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比赛的准备
    初选和复选预定在六月前结束,六月一日世界第一武道大会正式开幕,本次比赛全程直播。

    不过唯一的限制便是,非超能力禁止现场观看,这里可不是龙珠的世界,超能力者的战斗余波横扫,导致台下死一大片,猪脚拍拍屁股走人就行,这边一旦死亡人数过多gm那就悲剧了,国内的,国际上的指责就会铺天盖地而来。

    所以,凡人们还是在家看电视转播或者直播吧,凑热闹你们是没有机会了,这回是作死的机会都不给了。

    本来准备的全国团体赛也是不了了之了,这回的爽点都在单人赛了,毕竟没有谁料到这次武道会变成了世界级的比赛。

    奖池金额更是突破了百亿大关,即使只是分摊下来,也依旧是个不小的诱惑。

    五月十八日,陈默打印出了自己的参赛证,带着妹妹和林月驱车前往魔都,在这个小地方闷了近半年后,难得有机会出去,两女怎么会放弃。

    做出一副你不让我们去,我们就死给你看的英勇表情,多方考虑之后,陈默同意了两女的要求。

    编号2375,第三擂台,第三十八组比赛,这便是陈默的参赛证,比赛地点便是东海之滨,十个15*15m的新浇筑擂台一字排开在海岸之上,而附近建起了隔离带,防止普通人进入。

    哦,忘了说了,这个编号不是实名制的,也就是说可以临场换将,当然前提是你不要被摄像机记录过。

    至于这么证明自己不是普通人,多简单呐,展示下自己的异能就好。

    本来陈默还在为两人如何进入赛场,结果两女在陈默面前表演了徒手掰硬币,真是很好很简单演示。

    直到此时,陈默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要不是自己能穿梭世界,现在绝对被她们比下去了,这是要闹哪样啊!

    而且,玉片之中居然包含了功法,身法,招式,秘法无所不包,这已经把所有的情况都考虑进去

    要不是自己有能穿梭世界的能力,差点让陈默不得不怀疑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传承者,感觉自己就是捡来的,她俩才是亲生的。

    通过导航一路开车来到酒店,这个酒店是龙组包下的,安全问题不必担心,掏出自己的工作证登记入住,服务员看了眼来人直接递给陈默一张双人房的门卡,最后在陈默的再三要求下,才换成了三人房,至于2间房就别指望了。

    这个酒店只招待龙组成员,也是距离赛场最近的酒店,至于其他报名参赛人员,不好意思,自己解决。

    或许以前的魔都一下子安排万人的住宿有点问题,现在十室五空的情况下,你这些都解决不了,还来参什么赛,回家洗洗睡吧。

    在酒店解决了中饭之后,三人决定去外边转转,由于平时外出只是为了穿越找借口,陈默和两女一样,都不知道外边的世界变的如何了,有必要重新认识下。

    三人漫步沿着海边公路漫步,潮湿温润的空气吹拂在脸上,陈默对于此景却无一丝好感,海上漂流的日子依旧记忆犹新,那种日子真是惨,狂风巨浪姑且不说,晴雨转换太过突然,脚不着地才是最大的敌人。

    林月和雨曦如出笼的百灵离开了公路,只留下欢声笑语,轻功运起如花蝴蝶般在防波堤上穿梭,看的陈默是羡慕嫉妒恨呐。

    天变之后,变化的不仅仅是动物,连环境也变好了很多,这里的海水即使在长江的入海口上,也能看出比以前清澈了很多,空气质量也是显著提升,草木的生长速度也如打了鸡血一般,一天一个变化。

    两疯丫头玩的嗨了,过来拉着陈默要一起玩,本来陈默是拒绝的,只是被两只雪白的柔荑拖着,实在不好挣脱,只能勉为其难的有参与进去。

    两女看到陈默如猴子般的动作后才意识到,刚才的拒绝不是因为矫情,而是怕丢脸,在两女抱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直不起腰来之际,才放过陈默。

    玩够了,也闹够了,一下午的时间也过了大半,在这期间,陈默终于从两女的脸上看到了那发自内心的笑容,冲淡了悲伤的阴霾。

    在三人嬉戏之时,也没有那个不开眼的前来打扰,一是三人表现出来的已经是一道无形的威慑。

    二是,这里距离比赛场地不远了,又是快要比赛的日子了,各种助人为乐的雷轰密度急剧上升,对两女的容貌起了邪心之人,也只能默默的关注,待得人少之地才敢动手。

    在这里被当成反派,成为了被人助人为乐的对象,最后网上一贴,铺天盖地的指责伴随着大量负面的精神力涌来,对于用精神力增强能力的他们可有的受了。

    三人来到比赛场地的门口,在守卫人员前默契的掏出硬币,表演了徒手掰硬币后轻松入场。

    进场之后,最为显眼的是那十个高约半米的擂台,混凝土浇筑,最上层则是铺上花岗岩,就坚固程度而言,只要不是化劲高手全力爆发,只是承受余波,擂台强度毫无任何问题。

    擂台之间相隔近三十米,有足够的空间给其余之人观战或者等待,虽然参赛的才一万人,可凑热闹的可远远不止这个数,留出足够的空间是很有必要的。

    每个擂台前方十余米出另设高台,就功能而言,不是评委席,就是时间计,因为每个高台之上都放置了摆钟和电子钟,这是防止计时设备被干扰,可能是有意,可能是无意,乱战之时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多做些准备总没错。

    相比做工严谨的擂台,脚下的地面做工则是粗糙多了,感觉就是夯土之后,直接浇筑了层水泥敷衍了事,稍微用力跺几下就能踩碎地面。

    不过作为内部人员的陈默十分清楚,因为这里只是预赛和复赛场地,有专业直播的决赛场地不在这里,所以这里只是草草了事。

    而这里的摄像是明天专业人员架好摄像机之后直接离开,比赛开始一切工作只能交由那些不怎么专业的超能力者搞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