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河蟹3
    伊斯丽安一把抢过‘红宝石’,随意的瞥一眼后便一脸嫌弃的丢还给陈默,“劣质的人造红色水晶你也好意思拿出来,就算是红宝石,也是远远不够!”

    对于伊斯丽安的行为,陈默并没有生气,一股智商的优越感油然而生,“我想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那么让我证明给你看吧。”

    “把手伸出来了!”陈默道。

    “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明?”伊斯丽安一脸鄙夷,却是乖乖照做,在陈默面前自己所谓的反抗最后都会成为笑话,更极有可能助长对方变态的乐趣。那些个看着猎物不断挣扎,施暴者反而越嗨的人,自己见多,所以还不如什么都照做。

    眼见陈默再度变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随手挽了个刀花,便向自己刺来,伊斯丽安面露悲戚之色,她怎么也想不到,刚刚和自己一起的人,只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便对自己动刀,此等翻脸无情之人亘古未见,却被自己不幸的遇上了。

    这次没有选择逃避,冰冷的刀锋触及手臂上白嫩肌肤,伊斯丽安的心也跟着凉了下去。

    刀锋没有丝毫停顿,匕首划开手腕上的肌肤,继续深入,疼痛袭身,此时伊斯丽安的心却已经冰凉,她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来,深怕女儿因为自己的异响而被吸引,也惨遭毒手。

    匕首划开一寸之后便不再深入,反而缓慢退出,似乎因为手法特殊,没有伤及血管,也没有多少血迹流出,对方收起了匕首,似乎不再出手,难道这回只是为了给我个下马威?伊斯丽安心乱如麻的猜测。

    只是为什么他拿着那块红色水晶靠近我,喂你个变态不要把那个水晶塞进来啊,你这是完全想要我死啊,伊斯丽安剧烈挣扎,妄图从陈默手中挣脱

    只是胳膊哪里拧得过大腿,而且还是粗壮的恐龙腿。

    在伊斯丽安的注视下,生命之石在接触到皮肤下血肉之际,便化为果冻状,自伤口进入了身体,没有注意到,也没心思注意到原本匕首留下的伤口已经愈合,不留一丝痕迹。

    霎时间,伊斯丽安顿觉一股灼热的液体流入身体,就像昨天的情形一般,相比较而言昨天的更为温和,酥酥麻麻的电流自此传遍全身,带来不一样的愉悦,今天的如炙热岩浆般,在身体之中奔涌,已经能够感受到那深入骨髓的痛楚。

    这其实是霸道的身体强化,由于没有贤者之石的灵魂,所以最多也不过是身体上的疼痛,忍一忍也就过去了,钢炼世界实验失败,更多的原因是灵魂不兼容。

    眼见伊斯丽安在痛楚的折磨下,要叫喊出声,陈默自星戒之中掏出一个毛巾,塞入对方口中。

    “你个混蛋,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伊斯丽安从生命晶石的吸收中恢复过来后质问。

    “如果我说刚才给你看的那个是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东西,你信么?”

    “信你个大头鬼,我更相信那是种春·药!”在伊斯丽安反应不及的情况下,陈默突兀的拿出匕首,再度在其手腕口划过。

    直到痛楚传来,伊斯丽安才知道自己又被划伤了,陈默指着伤口道“好好看着!”

    手臂上细长的伤口缓缓蠕动愈合,只留下点滴血迹证明它真的存在过。

    “现在相信了么?”

    “这,你,我!”伊斯丽安呆呆愣愣的躺在浴缸之中,这冲击实在太大,还没缓过神来。

    “我这样就长生不老了?”伊斯丽安抚弄着便的愈发水嫩的肌肤,不可置信道。

    “没那么夸张,多几百年寿命而已。”陈默忽悠道,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但是现实世界有种名为寿限的东西,就算身体依旧年轻,灵魂衰老了,依旧会面对死亡。

    这是以陈默为数不多的阅历,依然能看出伊斯丽安听到这话后,天蓝色的瞳孔中迸发出宛若实质的光芒,这是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

    眼前之人身上的秘密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原以为是某大国的基因强化战士,结果对方的力量完全是修炼而来的,科学还没突破的延寿,对方轻而易举就能做到,必须压榨出更多的价值。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侏罗纪公园这回算是栽了,而陈默原本在这里的工作肯定就此结束,伊斯丽安希望把陈默绑在身边。

    只要有此人的帮助,自己掌控全知之眼还不是手到擒来,没有人能拒绝长生不老的诱惑,特别是那些垂垂老矣却掌控大权之人。

    “我准备去挑战下恶魔暴龙。”陈默没有隐瞒

    “恶魔暴龙?那是什么。”伊斯丽安作为外人如何能够知道内部信息,遂开口询问。

    “基于霸王龙基因开发的混种恐龙,比霸王龙更加强大!”

    “什么!”伊斯丽安失声惊呼,不过作为商界精英的她很快调整好情绪。

    “恶魔暴龙已经破笼而出,今天的骚乱就是它引起的。”陈默开口解释道。

    “你早就知道?”此刻的伊斯丽安散发着连陈默都动容的危险气息。

    “什么?”不是陈默装傻,是真没反应过来,女人看待事物的视角不同,造成理解上的问题。就比如,某男躺在病床上对其来看望自己的妻子道“老婆,我今天中暑了,是公司的小丽把我送到的医院的。”而妻子的第一反应是“小丽是谁?”

    “对,我的确早就知道。”

    “那你怎么…”

    “通知么?”陈默不屑冷哼“哼!你会信我一个小喽罗的?”

    两人匆匆收拾之后,决定做下好好交流下,刚才的谈话过于儿戏做不得数。

    作为男人的陈默,首先收拾完后开门离开卫生间,抱起因房门被瞬间拉开而就要向前扑倒的金发小萝莉,回头给伊斯丽安一个饱含深意的笑容后,独留其一人继续清理。

    原本心情不错的伊斯丽安,看到女儿的行为后瞬间脸色瞬间变黑,那个可恶的男人一定早就知道这一茬了。

    “你们是先乘船离开,还是等我处理完了再走?”陈默背负双手,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的夜色道。

    “你说的消息确实可靠?”衣冠整齐的伊斯丽安推门而出,听到陈默的问题没有立刻答复。

    “千真万确。”

    “那么你觉得凭我们孤儿寡母能够抢到有限的船位?”

    “还真是个问题。”考虑到近二万的游客要抢那个只有百多个位置的渡轮,陈默还真是不确定。

    “单挑恶魔暴龙,你有几分胜算?”开什么玩笑,你要强力围观么,我虽然可以保证自己不死,但是你们的安全我可没能力保证啊。

    “五五开吧,你和泰勒就在这里休息吧,恶魔暴龙凭借热能感应寻人,这边人少还是很安全的,等我带着胜利的消息吧。”怎么有点立死亡flag的赶脚。

    “我不会蠢到带我女儿涉险!”

    听到伊斯丽安颇有自知自明的答复,陈默放心的前往湖对岸的控制室。

    伊斯丽安站在窗户前,开到陈默开车离去之后,掏出了备用电话“嘟嘟,嘟嘟。”

    “你好,这里是…”

    “威尔士,带齐装备过来,立刻!马上!”伊斯丽安俏脸含煞道,压抑的愤怒一朝爆发,侏罗纪世界的董事们,等我离开,这回要你们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