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天龙世界
    陈默没有犹豫,努力的控制右手,颤颤巍巍的打开了降落伞,没办法这回疼痛超出预期,身体还没缓过来,咱还是慢慢悠悠的落地吧。

    在山林丛生之地,陈默就没想过可以安然落地,一如预想的般,砸断几根树枝之后,陈默被吊在了半空之中,如秋千般不断的晃荡。

    半空中休息一会,等到疼痛的后遗症完全褪去之后,陈默才拿出**,把降落伞割断,自半空下落。

    砰,陈默双腿微微弯曲,稳稳的落在地面之上,现在十米以下的距离,对陈默而言完全不具危险可言,可况刚才高度只有六米左右。

    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安心,感慨完之后要把最关键的问题解决,那就是这里到底是哪。不是说这个地方是哪,而是这里到底是哪个世界,这才是重中之重。

    只是这里深山老林的,任陈默又天大的本事,也是没有办法调查清楚,走出这里,找到活人再说吧。

    一个时辰之后,陈默算是看到活人了,相比于钢炼世界的八天沙漠之旅,侏罗纪世界三天的海上漂流,这里所花的时间,完全是幸福到哭啊,自己的春天来了么。

    看到了人影的一瞬间,一股股信息洪流拥入脑海,和前几次不同,这次来人所蕴含的信息远远超出了前三者之和,所以陈默已经捂着脑袋在地面打滚了。

    等到陈默大致理清了此人的记忆后,不得不感慨此人真是博闻广识,蕴含信息多也没办法。

    相比于霹雳世界的农民和侏罗纪世界的游客,他们的见识和阅历,陈默都懒得看,只调取了相关的语言知识和他们的基础常识。钢炼世界的亚历克斯,陈默调取了语言和炼金术相关的知识。

    而这回陈默窃取记忆之人名叫苏星河,逍遥派掌门无崖子首徒,函谷八友之师,外号“聪辩先生”,到了这里陈默怎会不清楚现在到底在那个世界呢?

    真是幸运女神保佑,除了开始传送相当痛苦外,现在事情一切都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

    苏星河精通琴棋书画,医学占卜,这些知识正是陈默这个现代人所欠缺的,所以当时陈默没有放过,近乎全部记忆下来了,结果就是捂着脑袋在地面上打滚,还好苏星河修为渣了点,否则就被发现了。

    此地正是河南擂鼓山,苏星河已经为无崖子摆下珍珑棋局近二十多年,看来现在原著剧情还未开始,自己来的正是时候。

    天龙八部讲述的是北宋年间,外族纷纷觊觎大宋国土,形成汉、辽对立的局面。丐帮帮主乔峰因拒绝副帮主妻康敏之爱遭报复指为契丹人后裔而受尽中原武林人士唾弃。乔峰为平反遂四出追查身世,期间认识了大理世子段誉及虚竹和尚,并结拜为异姓兄弟。

    乔峰追寻身世时屡遭奸人所害,含冤莫白,更错杀红颜知己阿朱,后为救朱妹阿紫寻医至大辽,辗转成为大辽国南院大王,但与中原关系则更趋恶劣。

    段誉为人豁达开朗,对貌若天仙的王语嫣一见倾心,可惜嫣只钟情表哥慕容复,令三人陷入一段纠缠不清的苦恋。

    虚竹天性纯良,宅心仁厚,深得高人指点,武功高强,后被选为西夏驸马。

    只是我现在来了,一切将会变得不一样,这个地方没有神灵鬼怪,咱可以大展拳脚,故事线完全可以肆意更改了。

    其实天龙八部隐藏的猪脚是慕容复,我们来一一分析下,首先慕容复身份高贵,有漂亮丫鬟和倾心自己的美丽表妹,有钱有房有女人,这是人生赢家的标配。

    接下来段誉企图抢慕容复的表妹,慕容复猪脚光环一开,结果段誉从大理镇南王世子变成了他娘和段延庆苟合所生,从嫡出世子到野种的跨度,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

    接着虚竹在慕容复面前抢走了无崖子的内力,结果刚认亲不到一天的父母,双双被逼惨死在自己面前,这种打击不是所有人能承受的。

    再看乔峰,因为抢了慕容复的风头,结果从天下第一帮帮主,沦为江湖人人喊打的契丹狗贼,最后自杀而亡,而原本的丫鬟阿朱倾心乔峰之后,更是死在了乔峰手上。

    慕容复最后疯了,他在他的世界中复国成功,要不是金老的书要尊重历史,宋之后没有燕朝,慕容复妥妥的是猪脚模板。

    好吧扯远了,现在的首要目标便是无崖子,倒不是看上了他一身精修多年的内力,自己的功法明显比对方高端,何必去舍本逐末呢。

    此人身为逍遥派掌门,那些武功招式才是自己看中的,毕竟这几这方面真的是一窍不通,而自己的便宜师傅只教国术,不管自己的武功,最多就解答点疑问。

    虽然有了苏星河的记忆,但是他的精力基本都用在了杂学之上,武功一途只能说是一般。

    决定行动之前,陈默首先把自己的形象改善下,刚才的打滚和赶路,衣服已有轻微破损和褶皱,原本刚刚过耳的头发对古代人而言也显得另类了。

    于是陈默干脆退出一段距离,直接从星戒之中掏出衣服换上,系头巾带于前,作胡桃结,遮挡住头发,这样就勉强看得过去了,当然气质方面还是有明显的差别的,毕竟一个现代人扮演一个古代人了,不过就只有自己一个穿越者的情况下,无伤大雅。

    陈默踏步朝着苏星河消失的地方走去,刚才看见苏星河提着水桶,两个老男人住在深山也是不容易啊。

    苏星河放下手中浇花的活计道,由于陈默没有掩盖自己的脚步声,苏星河在三十丈便宜听到,只是观此人无甚敌意,便等其接近后才慢慢转身,直视来人也不开口说话,只是发出呜呜之声。

    “鄙人陈默,来这擂鼓山之地,当是为珍珑棋局而来,不知装聋作哑的聪辩先生可否不吝赐教。”这时陈默才想起,三十年还未到,苏星河还在装聋作哑,便开口直接点破对方伪装。

    (妈蛋,刚才没凑够2000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