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王者归来
    所有人进城之后,便朝着市中心急赶,只是越往市中心,排查越是严密,而这里正是多方交火之地。

    “不行啊,这里刚好是军队集合的地点,无法靠近!”

    “强行突破有点困难。”

    “我们就在这里分道扬镳吧。”陈默在爱德华思考对策时道。

    “喂,我说你这家伙不会见到困难,就跑路了吧。”爱德华一脸怀疑道。

    “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样的人啊!那你就当我跑路了吧。只不过现在跑路已经来不及了,除非我能在这段时间之内跑出边境线。”陈默毫不在意道,如若闲庭信步的朝着交火严重的军部大楼走去。

    “哦,记得要活下来!”看着陈默的背影,爱德华叮嘱。

    “只要你们不出意外,我会的!”陈默颇为自信道。

    离开了小豆丁等人的陈默,在大街上没晃荡多久就被中央军巡逻士兵上来盘查了,作为一个三无人士,陈默只能选择反抗。

    弄晕盘查的中央军后,陈默觉得还是在军部大楼外围静等候金·布拉德雷大总统冲塔拿人头的时,出现支援比较好,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哥出场收割人头。

    而且到那个时候敌我就相当清楚了,现在冲过去会搞的里外不是人(北方军不认识陈默,中央军没通缉陈默算是好的了)。

    通过阿姆斯特朗府邸密道进入中央市的布里格斯士兵们,和中央军的士兵们进行激烈的交火,马斯坦的老部下则是通过广播中央军意图杀害大总统之妻的谋逆行为,高举为金·布拉德雷大总统报仇的旗帜,瓦解中央军的士气。

    一边是占据地利士气不高的中央军,一边是饱受战火洗礼目标坚定的布里格斯边防军,各有优势的军队,如此情况必是一番龙争虎斗,只是原本应该胶着的战况却被布里格斯的祭出的大杀器坦克所打破。

    战场大杀器的出现,一下子撕裂的中央军布置的防线,在防御阵地碾压而过,紧随其后突入防线的布里格斯士兵没有给中央军分毫的喘息时间,攻入了军部大楼,取得了军部的控制权。

    掌控军部大楼的布里格斯士兵,立马布置起自己的防线,扼守大楼入口,转攻为守,阻止分散在外边中央军的突入。

    现在是攻守转换,如无意外,战力低下,士气低下的中央军短时间内无法突入军部大楼,而这些时间足够爱德华他们做些什么了。

    “通报各部,中央司令部九成被拿下”布里格斯的电台中传来了广播员的声音。听此捷报,布里格斯士兵们纵声欢呼,只是高呼之声却被突如其来的宣告所打断。

    “我回来了,各位。”金·布拉德雷的话平淡的不带一丝情绪,“我不在的时候,你们闹腾的真厉害啊。现在起我将亲自指挥,排除逆贼,闲着的中央兵都来帮忙。”

    只是原本被认为死在列车爆炸中的金·布拉德雷大总统,现身战场,通过电台全场,宣告了自己王者归来,原本士气低迷的中央军一下子气势高昂,个人魅力可见一斑。

    右手提着军刀,裤腰带挂着手雷,来到正门前,卷起衬衫袖子,一副视布里格斯士兵如无物道“进入自己的城堡,有什么理由要走后门?”

    看似提问,态度确是相当霸气,理完袖子的金·布拉德雷大总统压低身形,如利箭般射出,直冲正门。

    布里格斯的士兵不愧是百战精兵,面敌人冲阵,坦克中的机枪手第一时间瞄准射击,突突突的子弹笼罩大总统周身,主炮也适时填装发射。

    若是对于普通人这一切反应过于慎重,但反应时间不可谓不快,只是来人却是金·布拉德雷大总统,这一切的反击却是略显单薄了,不过这基于他们尚处普通人范畴的认知。这个无知的代价便是丢掉了性命。

    金·布拉德雷只是小弧度的挥舞军刀,便轻易的格挡掉射向自己的子弹。面对坦克主炮,速度不减,挥刀前劈,钢刀将铜质弹头从中一分为二。

    如此惊人的实力,非人类的表现所形成的压迫力下,坦克驾驶员操纵坦克急速后退,撞破大门后继续退入甬道之中,此时作为机枪手的士兵还不忘开枪射击阻敌。

    金·布拉德雷衔尾追击,所过之处,军刀轻舞,鲜血自刀尖滑落,在对方未及反应之际,带走了一个个布防在甬道的布里格斯士兵的生命。

    坦克主炮再度开火,只是这次金·布拉德雷直接横移避开,没有选择装13味十足的劈开炮弹,刚才那下为了彰显个人武力,提升中央军的士气,手腕就险些脱臼,坦克主炮的冲击力可不是盖的。

    铜制炮弹轰击在墙壁之上带起大量烟尘,趁此机会,大总统极速逼近坦克,军刀直刺,透过观测口,带走了炮击手的生命。

    收到惊吓的驾驶员速度不由一慢,挥刀横砍,斩断了坦克两侧履带,失去动力的坦克在转动半圈之后,通过炮管和墙壁的支撑稳住了阵脚。

    只是一个士兵贸然开舱,准备以凡人之躯,挑战对方,被金·布拉德雷斩杀之后,丢下别再腰带上的手雷,便再度前进。

    被拔掉引线的手雷,通过被打开的舱口,进入坦克内部,接触底部之后翻滚了几下,接下来就是手榴弹在坦克内部爆炸,同时引爆了坦克中的炸药,结果可想而知,整个甬道的防御算是瘫痪了。

    看到金·布拉德雷正面冲击中央司令部,陈默也从藏匿的楼顶一跃而下,中途两次卸力之后安稳落地,跟上他的步伐,真是轻松写意。金·布拉德雷的余威犹在,陈默惊人的表现使得中央军踟蹰不敢开枪,怕惹上同样变态的人物,而前方甬道中的布里格斯士兵已然被清除大部分,剩余的也被吓破了胆,战力低下。陈默如入无人之境,紧随金·布拉德雷身后。

    陈默观察金·布拉德雷的突进行为,得出只要再加几挺机枪,刚才的突进就不会那么轻松,甚至有可能会受伤,子弹的冲击力也不是那么好承受的,刚才装13似的劈开炮弹其实更多的是为了打击敌方士气,而不是他避不开。

    刚刚走出甬道的陈默,就看到金·布拉德雷提刀站在中央司令部的大门前对着拿身体堵门的法尔曼说教“无聊,这种叫做鲁莽。”

    “没错,感情用事,乱吠一气,也没什么用处,不过怎么说呢。这种人就是让人无法置之不理啊。”碍于对方淫威的布里格斯士兵持枪对准金·布拉德雷却是不敢扣动扳机,法尔曼双腿瘫软的紧靠在大门之上.姚麟,不,应该是格利德(greed)靠坐在几十米高的围墙边缘,惬意的晃荡腿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