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再战拉斯
    “真是久违了,你本可以就那么逃之夭夭的。”金·布拉德雷仰头说道。

    “不巧的是,我贪心不足蛇吞象,我也想要你的命啊,拉斯(金·布拉德雷)。”说完,便身体硬化后从高处一跃而下,丝毫没有卸力的格利德砸在地面之上,落脚之处的岩石尽数龟裂。

    “城里传说你死在列车事故中了,怎么活下来的。”格利德如拉家常般随意道,

    金·布拉德雷按着肩膀活动身体道“我视力太好了,在爆炸的瓦砾中能往哪边逃跑,一瞬间就能判断出来,不过身体毕竟老了,比不得年轻时候灵活了。”还未开始战斗,言语间就已经交锋了。

    “对不起,打扰两位兴致了,能不能先让我试试手?”陈默撕去袖口衣服,裸露出精壮肱二头肌和小臂之上的金属臂套。双手搭在双臂的负重之上,炼金术发动,白色光芒过后便把负重还原成方天画戟。

    “哦,小子,我不觉得你能干的过他。”格利德双手抱胸一脸看戏的表情道。

    “我来消耗他的体力,等会你来捡便宜不是正好么。”

    “哈,这个建议不错。”

    陈默长戟横指大总统道“金·布拉德雷,摘掉眼罩,我们好好打一场!”

    “如你所愿。”摘掉眼罩的金·布拉德雷话音落下,眨眼间以至陈默身前一丈,军刀一挥抢攻而来。这等性命之争,陈默怎会粗心大意,注意力可以一直留在对方身上。

    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虽说陈默将太极完全运用于实战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但是,对上金·布拉德雷本就没什么优势,又怎会把太极要诀这种依仗抛诸脑后呢。

    金·布拉德雷脚步迈出之际,陈默长戟缓缓刺出。在一快一慢鲜明的对比下,就像金·布拉德雷自己撞了上去。

    在最强之眼的视线下,金·布拉德雷对陈默动作可谓一清二楚,虽说疾行之时无法骤然变向,不过缓缓调整,几十米的距离足够避开戟刃的刺击。

    叮,最终刀与戟还是在陈默一丈开外碰撞在了一起,金·布拉德雷的动作并没有逃过陈默的双眼。

    虽说陈默没有最强之眼,但金·布拉德雷的动作也没有超越陈默视力捕捉的范围。

    眼见抢攻无效,金·布拉德雷动作也没有慢下来,挥刀急攻,刀影重重,极速舞动的军刀带起呼啸的风声,打法激进,一刀快过一刀,一刀险过一刀。

    刚一交手,金·布拉德雷就感受到对手已经变强很多,已经和自己旗鼓相当,只不过这是理论上是实力,而非战斗所发挥的,时间足够,自己依旧可以斩杀对方。只是现在情况紧急,可没有足够的时间,必须速战速决。

    长戟划拉荡出优美的弧线,戟出无悔和军刀发出铿锵的碰撞之音,大总统握刀的手不觉一抖,再度挥刀之时已明显收力。

    步伐急踏,金·布拉德雷要拉近距离,把自己刀短的优势发挥出来,一寸短一寸险,被拉开距离,自己便过于被动了。

    经验尚欠的陈默,毕竟不是已经浸淫此道几十年的老狐狸的对手,何况对方有着变态的视力,在自己出戟之际便能判断出各种优缺,找寻破绽,调整好出刀的时机,压制陈默的攻势。

    如果陈默只依靠明劲,那么多半没过多久便会败下阵来。毕竟变态的视力,可以瞬息判断出大戟挥舞时力量的大小,从而从容应对。只是还有内家功夫这种外挂般的存在,这才是陈默的仰仗,毕竟最强之眼强化的只是视力,而没有透视这种功能。

    面对刁钻多变的军刀,陈默舞动长戟之时运转真气,两者相接之时是徒然发力或者收力,面对力量激增的长戟或者虚不受力,即使有着变态的视力,金·布拉德雷也徒呼奈何,毕竟不是一个力量体系的。

    而陈默现在用的就是半吊子的举重若轻和举轻若重,若是放到武侠世界,陈默这么用就是完全作死。

    以武侠世界的标准来衡量,现在陈默就是达到了岳不群的硬件标准,但还是会被没有学会独孤九剑的令狐冲吊打,差距就在令狐冲学会的华山剑法上。

    虽然华山剑法只是中级剑法中垫底的存在,奈何陈默初级戟法还未入门,虽然里入门不远,但中间差了2个量级,被吊打也不奇怪。

    金·布拉德雷经过贤者之石强化,达到了人体的极限,也就50的身体素质,不洗经伐髓,这是人为能达到的极限。

    不过他掌握了初级刀法(几十年下来的刀法,毕竟这个世界是炼金术的世界,体术没有深挖,能达到初级已经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了),和陈默的差距就是小学数学六年级和初中数学一年级,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但是依然存在,而陈默通过他不存在的真气,抹平了这种差距。

    而令狐冲则是高中数学一年级,中间差距过于巨大,完虐小学生,可以轻易抹平其他方面的弱点。

    “真没想到,短短的半年时间,你提升会那么大,早知道半年前应该拼着受伤把你斩杀。”金·布拉德雷说完,攻势越发凶狠,战斗中已经开始不顾自己受伤。

    “天下没有那么多的早知道,而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本想借你之手再度突破自我,可惜你越来越不配合了。”陈默回敬道。

    随着战斗的继续,发现短时间无法取胜的大总统,采取了以伤搏命的打法,这意料之外的举动一下子逼的陈默手忙脚乱。

    因为今天是约定之日,金·布拉德雷抱着今天死亡也是无所谓,把生命置之度外,只要“父亲大人”计划成功就好,现在需要解决些绊脚石的心态,瞬间压制住了陈默。

    不复上次交手离约定之日还早,我不能出现意外的心态,毕竟一个大总统的位置可以为“父亲大人”的行动免去很多麻烦,现在已经没有必要担心自己的安危了。

    而陈默则是和金·布拉德雷的心态完全调转,现在实力可以继续轻松的提升,前途无量,何必与对面拼命呢?心态不对,气势上便便了一分。

    所以面对金·布拉德雷以伤换伤的打法,难免畏手畏脚,结果就是被对方抓住机会,惨被压制,不过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看到陈默战局不利,格利德扑身而上,以硬化的右手架住了金·布拉德雷的军刀道“这次换我主攻。”

    “好。”面对需要解决私怨的格利德,陈默没有反驳,曾经那些亲如兄弟的手下,为自己赴死最终倒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再度拾回记忆的格利德和金·布拉德雷的仇怨不可谓不大。

    挥戟横扫,阻断金·布拉德雷继续进攻扩大战果,面对呼啸而来的大戟,见识过对方突然爆发的巨力,金·布拉德雷还真不敢硬接,只能选择回身避让。

    只是这点时间已经足够格利德调整自身,再度扑上,为了报仇已经不顾样貌的丑陋,采取了全身硬化。

    一身炭黑的格利德,拥有最强的防御,完全没有顾及金·布拉德雷的军刀,一副穷追猛打的架势。

    只是金·布拉德雷又岂是易于之辈,刀不离眼,即使一点细微破绽也被抓住,如若继续发展下去,格利德便会再度被压制,只是陈默怎会任由局势如此发展呢?

    眼见挥戟抢攻,不再执着于守势,戟势凌厉,笼罩在交手的格利德和金·布拉德雷两人。

    没必要担心误伤的情况下,陈默使用的尽是大开大合的招式,例如横扫千军,力劈华山,为的不是那中招之后不死即残的恐怖杀伤力,而是给予足够的威慑力,逼得金·布拉德雷分心应对。

    被分心的金·布拉德雷对格利德的压制力度明显减弱,格利德哪里会放过如此机会,伺机反攻为对方添了细微的伤势,看到格利德反击,陈默很是配合的加大攻势。

    随着细微伤势一点点的积累,金·布拉德雷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现在的自己年老体衰(他是唯一会变老的人造人),越积越多的伤势对自己越是不利,判断完局势,瞬息之间想好了对策。

    急攻格利德,对于陈默攻击采取避让之势,急攻之下击退格利德,就在陈默以此为机会即将追进之际,返身出刀架住陈默的长戟,对于因巨力而破裂的右手虎口视而不见,而是左手闪电般握住戟杆,退步卸力之时,右手极速挥刀,军刀沿着戟杆斩向陈默手臂。

    这是逼得陈默放弃兵器啊,失去兵器的陈默战斗力丧失大半,还不是任他宰割,只是陈默鼓荡真气,汹涌澎湃的真气沿着手臂经脉导入方天画起,强劲的力量直接震开了金·布拉德雷握紧的左手。

    长戟下压戟尖直指金·布拉德雷胸口,转而单手握杆,暴起青筋的右拳全力击打在戟柄之上,明劲与真气协同,巨力之下方天画戟如离弦之箭飞射而出。

    对于陈默能挣脱自己左手束缚,金·布拉德雷虽然意外,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进攻,只是接下来的把武器当作暗器很是不解,虽然武器之上携带的力道惊人,但这并不能对自己造成太大威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