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熊孩子的世界
    进入市区之后,曾经的东方大都市辉煌已经不在,曾经二千多万的人口因为大灾变顿时锐减一半,后来因忧心家中亲人大批的外来人员回流,虽然现在交通之类恢复了畅通,没有了刚开始的障碍,但人口勉勉强强才九百万,连以前的一半都不到。

    缺少了人气的大都市,便失去了以往的活力,高楼大厦人群涌动的景象早已成了过往云烟。

    繁华的大都市变得萧索,而大灾变时的汽车失控所造成的破败景象,依然残留至今,gv没有闲暇去修复。

    虽然说治安情况不错,在做好事留名的“雷轰”们的帮助下,治安情况大幅度好转,整个社会并没有恢复往昔的活力。

    很多人依然沉浸在醉生梦死之中,不是所有人都能从伤痛中走出的,陈默三人因为相互依存的关系,走出了当时痛失亲人的阴影。但更多的人,举目四望亲不在,邀月对影成三人。年轻人从伤痛中恢复,毕竟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但是人到中年,老年的那些人呢?

    这世上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的人生还有什么盼头?

    现在娱乐业、服务业异常火爆,就是很多的人需要宣泄那股压抑在胸口的情绪,要不是gv强力,都变成和阿三一样,弓虽女干到处是了。

    不过稳定的局势,也只有在五大流氓的国度中才能看到。在那些对国内局势控制力地下的国度,好一点的情况就是多方割据,差一点的就是暴乱了。

    三转五转来到了一幢gv办公楼前,通过岗亭,车子在一幢大楼前的车位上停了下来,拔下钥匙,王飞把吉普的后座的一袋东西交给陈默后开门下了车。

    注意到自己似乎来了xx区分局,以前干龙组后勤支援的陈默已习以为常,只是好奇自己来这里是来干嘛。

    拆开信封,发现时两本证件,一本是黑色警证,另一本是国家特殊能力部门证件。若说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里面都是陈默的照片。

    “一本对内,一本对外。”王飞解释完后,继而对远处的警车挥手示意“小杨,这里。”

    随着王飞的招呼,一辆警用商务车朝两人开来,车未停稳王飞便拉开后门,闪身而入,陈默有样学样,上车之后也不忘拉上车门。

    “这个是杨轶,原本是武警,因为觉醒了超能力,所以现在负责我们这块。这个是陈默,你叫他术士就可以了。”王飞在车内坐定的王飞介绍道。

    “术士大哥你好,叫我小杨就可以了。”前方开车的杨轶没有回头,不过姿态摆的很低。

    “本人陈默,叫我术士好了,原因么你应该知道的。”陈默不咸不淡道。

    介绍完后车内陷入了诡异的安静,杨轶从后视镜中看到两人俱是闭目沉思状,看他们没有聊天的兴致,只得专心开自己的车了。

    车子停稳,留一分心神戒备的二人近乎同时睁开了双眼,结束了打坐,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抓紧一点时间也是好的,大家都清楚,这个世界是不会继续平静下去的。

    即使没有变故发生,在五大流氓解决完国内问题后,清扫附近国家便是势在必行了,怕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了。

    从未来过此地的陈默首先朝车外看去,只是这个地方怎么看都像是学校啊。下车之后,陈默经过确认,这里是魔都高级中学(不要在意这种名字),得知这里是高中后,陈默的疑惑反而加深了。

    现在学校停课,我们来这里是干嘛?

    “跟上吧,看到之后,你会明白的。”王飞说完,便带头向实验楼走去。

    看到术士带着疑惑的表情向自己看来,停完车的杨轶也是无奈的一耸肩,跟上了王飞的步伐。

    陈默带着疑惑来到了实验楼顶层,这里房门大开,一台台通讯设备整齐排列,似乎接线员一样的人在忙碌着,此人整个身体都包裹在羽绒服之中,本来微胖身材就显得有点臃肿。

    “蟑螂,问问余山镇附近有没有人,那边又有动物伤人了!”突然爆发的大嗓门,吓了陈默一跳,你这是通讯基本靠吼啊。

    “知道了。”隔壁教室传来了有气无力的回复。

    “呦,什么风把王老大吹来了。”胖子看到王飞等人后招呼道。

    “西北风!”王飞回呛一句后指着对方对陈默介绍道“王赫,磁力超能力者,因为前期能力比较废材,暂时担任魔都西区接线员。”

    “不知这位是?”王赫分毫不在意别人说他能力废材,毕竟只是暂时的,看看人家万磁王,哥迟早也会那么叼,你们只是嫉妒我,这就是王胖子的心态。

    “你叫他术士就行,也是组织的人,你继续忙吧。”说完带着陈默离开,只是本来要一起离开的杨轶却被抓住了手臂留了下来,似乎两人混的比较熟。

    对于王胖子的小动作王飞也没有在意,路过了隔壁的实验室,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这里有十多人对着电脑,有的人手指翻飞输入着什么东西,有的人却是悠闲的玩着游戏。

    走过一个又一个空荡却又显凌乱的实验室后,王飞在一个办公室前停了下来,和那些房门被拆不同,这里虽然有暴力破坏的痕迹,但房门却是崭新的,显然是被特意修缮过的,一扭门上钥匙,两人进入其中。

    等王飞坐定之后,陈默才提出自己的疑惑“这里是我们的日常驻地?”

    “差不多吧。”

    “那些人是?”

    “他们啊,就是所谓的活雷轰,都是自发组织起来的,看到那个小胖子没,用超能力直接截听报警信息,然后转诉到各个活雷轰手上。”擦,要不要这么高级,搞得和美利坚大片似的。

    “那为什么他们会在学校里?”

    “这里要设备有设备,要场地有场地,那么大个操场,是他们测试能力的好地方。”

    “想的挺周到,有闹出过问题么?我想gv不会没有想过在增设一个部门吧,现在外界复杂的情况,光靠龙组这些人可忙不过来。”陈默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现在龙组的尴尬之处。

    “暂时还没有出现过问题,听说是有招安的意向,只是时机未到。”

    侠以武犯禁,但收拢到六扇门就不一样了,只是大部分人都不想被束缚,朝廷鹰犬不是谁都想当的,招揽不成反留血仇的剧本不是没有上演过。那种被拍烂的三流剧情,要是真的发生了,那可不是人家演的那么轻松。

    现在网络那么发达,谁那么一曝光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把几十万能力者推到gv对立面么。

    契机啊,等能力者们搞出天怒人怨的事可不容易,而且什么奇奇怪怪的超能力都有,这也造成了不好在幕后操作。

    至于某能力者杀了省部高官一家,不好意思,事情被正义感爆棚(闲的蛋疼博眼球)的其他能力者查出来是为私仇,铁一样的证据网上一贴,甚至有超能力者直接动用超能力转换成电视信号顶替了cc**。

    这下好了,事情本来就大,现在更是人尽皆知,本着看热闹不怕事大和仇官情绪,网络评论近乎一边倒。

    最后官方出马表态只能各打五十大板,对于已死的高官一家各自定罪毫无意义,而对于在逃的超能力的通缉也是毫无意义,抽调不出人手处理。若是十多年前估计就是各种黑幕了。

    现在结果就这样不了了之,而龙组就多了个监察的任务,这些东西陈默不清楚,不过作为信息爆炸时代的好男儿,这些东西也能脑补个大概,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上头才派任务下来补救的。

    本来以为会在办公室中喝喝茶,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刚等水煮开冲泡完茶,蹬蹬蹬,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紧闭的房门就被砰的一声打开了,陈默注意到王飞拿着茶杯的手不自觉的一抖,显然是被气的。

    “老大老大,出大事了。”一个面目清秀,身形瘦弱的眼镜男朝王飞气喘吁吁的叫道。

    “张浪,什么事那么大惊小怪的。”王飞放下茶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口吻道,完全看不出——爷现在心情不好,你不说出个二五六来,要你好看。

    “超能力是可以人工觉醒的,已经引爆了网络。”张浪激动道。

    “具体是什么情况?”王飞依旧平静的问道。

    “一个熊孩子触电之后觉醒了超能力,已经证实是真事。而这熊孩子是羡慕同学觉醒了超能力,然后自己拿手指碰插座,父母发现时已经晕过去了,抢救回来后有了电系超能力,他又用摄像机把自己作死的过程录下来。视频一传播,彻底引爆了网络。”听到这里,陈默和王飞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这回事情玩脱了,感慨果然熊孩子和中二少年并称为可以毁灭世界的物种。

    普通人羡慕超能力者,而《x战警》中故事的发生,tm的就是人类的嫉妒心在作祟。

    现在好了,熊孩子证明了咱还是有机会获得超能力的,只不过你没找对方法而已,超能力者和普通人之间的矛盾瞬间化解于无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