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灾难降临
    吃了诸多冷饮,小萝莉再度去抓烤肉时却被陈默阻拦了,高冷美女见此不自觉的蹙了蹙眉,却是按捺着不发一言。

    “小孩子,吃了冷饮,不要马上吃热食。”陈默说完,把小萝莉要吃的烤肉拿到自己面前开始消灭。本来你这么一副告诫的姿态,却是当着人家的面吃了烤肉,完全就是在小萝莉面前留下与人争食的十恶不赦形象。

    小萝莉眼看着那份食物在一点点的减少,略带哭音求助母亲“麻麻,我想吃?”

    “宝贝乖,听叔叔的话。”似乎母亲在小萝莉眼里有别样的威严,高冷美女说完,小萝莉恨恨的瞪了眼陈默,埋头闷声消灭起眼前的冷饮。

    “谢谢,刚才要不是你,这孩子又要拉肚子了。”拉开座位,在陈默对面坐了下来。

    “没什么,份内之事而已,我请她吃东西,至少要保证她不吃出问题。”陈默嘴里塞着东西,含糊其词道,

    美屡的吸引力还比不上食物的大,对萝莉和对御姐的态度转变,让高冷美女都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萝莉控了。

    “你这样大吃大喝,就算是以员工卡结账,恐怕也禁不起几次消费吧。”虽然欧美人没有储蓄的习惯,但是平时显然不会如此大手大脚的为食物如此破费,知道对方是侏罗纪公园的普通员工,善意的提醒道,算是对陈默善意的回报。

    “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对于她人的关心,陈默不以为意“服务员,再来一份巴西烤肉,对了,你喜欢吃什么,自己点吧,我来付就行。”

    似乎眼前这个人真的对于自己的美貌视若无睹,只对眼前的食物感兴趣,这样的人不是瞎子就是基佬“哦,你是想说你很有内涵。”

    “有没有内涵不是靠说的,而是靠做出来的。”陈默微微抬起埋头苦吃的脑袋,瞥了眼对方道,秀色虽然可餐,但是还没到我的碗里,才懒得浪费精力。

    “哼,我可没兴趣知道。”

    “放心,你很快会知道的!”陈默丝毫不在意对方言语间的冷意,自顾自道。

    “女士们先生们,由于鸟舍遭到破坏,所有游客请立即找好藏身处!”听到不断的重复的广播之声和拉响的警报之音,高冷美女愤而起身的动作僵立原地,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默,这不是玩笑,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陈默对高冷美女报之以无辜的耸肩之后,拿过纸巾擦拭起嘴边的食物,真是可惜了那么多食物。

    “麻麻,麻麻,看,大鸟。”小萝莉一脸天真的指着空中成群结队呼啸而来的双型齿翼龙群,兴奋的对其母亲道。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她母亲顺着她小手望向天空后,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慌乱的抱起身旁的女儿,踩着高跟鞋急切的离开。

    双型齿翼龙翅膀的扑腾之声和尖锐的嘶吼声越来越近,没有人会愚蠢的认为这些食肉动物会和自己友好交流,危机已经到来。

    乱中出错,匆忙的倩影遭遇到同是逃命游客的撞击,对方一身形一个停顿便继续逃命,抱着小萝莉的高冷美女同样脚步不稳,只是没想到穿着高跟鞋的右脚一脚踩空,向右扑倒,艰难起身之后发现就在刚才,右脚扭伤,现在已高高肿起,无力再逃。

    一只只大型翼龙,如猎食老鹰自天空扑击而下(好吧,本来就是鸟类始祖),抓起一个个游客和同伴玩空中接力,更甚者在抓取体型较小的三角龙玩。

    翼展不过四米的则是张开占其身躯四分之一长度的巨嘴,露出尖锐的牙齿,或咬或叼袭向下方慌乱的人群。

    跌坐在地的母亲死死的把女儿护在身下,即使面对女儿“麻麻,我疼”的哭喊也不曾动摇暗道,作为母亲的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真不该带你来看恐龙,是妈妈没用,害了你,宝贝,听着越来越近,如在耳畔的翼龙扇动翅膀声,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一滴滴饱含悔恨和自责的泪水自眼角滑落。

    翼龙的嘶吼犹在耳侧,巨嘴中的腥臭之气传入鼻腔,紧闭双眼绝望等待许久,却依旧不见降临,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喂,不要趴在地上等死了!”

    陈默的话语就像溺水之人的救命稻草,希望之光划破黑暗的迷雾,让她鼓起的最后求生的勇气睁开了双眼。

    只是现在的景象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刚才请自己女儿吃东西的那个男人,如魔神般单手抓住一只翼展2米的双型齿翼龙,提在身侧,任其如何的努力拍打翅膀,都不能掀起一朵浪花。

    现在回想起来,刚才翼龙的嘶吼声似乎有种慌乱的挣扎意味,而扑打翅膀也没有平时飞行那样节奏感强烈。

    抬头对上对方的视线,看到的只是是对于生命的淡漠,自己在对方眼里似乎和其手上的恐龙区别不大,眼见自己不再闭目等死,抓住翼龙脖子的右手缓缓收紧,原本挣扎的翼龙反抗愈发剧烈,只是还未等自己升起担心情绪,就闻咔嚓的骨骼碎裂之音。

    失去脊椎支撑的翼龙,便被对方如垃圾般随意的丢弃在地面,做着死亡前最后的挣扎,凄厉的哀嚎呼唤同伴前来。

    “起来,我们该走了,这里不适合久留。”

    高冷美女拭去眼角泪水,尝试站起来,只是一切比预料中的糟糕,脱掉高跟鞋之后站在地面之上,有脚踝依旧疼痛,看着因哀嚎而汇聚越来越多的翼龙,在头顶不断的盘旋,准备择人而噬。

    自己想要逃命显然是不太可能,而期盼对方带着自己这个拖油瓶也不太现实,刚从绝望边缘拉回来,现在再度陷入了绝望,只能满含期待的眼神看着对方“我帮你把它们引开,你能帮我把女儿带到安全的地方么?”

    “引开?”陈默嗤笑一声,而后继续抬头专注的数着汇聚而来的翼龙:“一二…三十”对于女子的话不做置评。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女子焦急的催促道,在头顶越聚越多的翼龙让她大压力越来越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