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再度穿越
    祭奠完自己的五脏庙,陈默干脆趴桌子上装醉,演戏演全套嘛。

    本来其他客人看到俩小女生要扶一个大男人可能办不到,还在那边等她们求助,结果就看到她们一人提着一只胳膊,就这么把一个大男人提溜起来,轻轻松松的离开了,惊掉了一地下巴。

    回到客房之后,两女把陈默往他床上一扔,就不再关注,而陈默干脆直接睡过去了。

    半夜被尿憋醒的陈默,上完厕所后,借着还存在的酒意直接摸上林月的床榻。

    刚刚钻进林月被子时,还遇到了象征性的抵抗一下,眼见陈默坚决也就从了,对方反正在这里不会做出进一步动作,节操还没掉光的陈默还真不敢在这里合体,就这么抱着年轻的玉体睡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却发现自己身上压着什么重物,睁开眼睛一看,三人就这么挤在一张小床上。陈雨曦就这么靠在自己的胸口,一手抱着自己的腰,一手放在自己的下面,而现在正是朝阳初升的时候,小兄弟也是朝气勃勃,害得陈默枕着林月柔软的胸脯都不敢妄动。

    只是处在中心的陈默十分清楚,要是再放任自流,等小兄弟彻底抬头,擦枪走火的事极有可能发生,陈默可不清楚自身吞噬大量生命精气的后遗症是否消除。

    要是没有消除,来个兽性大发,把两人都吃了,这可让三人如何自处,当然等自己成神之后就没这方面的顾虑了。

    毕竟一个神系,其实就是一个族系,华夏传说中的神系起源于盘古,霓虹国的神系起源于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北欧的奥丁家族,希腊的宙斯家族等等。

    好吧扯远了,陈默注意到雨曦的脸越来越红和林月加速跳动的心脏,就知道她们都已经醒了,只是脸皮薄不好意思先动。

    陈默果断的推开身上的柔若无骨的妹妹,抽出压在林月纤腰之下的左手,直接冲进卫生间,把空间留给二女。

    等到陈默洗漱出来,二女已经整理完毕,一切如同没有发生,只是在和陈默错身而过时翻起了可爱的白眼。

    接下来的日子真可谓是过的无忧无虑,平时打坐练气,努力的把修炼融入到生活之中,以期举手投足之间真气一直自动运转,只可惜任重而道远。

    陈默对比赛失去兴趣更兼两女对血腥之事有所抵触,在花了近一个星期把魔都所有能玩的都玩够之后,三人直接打道回府,回转到基地家中。

    随着比赛的进行,预赛视频不断的上传到网络,不知道是不是gm预感到了现在普通大众的心态已经不同了,以前审查严格的暴力血腥场面,这次完全没有被阉割。

    就这么直白将极富有冲击力的画面展现在所有人面前,虽然广大网友在网上评论区叫嚣着恶心,血腥,不堪入目,但是点击数却是扶摇直上,越血腥的视频看的人反而越多,同时现实中的打架斗殴的暴力问题反而有所缓和。

    现在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心里问题,血腥暴力却是释放压力的最有效途径之一,当然啪啪啪也算,这也是近来gm没有严打的的主因,现在社会都有点动荡,还管那么多细枝末节干嘛。

    随着越来越火的天下第一武道大会进行,天气也慢慢的热起来了,和外面热度不同,因为参赛和观战的关系,魔都龙组分部的成员基本都出去了,留下的人中超能力者寥寥无几。

    结束了度假之后,三人回到了比较清冷的龙组分部,又开始宅在了家中。早上起来接受师傅的指导,平时空闲下来打坐炼气,随便调节下心境,练武之人一张一弛才是正道。

    在这期间,决赛也如期举行了,比赛地点在魔都东南方的某座小岛之上,赛场风格完全是照搬龙珠的场地,第一场比赛前更是恶趣味的弄了条狗来汪汪的叫了两声。

    你们也真是够了啊!

    决赛之时,已经不似预赛那么参差不齐,这里都是高水平的战斗,圣骑士,圆桌骑士,忍者,魔法师等等原本隐藏在黑暗之下的人物纷纷登场。

    无论是对普通人还是异能者,这里的比赛都是视觉上的盛宴。普通人可以在这里找到久违的激情,超能力者则是从他们身上学习对方的战斗技巧,或者获得难以捉摸的灵感,对自己的实力提升有所帮助。

    随着比赛的进行,陈默的关注度却是直线下降,不是说比赛不够精彩,而是穿越的时间有快到了,有异世界的大西瓜在等自己,谁还会在乎眼前的芝麻。

    六月七号,再度以出任务为由需要离开几天,只是这回妹妹却提出了“哥,你是每个月出一次任务么?”

    “当然。”陈默神情不变,肯定的回答道。

    关上家门之后,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有时候妹妹的智商高也不是什么好事,要不是明劲巅峰之后,在短时间之内能完美控制全身肌肉,刚才就会被察觉异样了。

    离开基地之后,奔行良久之后,陈默再次来到那幢废弃的建筑之中,这里几乎成了专属穿越点了。

    这里也有了闹鬼的传闻,那种让灵魂悸动的痛苦叫喊做不得假,雷轰过多的时代,路人不介意报个警。可等警察或者雷轰赶到之后,却是没有发现什么痕迹。

    于是这里便越传越玄乎。

    花了会功夫穿上降落伞后,陈默高举已经充满能量的右手,省得自己再度被提起来了。即使已经多次感受过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备,不过还没忍受多久,陈默直接叫喊出声了,凄厉的惨嚎在楼道之中久久回荡。

    妈蛋,这回的疼痛明显升级了,如果以前是那根针直戳骨髓的话,这次就是全身多处被直戳骨髓了,简直不能忍。

    再度历经黑暗之后,疼痛慢慢褪去,现在已经在异世界了,脚底没有猜到实物,耳边呼啸的风声,下方云雾遮挡,但依稀能够看到是漫山遍野的绿色,看来这回的准备工作没有白做,要不然就只能直接传回去了。

    (求推荐,过100,加一更,119开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