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战斗结束
    “混账,这是去地面制造贤者之石了吗!”霍恩海姆说完,炼成岩柱紧随其后追击而去。

    眼见着众人都追过去了,陈默才慢悠悠的用炼金术炼成一个石柱,载着自己来到地面,只是还没到达地面之上,上方的洞口完全被一个大型冲击波遮蔽了视线,倒灌而下的劲风吹的陈默不得不下蹲以保持重心。

    卧槽,这武力值快赶上龙珠了,陈默吐槽归吐槽,行动可以一点都不慢,眼见震动加剧,直接一跃而下,离开岩柱,跃进了这一层地下空间。现在整个洞口都被覆盖了,上去作死可不是陈默的作风。

    待得光芒散去,陈默双脚蹬地跃回岩柱,发动炼金术来到地面,此刻看到烧瓶小人遥指爱德华和其师傅,而两人一脸难受的跪伏在地,这是在强行炼成贤者之石。

    陈默毫不犹豫的掏枪射击,没有防备后方的烧瓶小人顿时中枪倒地。虽然就算是爆头的伤势对方依旧能够快速恢复,但是陈默的行为算是打断看烧瓶小人的施法。

    “谢了。”大口喘气之后才缓过劲来的钢之豆丁道。

    陈默没有说话,只是发动炼金术对倒地的烧瓶小人继续展开攻击,看到过格利德硬化的手臂击打在对方的能量防护罩被直接分解,近战这个高危选项被陈默排除在外了,咱肉·体凡胎的上去,被直接分解那就悲剧了。

    “目标是金色长发的男子,不要和钢之炼金术士搞混了!”广播里传来布里格斯指挥台的声音。

    “是!”士兵们士气如虹的回答,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东门,蓝队,动作快。”

    “西门,白队,去司令部西栋阴影里。”

    “明白!”随着指挥台命令落下,一个个布里格斯士兵抗炮的抗炮,拿枪的拿枪,在命令之下迅速摆好阵型。

    “开火。”看到有人接盘,陈默停止炼金术,后撤了一段距离,以防自己被aoe波及。

    迫击炮将一枚枚炮弹送上天空,只是对有所准备的烧瓶小人来说,这并不能突破他的防御。

    看到成效不大后,对方趁着攻击间隙,反而带走了几个士兵的性命,控制台再度命令“不要给他反击的时间。”

    “是,长官!”不同于刚才的试水行为,现在士兵们没有再节约弹药,机枪和步枪一个不停的射击,装完弹药的迫击炮按次序发射,尽量减少空隙时间。

    “真的吗?卧倒!”通讯兵突然大吼,听到他的呼喊,士兵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趴下。

    一道巨型火舌突兀出现,穿过重重距离轰击在烧瓶小人身上,金色的火焰肆虐,却只能在地面之上留下痕迹,烧瓶小人依旧毫发无损,无法凭肉眼判断出效果。

    只是再次面对通过霍克爱的口述,再度施展炼金术的马斯坦,烧瓶小人没有再放任攻击临身,看来刚才对他的伤害还是蛮大的。烧瓶小人右手前伸将攻向自己道火焰凝聚掌间,火焰喷射返还给了马斯坦。

    从副官口中得知即将临身的攻击,马斯坦双手合十,掌按地面瞬息炼成石壁阻挡,同伴们看到烧瓶小人反击,刚才因为马斯坦的火焰攻击而停止的攻势再度祭起。

    “开火别停下!”

    “别给他空隙的时间,让他不停的使用贤者之石。”

    铁锥与巨石齐飞,子·弹与炮弹激射,火焰蒸笼拔地而起,一切能用的招式都被用上,却是依旧无法打破烧瓶小人的防御罩,如果继续下去,就算弹药不绝,士气也会逐渐衰落的。

    对于这种打不还手的boss,陈默真想说多来点吧,不过打不还手也只不过是现在状态差而已,并不是真的如此。

    “区区人类休想动我一个汗毛。”烧瓶小人在防护罩中大放厥词。

    此刻借着烟尘潜行道烧瓶小人附近的格利德突兀现身,硬化的双臂直插烧瓶小人的脑门。

    “人类不行,人造人怎么样。”

    “来的正好格利德,你真是个好儿子,我正缺贤者之石,你的贤者之石归我了!”预想中的击碎头颅没有发生,格利德反而被控制住,体内的贤者之石遭到掠夺。

    人民的好演员格利德也配合的作出了痛苦的表情,只是这个表情并未保持多久,便恢复正经。

    “开玩笑的,不解除防壁就没办法夺取贤者之石吧,不过,你没想到你体内的神力也会被反夺取吧。一切都归我了!”话是这么说,但是格利德得意的表情没有保持多久,就陷入了和烧瓶小人的角力之中,而且明显处于下风。

    看到格利德坚持不了多久,钢之豆丁怒吼一声,操起铁拳便上,陈默等人也没有看戏,纷纷加入战斗。

    这时一边压制体内的“神”,一边在分心和格利德角力的烧瓶小人,没有再肆无忌惮的开着防壁,而是炼成一堵堵墙壁阻挡众人的攻势。只是他这样的行为只是饮鸩止渴,连续不断的攻势下,防护出现了疏漏。

    也许是三线作战的压力实在太大,烧瓶小人猝然爆发巨力,将格利德喷出了身体,爱德华等人也无法经受巨力,在冲击波下纷纷被弹开。

    他的爆发只是把众人迫开并没有对大家造成太大的困扰,被轰飞落地之后,陈默地面一按,炼成2把短戟,抄起家伙就上。

    陈默观察到烧瓶小人刚才炼金术防御了很勉强了,左右开工,挥舞的双戟如密集的雨水击打在防护壁上。

    砰砰砰,尽是沉闷的声响,犹如重锤击打在厚重的钢化玻璃之上,见到没有危险,陈默手臂上的力量微微加了几分。

    轰,一股巨力袭来,陈默双戟一架挡于胸前,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被击飞十多米,算是勉强站定。

    晃了晃身形,舒缓了胸口的疼痛,看着手中巨力之下严重变形的双戟,准备炼成再战的陈默听到了人们的欢呼。原来是烧瓶小人击飞自己之后,在爱德华的攻势下改用手防御了,看来贤者之石的使用已经逼近零界点了。

    “他已经到极限了,那家伙已经无法控制体内的神了!”霍恩海姆看着双手抱头,发出痛苦的嘶吼烧瓶小人不忘解释道。

    烧瓶小人以头抢地,四肢着地,一股恐怖的能能量向着四面八方横扫,是宣泄还是最后的疯狂?

    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强横的能量四散,犹如炸弹爆炸,强劲的气流所有人都被远远抛飞,冲击波之浩大远超刚才,场中再无一个站立之人。

    此时的烧瓶小人形容枯槁,犹如被肆虐过的身躯颤颤巍巍走向离他最近之人,嘴里不断的重复“石头石头!”

    倒在废墟之中的钢之豆丁因为左手被钢筋贯穿,机械右臂早已在战斗之中报废,躺在地面无力动弹,危机来临,众人因为刚才的爆炸受创,一时间难以及时救援,眼看生命不保。

    嗒嗒嗒,陈默急赶,时间紧迫,已顾不得用真气敛去脚步声,重新炼成的双戟化为两道黑色的流星,在陈默的控制之下朝着烧瓶小人砍去。

    听到后方的脚步声,烧瓶小人迟钝的转过身来,此刻双戟划过弧线,齐肩而入带走了对方的双臂,不过如枯枝般的双臂落地,却是没有丝毫血液流出,这就就是人造人。

    红光闪耀,一寸寸的手臂自伤口慢慢长出,双戟狂舞,如风车般,寒光闪闪的戟刃一次又一次的划过对方的伤口,将还没长成的双臂再度截肢。

    我该说还好平时没有偷懒么,虽然不会高端技巧,但这精准度还是可以的。

    “看你是恢复的快,还是我砍的快。”看到黑色不明的物质不断的从伤口溢出,紧守的戒备之心慢慢放下,对方能够反扑的几率越来越小。

    “混蛋,你们不要干看着!”眼见众人没有过来帮忙,陈默大吼。

    “哦,好!”

    “不好意思!”

    不同的声音响起,而后也加入了战斗。

    此刻再度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势,烧瓶小人再也没有祭起他引以为傲的放护壁,只是没有防护的身体面对如此多的攻击,瞬间变的千疮百孔。

    众人看着躺倒在地面之上,如破布般的身躯,脸色有点难看,因为他还在自我修复。

    破烂身躯的肚子徒然胀大,一股沛然巨力自此再度爆发,在众人费力抵挡之际,烧瓶小人急突飙进到格利德面前,单手插入格利德腹部,嘴里近乎疯狂的喊着“石头,石头,我要石头。”

    插入格利德体内的手臂随着时间的推移,转变为炭黑之色,这是格利德突然大喝“过来,兰芳!”

    似是心有灵犀,没有格利德多言,兰芳手臂一扬,刀光闪过,斩断了烧瓶小人已碳化的右臂。

    “可恶,格利德!”此时吞噬了格利德的烧瓶小人自身状况并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因为格利德的不配合,情况变得愈发糟糕,碳化现象开始全身朝蔓延。

    “格利德,为何要违逆父命。”烧瓶小人癫狂的问,这是最后救命稻草被扼断的揭斯底里。

    “这是迟来的叛逆期,老爹。就用你给我的碳化能力,变身成最脆弱的炭灰吧!”

    “自作聪明,滚吧,蠢货。”随着碳化越来越严重,烧瓶小人伸手入口,一把抓出体内的格利德,咬断了和他的联系。

    失去了支撑,变成无根浮萍的格利德,缓缓的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看到格利德的消亡,怒上心头的爱德华提拳便上,碳化后的烧瓶小人身体如瓷器般脆弱,在爱德华的左拳之下被轻易洞穿身体,巨量的灵魂如黄河决堤般的自此疯狂涌出。

    看着体内的贤者之石如喷泉般四散,失去了贤者之石的支撑,烧瓶小人再度化为曾经的瓶中状态,而后被体内的“神”拉去了真理之门的另一端,不存于世间。

    决战结束,屠神成功,接下来就是扫尾工作了,好歹都是战友,与众人一一告别之后,陈默独自离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