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斩杀
    皮膜破损,失去飞行能力的两头龙瞬间开始栽落,陈默长戟变刺为抽,改变两龙的坠落方向,将其的落点转向远处,虽说破去了对方飞行能力,让其空有翅膀却无法飞行,威胁度锐减,但是相比普通人而言战斗力犹在,落在近处对两女依旧是个麻烦。

    接下来,没有按照添油战术三只翼龙傻乎乎的冲上来,而是五只翼龙齐上,分别从前后左右上,五个方向袭来,把所有的方面都兼顾了,这回是完全不留余地了。

    陈默全力运转真气,长戟爆出三尺亮白色气芒,以己为中心画圆,方天画戟抡圆横扫四方,白色气芒在陈默控制下爆射而出,精准的命中四只翼龙怒张的大嘴,气芒自嘴而入,一路撕裂内部脆弱的肌肤直达脏腑,鲜血洒落,四翼龙跌落地面,捂住身体痛苦的翻滚哀嚎,一路之上的桌椅人群被尽数撞翻。

    傻了吧,爷有远程攻击,虽然距离有限,只有一丈范围,出了一丈力度就会极速衰减,不见威力,不过现在用来对付你们足够了。

    收戟上刺,真气包裹的方天画戟势如破竹的洞穿的了翼龙头颅,穿插进翼龙躯干,鲜血洒落,陈默如浴血魔神站立原地。

    长戟一抖,百多斤的翼龙尸体被砸向那只被扎破翅膀皮膜的翼龙,终结了它缓缓攀爬过来,准备偷袭的美梦。

    接下来的攻势比陈默想象的还要难缠,出其不意的打退两波之后,本以为会作鸟兽散的翼龙,却比想象中的要凶残的多,似乎有至死不退的韧性。这难道就是史前生物的特色,就算狼群,丢下那么多尸体后,也应该退却了。

    接下来在翼龙首领的指挥下,五只翼龙齐上,采取游斗的方式将陈默团团围住,被击退一只便补上一只,陈默单手长戟狂舞,在包围自己的翼龙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只求杀伤而不求击杀。

    左手捏拳,对于翼龙突破防御圈的突袭,给予迎头痛击。

    久守必失,陈默的防御圈越来越小,身上不断的增加一道又一道的伤口,颓势愈来愈明显,现在摇摇欲坠,感觉随时都会被攻破,却依然紧紧的守住。

    随着伤口的增加,女子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终究要死在这里么?她把懵懂的女儿也拉右侧,两人怀抱陈默的右腿,在无意识中自己更是把脸都贴到陈默大腿之上。

    突然,陈默一个踉跄,拿长戟支撑才不至于倒地,似乎是失血过多的情况,只能勉强挥舞手臂将来袭的翼龙击飞。见此情景高空的翼龙首领,终于按耐不住,似欢呼般发出叫声,压低身形,朝陈默攻来,捡便宜的时刻来到了。

    谨慎的它还特意降低了飞行所带起的声音,特意从陈默后方偷袭,只是和人类比智商,还是略显稚嫩。

    从一开始就打算直接干掉首领,结束无意义的战斗,擒贼先擒王,在动物界更加管用,只是对方身在高空,自己无能为力。

    转而打算以干净利落的手段解决冲上来的翼龙,来吓退对方,没想到对方是个死脑壳,盯住自己不放。

    只是陈默也不是好相于的人,虽然说对一只畜生报复大跌份,只是你既然盯住我不放那也永远都不要回去了,就此留下吧。

    既然想把对方留下来,那就必须想办法把它从高空引下来,思前想后这里只得自己以身作饵了。

    只是对方太过谨慎,躲在高空,不断的指挥手下送死,来消耗陈默的精力,自己打算坐收成果。

    刚刚炼金术时不小心吸入的生命力,被陈默锁死在体内,现在陈默精力旺盛的近乎过分,对于这些消耗还真不在乎,只是倘若自己把它手下斩杀一空,此龙估计就躲得远远的了,对于睚眦必报的陈默而言,简直不能忍。

    于是接下来的战斗,陈默顺势洋装受伤后体力不支,只是为了骗到对方,那些伤口的的确确是实打实的,否则也无法引诱成功。

    眼前围攻自己的翼龙突然散开,陈默知道自己的计策果然成功了。装作奋起余力,方天画戟逆斩向翼展约七米的翼龙首领,挥戟速度雨开始相比有着明显的衰退。

    在陈默看不见的角落,翼龙首领眼中尽是嘲弄之色,加速振翅,准备以飘逸的身法对此攻击一避而过之后,利爪抓住猎物,将猎物抓往空中之后采取极尽玩弄之法。

    事与愿违,原本慢吞吞的长戟,转瞬之间速度暴增,化作一抹抹残影,在翼龙首领满脸愕然之下,长戟自眼前划过,斩落在其翅根之处,接着便是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翼龙就觉眼前一黑,再也没有醒来。

    长戟落下,白色光芒暴涨,从翅根之处切入,在真气催发的方天画戟面前,一切阻碍在前的血肉骨骼,都如同破布般被撕裂,以势如破竹的速度破开了翼龙身躯,将这大家伙斩成两半,长戟回转,将飞射向自己的翼龙残躯引向他处。

    鲜血如瀑,内脏洒落,陈默只来得及真气护住双眼,身上身下被淋了个通透,两母女也没有逃过此劫。

    解决完翼龙小群落头领之后,陈默浑身浴血,目光所及之处,原本参战的翼龙如避蛇蝎的往后撤退,能飞的都飞走了,不能飞的爬着后撤,普通游客被冷厉眼神扫到也不自觉的后撤一步。

    “嘿,术士,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强悍!”却是遇上了熟人,欧文背着杆枪,带一着一大两小拖油瓶,双手平伸一副你不要过来的搞怪样“喔,喔,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会害怕的。”

    “我要把这身血洗了,没空理你。”陈默道。

    “哦,我觉得前面的湖就不错。”欧文指着前面饲养沧龙的湖泊开玩笑道。

    “滚,我还不想英年早逝。”说完陈默便不再理会对方,收起方天画戟之后,转而俯身女子耳旁问道,“你下榻的酒店在哪?我们需要去清洗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