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北冥有鱼
    店小二来到后堂,开口道“掌柜的事情是这样的…”,把他所见报告,然后拿过碎银自后门出去买衣服。

    那块金子当然是还被嵌在柜台之上,刚才店小二抠了下没有拿出来,发现短时间内拿不下来,便去了后堂通知掌柜。

    未过多久一个身形略胖,满脸福相的人自后堂走出,对陈默点头哈腰道“这位大侠,小人是这里的掌柜,请您稍事等待,已经为您张罗了。”然后投入到抠金子的大业去了。

    其实每个掌柜对这种武林人士真的是又喜又怕。

    喜的是武林人士一般出手大方,花费也大,怕的是武林人士一旦心气不顺,大打出手,损失便是大把的,不过这次显然不会有争斗了,就这一个人,哪来的争斗。

    陈默也知道那些熟食是快不了的,就直接找一个空桌子坐了下来,看着老板在那边耍猴戏般的抠挖着金子。

    盏茶时间过后,手中捧着四件衣服的店小二从外归来,道“客官,小镇之上的裁缝店就只有这四件,您看可以不?”

    陈默随手拿起了最上面的衣服,随意的看了看,其实陈默对这个小地方的要求不高,能过得去就行,肯定的点了点头,店小二才把这几件衣服放在擦干净的桌子上。

    掌柜的最后在拿出匕首的情况下,算是把金子拿到手了。

    确认过后,掌柜的喜笑颜开的把金子塞入了怀中,然后命人拿来巨型食盒,在陈默面前把一份份食物装进去。

    眼见对方只有一个人,而点那么多东西,经验老道的掌柜便知道这是妥妥的要打包的节奏,顺便还能赚个食盒的钱.

    半个时辰后,需用扁担挑的两个大食盒已被塞满,衣服也被打个小包裹,系在了食盒外边。

    “客官,这是您的找零。”掌柜的双手奉上一堆银子道。

    “不必了,”刚听道这句话,掌柜的脸上立马爬满了笑容,却又闻“我明天还会过来,你记得提前准备好就行。”原本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不过立马就调整过来了。

    “一切包在鄙人身上。”掌柜的看到陈默右手提着一个大食盒,身形如鬼魅般消失于眼前,赶忙大声道。

    提着两个大食盒离开小镇之后,陈默便把它们收到了储物空间之内,撒丫子开始往回狂奔,他想测试下,自己的速度到底提升了多少。

    回到擂鼓山下,此刻苏星河在独自一人练习,而无崖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把提前拿出来的食盒放置于地上,阵阵香味从里面传出“前辈呢?”

    “师傅在里面。”苏星河停下步子,指了指身后的小木屋道。

    突然一阵大喝自小木屋传出,滚滚声浪连绵不绝,声传百里,惊起山林飞鸟无数,野兽竞相奔逃,而原本的小木屋也在这股巨力之下爆散成碎片,木渣散落于地面之上,却是没有四散激射。

    劲风席卷,吹散了激荡的烟尘,无崖子此时站在木屋废墟的中心,此刻他身上纤尘未染,一股难以言喻的气质从他身上发出,恍若不似凡人。

    “前辈,你突破了?”陈默问道。

    “师傅?”苏星河也是一脸希冀的看着师傅。

    “困扰多年的瓶颈早已堪破,只是苦于身体受创严重,幸得默儿神药帮助,为师总算是踏出了这一步。”无崖子此时脸上也是露出了喜悦之情,双喜临门,由不得他不高兴。

    “外公,晚辈刚才去镇上买了食物和酒,我们就此庆祝一下吧。”

    “好啊,老夫也是好久没有试过酒是什么滋味了,我们三人不醉不归。”

    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无崖子把新突破的实力彻底巩固,由于厚积薄发,现在无崖子的修为处在先天化境,好吧反正自己还在后天哪个境界都不知道,更何况先天了,知道很牛就是了。

    无崖子闲暇之余,也开始调教陈默和苏星河,有陈默这个珠玉在前,苏星河简直是惨不忍睹。教陈默一遍就会的招式,教苏星河却要十遍,乃至更多。

    而这一月之中,以陈默的天资,也只学会号称可阴可阳的天山六阳掌和号称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其中的天山折梅手。

    虽是只学了这两套掌法,可逍遥派的精华尽在其中了,这回陈默算是能彻底运用自身的真气了,而逍遥派功夫都需高深内力才能运用的要求,在陈默面前如同无物。

    因为逍遥派的功法所走经脉怪异,内力不足之人必然是那些经脉未曾打通,所以学词功夫之后,真气强行走此经脉,必然筋脉寸断,走火入魔而亡。

    不过这对于全身经脉都被外力打通的陈默而言,就是个笑话。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今天算是到了陈默和无崖子两人分别的日子了。

    “小子,我现在要和星河去收拾丁春秋那哥逆徒,我们就再次分别吧。”多日相处下来,在陈默的感染下无崖子说话也轻佻了很多,逍遥派这些真不是很在意。

    “那小子现在这里为丁春秋默哀三分钟,我也该去见见我未来的媳妇了。”

    “这东西你拿着,解决完逆徒之后,我会去灵鹫宫,被人欺负了来那找我就行!”无崖子甩过一个包袱后,抓起苏星河闪身离开。

    “小子可不会客气的。”陈默打开包袱,发现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玉扳指和一本书籍。

    玉扳指,在陈默从苏星河知识分辨出,这是难得的帝王玉制成的扳指,如果陈默在天变前获得,一定会大呼这回发财了,只是现在视金钱如粪土的陈默看来,除了代表执掌逍遥派之外,毫无意义,随手就丢进了储物空间。

    翻开书籍,开篇便是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看到这里陈默便知道,这本书籍里面写的应该是北冥神功的全部内容了,原本不太在意的陈默,不想辜负无崖子的好意,便决定耐着性子把所有内容都看完了,不出所料,后面则是三十六幅图像,每幅像上均有颜色细线,注明穴道部位及练功法诀,可惜不是段誉拿到的果女图。擦,我这是在想什么呢?

    咱21世纪的信息轰炸的好男儿,居然会期待起古代的河蟹图,我这是越活越回去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