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陈默的要求
    “小友,我想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无崖子在陈默对面坐下后道。

    “我的要求未曾变过。”陈默双手一摊道。

    “此等要求,恕在下难以答应。”

    “师傅!”苏星河急切的打断道。

    “星河,这些年苦了你了,等为师调养好身体,丁春秋那个逆徒的帐我们要好好算算!”无崖子制止了大徒弟继续说下去,接着又道“既然你不想我当你师傅,我代师收徒如何?”

    “不要。”陈默继续装傻充愣道。

    “你这个要求真的太低了,完全无法和你给我的再造之恩相比。”无崖子也是无奈道。

    “我觉得你的外孙女不错,怎么样外公。”

    “哈哈哈哈!好,这事老夫允了,既然如此,我会在这里调养一段时间,我看你内功深厚,却是没有武学底子,就让老夫好好教教你吧。”无崖子开怀大笑道。

    陈默对他的恩情太大,不补偿感觉实在无言面对,所以毫不犹豫的把自己还未谋面的外孙女给卖了,在无崖子看来此人既然连逍遥派的掌门之位都不放在眼里,人品绝对不会太差,武功也是不错,财富之类的外物就不在他的考虑范畴了。

    “默儿,你对《周易》了解多少?”无崖子迫不及待的开口,称呼都变了,。

    “耳熟能详。”陈默脸不红气不喘道,要不是窃取了苏星河的记忆,学什么古代武功,基本就是悲剧啊,文言文翻译难倒了多少英雄汉,而且秘籍心法什么的一旦理解错误,就是走火入魔的下场。

    “我现在要教你的是逍遥派的独门轻功步法,以易经八八六十四卦为基础,使用者按特定顺序踏着卦象方位行进,从第一步到最后一步正好行走一个大圈。次功法以动功修习内功,脚步踏遍六十四卦一个周天,内息自然而然地也转了一个周天。因此他每走一遍,内力便有一分进益。现在老夫开始演示,好好记住老夫双脚所踏的方位。”无崖子说完,身形向前飘出几步,然后双手急挥,北冥真气不要钱的挥洒,劲风扑面扫清了大片杂物,其实就是苏星河的花花草草。

    “星河,以后这种东西就不要摆弄这些浪费精力的东西了,你也好好看着,不学会凌波微步,就终身不要在碰杂学了。”无崖子恨铁不成钢道,当年大徒弟的资质明显在逆徒丁春秋之上,可惜精力用错了地方,结果落得装聋作哑的下场。

    虽然忠心可嘉,可是过得实在是窝囊。现在无崖子也不求他武艺之上再有建树,但你至少要把逃命的功夫学会。

    “是师傅。”苏星河惭愧应诺道,他其实也十分清楚自己的问题,这辈子武功一道也就止于此了,要不然无崖子当年不会想出摆珍珑棋局这个点子了,直接把内功传给苏星河,让其为自己清理门户岂不更好?

    就是因为知道苏星河有了自己内力也打不过丁春秋,所以才出此下策。

    起先无崖子深怕两人无法看清,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很慢犹如老人蹒跚踱步。

    随着一圈走完,无崖子脚下步伐开始逐渐加快,每过一圈,速度加一层,直到在陈默和苏星河眼中留下了多道残影之后,才停下脚步,来到两人面前。

    “可是记住了?”似是询问两人,实则是问陈默一人,虽然大徒弟武功弱鸡了点,但是无崖子对其记忆力从未怀疑过。

    “晚辈,记住了。”其实自第一次窃取记忆后,陈默便发觉自己的记忆力有了显著的提升,而在窃取多次之后,已达到过目不忘的境地,记住凌波微步的步伐轻而易举。

    “好,接下来我把每一步的要诀都讲一遍,听仔细了。”

    随着无崖子细致的讲解下来,陈默将其话语牢牢的记在脑海之中,随后开始上场试验,在无崖子纠正两处错误后便把第一圈走下来,接下来的第二圈已经没有再犯错误。

    随着陈默脚踏凌波微步的速度不断提升,无崖子道“你已经初窥门径了,接下来就需要你自己不断练习了。”

    和陈默轻易掌握不同,这凌波微步对苏星河来说简直就是灾难,看着一个一个头发皆黑的中年男子在不厌其烦的为一个须发皆白的糟老头纠正错误,画面太美我不敢看,算了我还是离开一段时间比较好。

    为了不在打击苏星河,向苏星河打听了下最近的城镇在哪,陈默便脚踩凌波微步,飞奔而去,这是要买食物和酒去,无崖子恢复如初,怎能不庆祝一下呢?

    路途之上,陈默犹如获得了新玩具的孩童,一路咋咋呼呼,轻功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脚踏凌波微步,感觉自己身体轻盈了一半。

    现在无论多么崎岖的山路,在陈默脚下都一晃而过,本来以陈默轻功水平还做不到,不过凭借其对身体惊人的控制力,在下一次落脚之时便已重新调整好平衡,在不断的调整中,陈默的熟练度直线飙升。

    小半个时辰后陈默奔行了50多里路,此速度已经比得上此前全力奔跑的速度了,当然这个全力是指在同样的条件下,我们都知道山路难走,所以这等速度对于普通人已经相当夸张。

    来到小镇之上,和刚开始的狼狈不同,现在陈默身形飘忽出尘,如谪仙临世般优雅从容,这程度已经达到凌波微步的小成之境。

    额间不见汗迹,气息也是相当平稳,这就是凌波微步的优势了,和其他轻功消耗真气不同,凌波微步却是在不断的积累真气,其效果不下于自己全力修炼了,再加上自己不断的调息,此消彼长之下这可是反杀好功法。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事实上是,凌波微步的负担都被压在了**之上,不可能长此以往下去。否则岂不是一天跑到晚,就能造就一个高手?

    寻着人流来到小镇上唯一的客栈,店小二一见来人虽然衣着打扮古怪,但穿的一身都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好材料,便急急忙忙迎上来“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小二,来二十斤牛肉,三只烧鸡,其他肉食有的尽管给我上,再来十坛最好的酒,再去给我买几件白色长袍。”啪,陈默把一锭金子拍进了柜台之中,把小二还未来得及升起的不良念头彻底抹杀在了摇篮之中。

    原本在大堂中好奇的食客们也收回了目光,生怕自己等人的目光恶了这个武林人士。

    “好嘞,客官您稍等,小的现在就给您去张罗。”说完擦了擦额间的汗迹,便往内堂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