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想人不敢想
    现在好了,熊孩子证明了咱还是有机会获得超能力的,只不过你没找对方法而已,超能力者和普通人之间的矛盾瞬间化解于无形。

    无论熊孩自作了什么,这个消息的出现,绝对会引起极大的反响,是好是坏就要看gv的手段了。

    王飞忙问“网络上什么反应?”

    “有好多人试过了,据现在投票调查,成功率接近百分之一。”玩脱了,这是陈默和王飞的第一反应,这成功率实在太高了。

    一下子暴增几百万超能力者,任何gv都算是焦头烂额了,成立相关部门也算是势在必行了。

    “带我去看看。”王飞起身道,饶是他经历不少风浪也无法淡定下去了。

    “哦,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张浪愣神后道。

    来到第二个实验室,就看到几人聚堆在一起,“好的,小赵,鉴于大家盲目的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希望大家行动之前多为家人考虑一下,不要因为你不负责任的行为,而酿成悲剧,现在的悲剧已经够多了。接下让我看下一条新闻。”

    新闻就到这里结束了,孙可一回头,突然发现自己这里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无奈吼道“都回去,链接我发你们了,自己回去看去。”

    “呦,老大你也来了啊!”王飞点头回应之后,找了台无人的电脑面前,开始浏览相关视频。

    连续查看了十多个相关视频后,对陈默示意之后,两人来到了空旷无人的操场。

    “来,全力攻我,我不会还手。”陈默还未吱声,王飞似有颓废道。

    “怎么了?”怎字刚说出口,陈默的拳头已经到面前,出手弹压卸去劲力之后才道“不错啊,小子,几日不见卑鄙无耻的能力见长啊。”

    “谢谢夸奖,刚才勾起了什么伤心事,说出来,让我乐呵一下。”兵法有云攻心为上,陈默开展嘴遁——大嘴炮之术。

    “哦,也没什么,就是发现世界变化太快,有点跟不上潮流,心情抑郁找你发泄下。”王飞认真道。

    近乎咬牙切齿的说出“什么”两字之后,王飞架住陈默拳头的双臂徒然一震,接着陈默就感受到巨力袭来,全力化解之后,已经蹬蹬蹬的退到了一丈开外。

    “那你原来的时代又是怎样的?”陈默欺近奋力挥拳,没有花哨,就是直拳,在半年多的训练下即使普普通通的直拳,催发全身力量后的拳劲开山裂石不在话下。

    “我的时代啊,那些年二十五岁的暗劲初期也算是天资不错。”陈默感觉在以前,以二十五岁达到如此非人实力,的确不错了,遂点头认可了王飞的话,只是下手却是没有留情。

    “然后,就莫名奇妙的冒出一个又一个天才,就是我们组的组长陈烨,以小我五岁的年纪便达到此实力,接下来的五年,他从暗劲一路突破到化劲巅峰。三十五岁有望宗师,成为暗界的大拿。他让我知道了天才与凡人的不同。”说道这里,王飞突然收手不再防御,等陈默反应过来收拳,拳已落下,虽然勉力收劲,但也只收回五成。

    正准备道歉的陈默却是听到“继续”两字。

    “然后墨家陈墨、纵横家的百里纵横、佛家释魔、儒家的盖世相继出世,他们用十年时间从明劲巅峰一路高歌猛进直达宗师巅峰,惊爆各方势力的眼球,被称为‘华夏四妖’,他们的出现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无论自己如何让努力是不是都比不上对方,是不是天资比汗水更重要,是不是我连做他们的绿叶都没资格?”此时王飞双眼血红,低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捏双拳,手臂之上青筋暴突,气势却是慢慢的开始上扬。

    “加大力量!”响亮的吼声自操场传开,刚刚有所收力的陈默,便被王飞一吼,受此一激,陈默不在留力全力挥拳,楼的窗户也探出一个个脑袋,观察两人的行为。

    “直到最近我才想明白,别人的路和我不一样,当我开始嫉妒的时候,我的修为便停滞不前,当我怀疑自己的时候,我的武道便一片黑暗。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我就应该一往无前!遇河趟河,遇山翻山。”声音低沉之后转而高亢的仰天怒吼“我要踏出自己的武道。”

    听到最后,陈默明白其意,前踏半步,鼓荡起真气与明劲勃发,全力的一拳正中王飞胸口。

    砰,陈默拳出,王飞左腿后撤,身成弓步,胸与拳相击,陈默没有感受得到丝毫的反震之力。

    而王飞身体一抖之后身形徒然下压,陈默的全力一击尽数化入地面,将人造草坪下的水泥地震成碎渣。借明悟本心和外界压力之际,直接突破至化劲大成。

    全力挥出一拳后,陈默图有所悟,闭目沉思。本来陈默积累已经足够,和大总统一战是本可以突破,只是当时陈默在大总统以命搏命的打法下怂了,错过了时机,这次算是补回来了。

    王飞则是鼓荡自身气血调养自身,刚才的那一拳虽然让自己突破了,但是拳上力道实在出乎自己意料,差点就玩脱了。

    看到陈默闭目感悟,也没出声打扰,只是不爽撇了撇嘴,我辛辛苦苦饱受磨难才能突破,你小子打爽了就能突破,实在是没天理了。

    楼上蹲守窗口之人,眼见没有热闹可看,便都不在关注,继续回到网上潜水。

    陈默睁开双眼见到王飞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便道“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王飞大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这是一脸焦急之色的杨轶冲了过来,忐忑的问道“两位前辈,出了什么事?”

    “没事,回去吧。”王飞带头回实验楼。

    对于杨轶疑惑的眼神,陈默回以一个无奈的耸肩。

    接下来的时间就在波澜不惊中度过,熟悉下突破后的实力,看看视频,向王飞讨教下和等待上级通知。

    临近下午4点,王飞才接到通知,今天外驻人员全部撤回,接到通知的两人拿了车直接回了基地。

    不过陈默和王飞都清楚,现在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国家战略收缩,放任野心家冒头,然后以雷霆手段镇压,保证国内局势平稳。

    现在毕竟比不得当初了,曾经的监察手段被突如其来的剧变废去大半,人心浮动那些种下的暗子到底有多少忠诚度也值得商榷。

    内忧隐而不发,外患堵而不疏,gv虽说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但是这种不尴不尬的情况显然不是gv想要的。

    以退为进,先排内忧再理外患,陈默结合自己所了解的信息推测。

    回到基地之后,就接受到命令,最近几天的外驻任务都已取消,静待上层通知。

    上完一天班就空闲下来的陈默表示,这真是变化来的太突然,我都没做好准备。

    4月1日,曾经的愚人节,天朝官方颁布《超能力者守则》。

    一、超能力者间的战斗不波及普通人。

    二、超能力者间的恩怨gv不再介入。

    三、超能力者对普通人出手,gv会出面。

    这三条准则的出现,如在平静的水面投入了一颗炸弹,一下子引起了轩然大波,不是有多么苛严,而是这近乎是放纵的态度了,和古代朝堂对江湖事的态度如出一辙。

    同时天朝有关部门也公开招聘能力者,待遇从优。这方面的行动,更是加剧了人们对于此事的想法。

    在天朝gv公告公布未过多久,各国gv也纷纷发布类似公告,同时也都开始公开招聘能力者。

    他们不敢肆意添加东西,毕竟现在局势不稳,一旦冒天下之大不韪行事,你是嫌国内还不够乱么,出了事你负责?

    只是背地里把天朝gv骂个半死,把行为准则定的那么低,有什么约束力,你这坑人玩意,自己不想管事也别把我们拉进去啊!

    天朝也想骂娘,我倒是想定的高一点,但是你tm没事搞个《x战警》的漫画出来,把前方的路都堵死,我能怎么办!

    毕竟政体不同,省去了很多扯皮的时间,结果意见一达成就向外公布,导致了世界多国的能力者法案胎死腹中。

    天朝守则一公布,原本暗地里串联的能力者们的行事作风也没有那么低调了,各个团体都打着各自的旗号做这好人好事,在努力刷着声望,这也是醉了。

    外界的纷纷扰扰与陈默无关,只知呆在基地训练,而原本外派的一二三四各组成员也是陆陆续续回归,岳肃和张央却是回了帝都。

    你若暗流涌动,我便栽桩布防,在野心家和gv在暗中较劲,完全是一副咱们走着瞧的架势。

    4月5日,超能力界的标杆人物,搅屎棍小王子王小从发起了“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话题,本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原则,围观群众纷纷表示我们会把话题顶上去的。

    有着各种诉求的利益团体也是纷纷出手,把话题越吵越热,近乎形成一股风潮,这股风潮更是从天朝吹到了国际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