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姑苏慕容
    这时一股画面突兀的自灵魂深处迸发,将陈默的意识拉入其中。

    无边水面之下幽深不知几许,连太阳的光芒也无法到达这里。

    一个不知其几万里的身影在水面之下一闪而过,搅动水底风云色变,鲲鱼张嘴一吸,如无底洞般鱼腹之中吞吐着巨量海水,水面之上更是因此形成漩涡暗流。

    上浮至水面,鱼尾一抽,涛天巨浪如山呼海啸般涌向四面八方,借力腾跃而起,化为鹏鸟,振翅高飞,激荡起狂风乱卷,压得水面徒低千丈,张嘴一啸,引动无边灵气汇聚而来,吞吐之间周身形成空缺,灵气如同风暴般倒灌而来。

    画面到此结束,此刻陈默从失神之中转醒,回神之际发现自己躺在地面之上,刚才似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

    有了刚才的经历,陈默适才想起,似乎自己的灵魂深处还埋藏着大宝藏。

    北冥神功,乃是北冥吞灵决总纲和第一篇,为洪荒炼气士所修无上功法…

    通过此信息陈默才搞懂,这本功法吞噬的是灵力而非他人的真气,以自身修炼的北冥真气突破先天之后,便可吞噬天地之间灵力为己用,要是到高武世界,实力还不是蹭蹭蹭的往上窜。

    信息中包含了本篇功法的所有内容,直达大罗之境,真是了不得,只是碍于境界问题,先天之后的内容依旧看不到,这也是对自己的保护么?不让自己好高骛远。

    虽然自己不会改修此功法,不过指不定以后会派上用场。

    本来学了逍遥派的精华之后,在这个世界已经无欲无求,随时可以回去的陈默突然发现原来这里还不是那么无趣,对金系武侠中同样奉为神功宝典的九阴九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现在九阴不知道有没有被写出来,九阳真经的话,也是个问题,主要是金大侠在不断的修订,这个天龙世界不知道是以那个版本为准?

    算了到时候去少林寺看看楞伽经就知道了。

    其他功法指不定也有收获呢!这个想法冒出之后,止也止不住,王语嫣小妮子是一定要到手了,人家就是人形藏经阁来着。

    等陈默回过神来,哪里还找得到无崖子两人的身形,有了明确目标的陈默不在迟疑,穿上要求小镇上铁匠打造的近百斤的钢铁铠甲(最后还是用炼金术修正过的,造型改成了全身甲的射手座黄金圣衣,那个碍事的鸡翅膀还是被摘掉了,毕竟山寨的实在飞不起来)朝着南方出发。

    禾南擂鼓山距江南姑苏城六七百公里,这还是后世地图上估算出来的直线距离,至于北宋之时的道路距离,应该在1000公里以上,弯弯曲曲的道路想短都没办法短。

    本来就抱着,在达到姑苏城外前,把凌波微步直接推至大成之境,穿上铠甲扛着方天画戟的陈默,找准了东南方向,迈开两条腿,奔了出去。

    一百多斤的东西在陈默看来真的不算什么,等到在这山林之地,把速度慢慢的提了起来,陈默才发现,这负担比想象中的严重的多。

    陈默可以扛着方天画戟在山林之中行动自如,这是因为双手可以很轻易的调整好方天画戟的平衡,使之不影响自己的行动。

    而穿在身上的铠甲就不同了,一抬手,一提腿,每一步动作在高速移动之中都需要在全身肌肉的协调下不断的调整,在兼顾四周山林之中灌木深坑,野兽陷阱的情况下,压力的提升何止是上了一个档次。

    好在赶路也没有很急,就这样走走停停,遇山翻山,遇河渡河,就陈默这身不运转轻功就会在地面之上留下深深脚印的装备,基本没有哪个小毛贼赶上来找不自在。

    碰到眼力实在差的,直接一个冲锋加大风车,长戟挥舞扫掉一大片之后,对方直接抱头鼠窜了,看到此种情况陈默都懒得追。

    七天之后,来到姑苏城外才陈默,已经除去了一身铠甲和大戟,一袭白色长袍,乌黑长发扎在脑后。你没有看错,这乌黑长发就是陈默在一个月中凭借其旺盛的气血之力,催生出来的。

    有储物戒指的陈默,一路之上吃好睡好,脸上丝毫没有赶路之后风霜之色。

    进城之后,来到城内最大的客栈,重复了上次小镇之上的行为,在客栈中洗过热水澡,休息一晚,在第二天早上才乘上租来的马车,前往姑苏城西三十里处的参合庄。

    不过花了一个多时辰,来到目的地,才想起似是参合庄这种高门大户是需要拜帖的,咱一个穿越人士在这里哪有人人士啊,拜帖什么的估计也会预备随手一扔,要不是陈默换了件月白色绸缎锦袍,守门下人理都不会理,现在也只是被告知需要拜帖,否则不见生人。

    吃了一个闭门羹的陈默觉得,咱还是不要装儒雅了比较好,武林之人就要用武林人士的办法。

    陈默沉声纳气,气运丹田,徒然暴吼出声“慕容公子,百晓生前来拜访,不知可否进府一谈?”

    声浪席卷,惊得庄内一阵鸡飞狗跳,半柱香之后,大门在再度打开,守门之人满脸复杂的看着眼前之人,内心极度无语,你说你一个武林人士装什么文雅,害得我被臭骂一顿,早知道你是江湖人士,就放你进来了,公子爷对待江湖人士可比普通人热情多了。

    腹诽归腹诽,生出怨恨之类的情绪,还真不敢,瞧对方的武功指不定会会被奉为上宾,不是自己一个下人可以记恨的。

    在门卫的引领下,陈默来到了正厅,便间一位穿淡黄轻衫,腰悬长剑,面如冠玉的翩翩佳公子坐于上首,不出意外就是慕容复了。而分立其左右的便是四大家将,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了。

    擦,我最恨那种长得一副小白脸模样之人了,想归想,陈默可不会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等陈默落座,下人为其奉上茶水之后,慕容复才开口“复观阁下武功也是不俗,只是百晓生这名号在下却从未听闻。”意思就是别忽悠了,江湖上有名有号的我都知道,说出你的真名吧。

    陈默端着茶杯环顾四周,示意此地人太多不好讲。

    慕容复挥退下人之后道“此四位,乃在下心腹,阁下所言定当不会流传出去。”

    “在下陈默,江湖人称百晓生,受慕容老先生之邀,来助慕容公子一臂之力。”嘿,慕容博反正不会现身,现在是随我怎么忽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