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国土炼金阵发动
    陈默弃戟之后果断后撤,只是右手平伸不变,瞬息之间凭空多了一把**(本土世界的),对准金·布拉德雷就是扣动扳机,一顿猛射。

    看到陈默的下一步动作,金·布拉德雷冷哼一声,长戟在陈默巨力加持之下,速度过快,只来得及出刀在戟架住飞戟,身体却被巨力带着蹬蹬蹬的后退,左手挥舞,将沙鹰的七颗子弹尽数接了下来。

    沙鹰子弹威力是很等强劲,只是一弹匣的子弹就把金·布拉德雷的左手打烂,手骨尽碎,唯有一丝血皮连在腕部,面对锥心之痛,金·布拉德雷却是神色未动,看的陈默内心都有点发毛,不得不感慨真是个狠人。

    在两人各施手段之际,格利德的尖爪也分别罩向了金·布拉德雷的头部和胸口,只是再飞戟的巨力带动之下,只能勉力侧身避开。

    格利德岂会放过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双爪再度变向,击中了避无可避的最强之眼和作肩之上,再飞起一脚,把退到高台边缘的金·布拉德雷踹入了护城河之中。

    “死了么?”格利德似是自语。

    “你觉得呢?”陈默反问道。

    “哪有那么容易啊,最多重伤,如果是地面倒有可能。”格利德收起懒散的神情。

    “知道还问。”说话间,陈默拿回方天画戟。舞了个戟花扛回肩上。

    “打扰一下,姚麟能不能帮个忙,我们这里压力有点大,快顶不住了!”法尔曼少尉求援道。

    “看吧,人家都求到你身上了,我还没有金·布拉德雷那种躲子弹的能力,就不掺和了。你慢慢玩,我先走一步。”

    陈默说完,把方天画戟恢复成负重戴于双臂之上,便在附近的尸体中翻翻找找。

    拿着新找到的三把匕首,陈默真气盈灌双腿,朝着中央司令部一个助跑,身体高高跃起后,掏出匕首插入墙壁,借力再上,然后反复二次,稳稳落在中央司令部高墙上后,朝下方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

    “你对我有一饭一宿之恩,这个忙我就帮你吧。”眼见时间还足够,格利德并不介意搭把手。

    进入中央司令部后,这里也不平静,无论是中央军和布里格斯军队都拿着枪在突突突,对手从原本生死相向的对方变成了全身白色的不死军团。

    重新练成方天画戟之后,随便逮过一个士兵,问清楚信息之后。提戟朝着大总统的办公室走去,那里有直通地下深处的通道。

    对于犹如丧尸一样的不死军团,长戟挥舞,一切敢于犹如靠近陈默的不死军团都被割稻草般利落的斩杀,踩着绿色血液(姑且算是血液吧)前行,一刻都不想浪费。

    到时候的国土炼成阵发动,陈默可不想变成贤者之石的一部分,那种命运掌控在他人手上的感觉,可真的不怎么样。

    当然路途之上可不仅仅是不死军团,对于那些不怎么友好的人,比如枪指陈默之人,可不会和他们客气,轻则受伤,重则死亡,对于能威胁到自己生命的人,陈默可不会手软。

    由于路途之上不断的清理不死军团和敌我难辨的士兵,等陈默来到大总统办公室时,密道之门已经打开,房间之中仅有两个中央士兵留守,不等对方寻问,直接出手击晕对方,方天画戟收进星戒,全速直冲而下。

    时间似乎有点紧迫了啊,面对盘旋而下看不到尽头的的阶梯,陈默失去了耐心,直接来回跳跃,一层一层的下。

    突然下方蓝光闪烁,等到陈默赶到,发现时阿姆斯特朗兄妹等人,看到陈默到来,士兵们第一时间持枪警戒,亚历克斯示意自己人之后,才放下枪。

    没有过多的废话,陈默扫了一眼发现伊兹米夫妇只剩席古·卡迪斯,便猜到刚才那是人造人强行召唤了四人柱,感受到时间真的是紧迫到了极点的陈默,招呼一声之后再度跃下。

    到达地面之后,没有再去寻找入口,直接炼金术发动,不断的崩解地面,如陨石落地般来到了战场之上。

    看到钢之豆丁兄弟在和塞利姆战斗,而张梅却是不要命的对上了烧瓶小人,哦不现在它至少已经成人大小了,漆黑如墨的身躯之上长着一巨大独眼,站在原地对张梅展开追杀。

    陈默暗呼侥幸,总算是赶上了,国土炼金术还没发动。

    “吕奉先,去帮一下小梅。”钢之豆丁看到有生力军加入,急忙道。

    “好!”应和一声,陈默急奔两步,伸手接过被击飞的小梅,转而横挪数步,再一个跳跃,避开了烧瓶小人**射出的子弹。

    “时间差不多了。”烧瓶小人停止了戏耍几人,分裂出四根触·手,将钢之豆丁兄弟,伊兹米·卡迪斯和罗伊·马斯坦固定住。

    “你们有想过这颗行星是以整个生命体吗?不,与其说是生命体不如说是系统。你们人类个体的信息量根本无法与之相比的庞大宇宙信息的系统,打开这扇门,到底能获得多大的力量,你们想过吗?现在就使用各位人柱,打开这扇门。”烧瓶小人突然化身疯狂科学家,向众人阐述自己的野望。

    此时格利德突兀的出现在烧瓶小人身后,烧瓶小人的身体在硬化左手的狂暴攻击下破碎开来,“中心是在那里吗?世界的中心是属于我的,我将掌握整个世界。”

    碎裂的烧瓶小人化作液状流散,沉寂下去,在格利德以为自己成功之际突兀出声,一切尽在掌控之中道“就知道你会来,吾儿格利德。因为你是我所孕育的贪婪,我想要的东西,你也会想要。”

    烧瓶小人所化黑色液体快速流动,将五人柱再度固定于地面,自身则是凝形之后站在自己那张座位之前,“世界的中心就在这里。”说完便发动了准备多年的国土炼成阵。

    红光闪耀,五人柱的腹部突兀的出现一只睁开的巨眼,如同孕妇怀着的孩子,此刻一只只如婴儿右手的黑色束带伸向五人中心的烧瓶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