,整装待发,肃穆的气氛在众人之间传递,对于这时才加入团队的陈默,爱德华投去了满是怨念的目光,昨晚上我们打生打死,你听到动静后就不来帮一把?

    陈默回敬以那些都搞不定,散伙要趁早的眼神。

    “城里冒烟了,还听到微弱的警报声。”兰芳站在树梢上观测道。

    “马斯坦上校和布里格斯那些人好像开始行动了,现在中央市一片混乱,差不多该走了吧。”此时已是日上中天,爱德华所等待的时机终于来临。

    “嗯,虽然做好了反击国土炼成阵的准备,能让它从未开始发动就最好不过了。那家伙不过是烧瓶里的小人变大了而已,破坏容器他就会死的吧?”自从知道烧瓶小人要成神之后,霍恩海姆对于自己的计划也不是很确定。

    只是被烧瓶小人束缚住体内的灵魂能得到解放,这是霍恩海姆期盼的,这是对自己所犯下罪孽的救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