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河蟹2
    (如阅读障碍,便是很多内容被删除了,福利内容见tb)从浴室战到卧室,风停雨歇,陈默抱着瘫软如烂泥的伊斯丽安闭眼小憩,肌肤染上醉人嫣红伊斯丽安内心欢呼一声,靠在陈默胸膛之上,闻着男性阳刚气息,酣然入睡,她被陈默折腾的实在太累了,其他事情等休息够了再说吧,想着想着身体不在觉的往陈默的怀中拱了拱。

    身体靠在大床之上,纷繁的思绪在心头萦绕,本来是发泄(yu)望的一场友谊赛,结果现在情况突变,近乎胁迫的情况下,在人家女儿面前强行要了人家的第一次,这种行为已经很人渣了,陈默还真没继续渣下去的决心,渣到拔x无情,额,现在还一直留在对方体内,没有退出,双方还是紧密的连接在一起。

    怀揣着起伏不定的思绪,陈默闭眼调息起自己的身体,总感觉刚才的行为有点奇怪,就算当时伊斯丽安如何诱人,也不应该这么冲动。

    这不是逃避责任,只是当时情况确实诡异,检视自身之后没有发现任何不适,只能回去问问巨子了,虽然一直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但那也只是在自己这个弟子面前的表现罢了,能坐到高位的,哪个会是缺心眼的,你觉得他们们却心眼,你就真的缺心眼了。

    夕阳西下,泰勒小萝莉悠然转醒,睁开萌动的大眼,观察四周情况。发现麻麻和王叔叔也躺在床上之后,被子下面娇小身躯便开始慢慢的朝两人挪动,嘴里喊着,“麻麻,我饿了”,见母亲没有反应后,便动起手来,晃动起酣睡的伊斯丽安。对于为何自己睡着了,却是没有半分疑问,果然是我想多了么。

    在泰勒不间断的努力下,伊斯丽安艰难的睁开双眼,抚摸女儿柔顺的秀发安抚道“宝贝乖,等妈妈起床,就帮你做,好不好?”

    “麻麻,你要快点哦。”小萝莉不断催促道,从早餐开始,10点和陈默相遇当时只吃了冷饮,到现在下午五点左右,近乎一天没有进食,也难怪小萝莉无法忍受了。

    伊斯丽安双手一撑,想要挣扎起身,却愕然发现右手按在陈默结实的胸膛,两人身体依然不分彼此。

    伊斯丽安脑海顿时闪过自己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娇羞画面,恼羞成怒的大吼“出去,给我出去,滚出去,你个流氓!”

    陈默恶作剧般的用力一顶,听到伊斯丽安的闷哼声,才退出**,在其耳边调笑道“要不要我再进来啊!”

    陈默离开大床,用力拍了拍伊斯丽安道“好了,你暂时躺着休息吧,晚饭的问题还是我来解决吧,毕竟你现在行动也不方便。”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你要是把后半句话收回去,就是一个体谅他人的居家好男人形象了,现在全毁了,你这完全没把我的感受考虑进去啊,伊斯丽安愤恨的瞪着陈默。

    “小泰勒,王叔叔给你变魔术好不好。”不待小萝莉回答,陈默便自星戒之后中掏出衣服不断的往身上套,坦荡荡的行动还真没这习惯。

    拉过床头柜,在泰勒欢呼雀跃和伊斯丽安震惊莫名的神情下,不断的掏出电磁炉,锅碗瓢鹏,瓶瓶罐罐以及各种食材,在这个没有厨房的地方,还是火锅最为方便。

    电磁炉插上电源,按放上金属锅,在锅内放入袋装调料包,倒入适量清水,盖上锅盖,打开电磁炉电源开关,静等冷水煮沸就可以放入食材了。

    看到陈默似乎暂时忙碌完了,伊斯丽安开口道“喂,帮我把客厅的行李箱拿过来。”

    “这么漂亮的身体,干嘛藏着掖着,美丽的东西不就是应该让人欣赏么。”陈默对藏在锦被之下的伊斯丽安道。

    “哼,那你有为何穿上这身枷锁?”

    “当然是行动不便啊。”

    “我也是!”考虑到对方有d或者e的大小,陈默就有种无言以对的错觉,不过机智如我怎会被呛到“你现在只管吃就可以了,没必要做多余的动作,不会妨碍你的。”

    小萝莉钻出被子,爬到床的边沿,仰起可爱的小脑袋道“王叔叔,好香啊,现在可以吃了么?”

    “快了,来拿着这个碗和叉。”毕竟不要指望一个外国萝莉能熟练使用筷子。

    “你也不要躺着了,一起过来吃吧。”

    “哼,我才不要吃你恶心的口水!”伊斯丽安置气道,依旧记恨这对方,只是似乎遇到克星般,自己事事不顺,想要对方好看都办不到,现在只能发发脾气了。

    面对伊斯丽安的小性子,陈默停下手边动作,来到床边,扶起靠在床头的伊斯丽安,霸道的kiss,直到对方喘不过气来才松口,“还吃不吃?”

    “麻麻,你喝了王叔叔口水。”小萝莉适时补刀,伊斯丽安支起身体,自暴自弃的接过碗叉。

    “王叔叔,你是不是打麻麻了?”小萝莉一脸气愤的指着伊斯丽安的淤痕,嘟嘴质问陈默。

    “这是我对你麻麻爱的痕迹,不行你问你麻麻。”

    “你不要太过分啊!”伊斯丽安怒视陈默,如果视线能杀人,眼前这个臭男人绝对被凌迟千万遍了。

    酒足饭饱,趁着伊斯丽安上厕所和小萝莉分开之机,陈默在其转身关卫生间门之际闪身进入,准备和其好好谈谈。

    似乎自己的形象太过崩坏,伊斯丽安听到身后有异响,张嘴就要尖叫,声音没有发出便被陈默捂上嘴,对此只能恨恨的咬在对方手心。

    对于皮糙肉厚的陈默而言,这点小伤浑不在意,仰头在其耳边轻声道“我现在松手,你要是敢叫,我就让你下不了床!”

    听到威胁伊斯丽安从惶急躁动的情绪下安定下来,陈默也适时松开双手,伊斯丽安双手护住自己一脸戒备的问“你想怎样?”

    “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谈什么?谈你怎么处理我们母女,当金丝雀一样养起来?虽然你不是普通的工作人员,你养的起么,我们要的生活你负担的起么?本人全知之眼的三大执行官之一,我不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可能你连全知之眼的都不知道吧!”伊斯丽安一脸高高在上的嘲讽。

    “本人陈默,正如你所见是一个武者,现在百人敌的样子,不过一直在修炼,突破那千人敌、万人敌,达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境界。养你们,用这个就可以了。”陈默翻手间拿出一颗生命宝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