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陈默的复国大计
    听闻此话,四大家将之首的邓百川眉头一动,却无下一步动作,慕容复却是满脸怀疑道“家父已故去多年,你受邀之时怕是不过韶年(7岁)。”

    “哦,是么,但是年前才见过慕容老先生,他以斗转星移的代价,请吾出山,助你复国。”陈默一脸疑惑,只是言之凿凿,犹如事实便是如此。

    “荒谬!家父…”未等慕容复继续说下去,陈默打断道“慕容公子,在下的话是否属实,问问你的家将邓百川就知道。”

    刚才出门就一直在关注四大家将的反应,没理由慕容博诈死,将所有的联系都断绝,那还复毛的国,杀人越货的财富,光凭他一人可没法处理。

    “什么!”在场所有都是大惊,邓百川惊的是他怎么知道我知道,其余之人惊的是邓百川居然知道而我不知道。

    慕容复看着邓百川阴晴不定的脸色道“邓大哥,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在邓百川示意下,公冶乾等人关上门窗后才道“公子爷,老爷确实还在世,而且江湖上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所杀之人,应该是老爷所为。”

    陈默估计邓百川知道的东西也不是很多,才敢来这里忽悠的,秉承钢炼世界用重磅消息把人砸晕的惯例,只要消息够惊爆,任何不合理的都会被忽视,等想起来时还会自动帮其脑补完。

    “什么!父亲为何…”看着知道消息后受激过度的几人,陈默轻押一口茶慢条斯理道“慕容公子,可是信了在下所言?”

    “不知先生何以教我?”慕容复收拾好情绪,开口道。呦,态度转变蛮快的么,刚才可是差点拔剑相向了。

    陈默放下茶杯似是正经道“在下有些许疑惑,不知慕容公子可否告知?”

    “先生请讲?”对于慕容复的态度,四大家将没有出言劝慰,反正没什么损失,他们也想看看眼前之人是否真有真才实学。

    “慕容公子学百家武学只是为何?”

    “当然是为了复国。”慕容复理直气壮道。

    “江湖中的名望与复国有何作用?”

    “你看历史上有几位皇帝是武林高手?”

    一问接着一问,把慕容复问的讷讷不在出声,四大家将也不禁陷入思考之中。

    陈默散去了咄咄逼人的气势,一副老先生的口吻道“还是我来为你讲讲吧。”

    “你从一开始就错了,想要复国因该着眼于朝堂之上,而非江湖之上。你可以官至宰相,架空帝王,最后取其而代之,大理的高氏家族就是如此,只是他们没有进一步行动而已。或者成为皇室外戚,培植势力,然后趁机让所有皇室死于意外,这样可以民正言顺的让你的后代登基。”

    “先生大才!”慕容复说完,只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得好生让人蛋疼。

    “慕容公子可还有问题?”陈默开口问。

    “恕在下愚钝,先生可有详细韬略?”

    “在下答应助你一臂之力,刚刚已经将你点醒,继续出言怕是不只一臂。”陈默此刻露出了自己的獠牙,咱还真不担心你不上钩。

    不怕你开价,就怕你不开价,既然你有所求,我算是放下一半的心了,慕容复不自觉的带上了笑容道“不知先生所求何物,只要复能拿出来的,定双手奉上。”前提是你没有诓我,在心里补上这句,没有谁是真傻,只是碍于目光被局限罢了。

    “在下觉得刚才的两位侍女不错。”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我的侍女啊,慕容复豪气开口“原来先生看上了阿朱和阿碧啊,这实在是她们的福气,在下就成人之美了。”

    陈默当时便是一窒,随后反应过来,在宋朝或者说古代,女人是没什么地位的,苏轼可以用小妾换马,连小妾都不如的侍女慕容复当然没有放在心上。家将四人听见百晓生是这要求,原本提起的心也算落地了,便没有插话。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达成目的之后,陈默决定抖点干货出来以安其心“慕容公子,可知道在下为何建议你上着朝堂之上,前去谋划?”

    “在下不知。”

    “现今元祐四年,哲宗赵煦不过舞勺之年,高太后掌权,垂帘听政,虽有外患,然民富国昌,朝堂之上的争斗才是主流。这时成为小皇帝心腹,获取高位的千载良机,毕竟没有谁愿意自己头上还有人压着,即使他是太后。”陈默略一停顿,等几人消化之后才继续道。

    “而同时你也需要暗中培植势力,这里就不得不提倘若在乱世,只要有钱有人,就可以成为一方诸侯。现在虽不能如此割据一方,但培植势力依旧离不开人和钱。这里我有一酿酒良方,可以大肆赚取银钱,而你只要命人暗中在大宋各处开设酒店,以酒店赚取的金钱组建镖局,借此收养孤儿培养死士,时机一到,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陈默摸出一本书籍道,公冶乾立马借过书籍,递给慕容复。

    书籍之中记载了蒸馏酒的制法,是陈默来的路上整出来的,这个宋朝之后才有的技术,拿到这里当然会无往不利。

    随着慕容复的翻看,笑容越来越盛,最后情不自禁的大喝一声“好。”

    “公子爷,可否让属下看看。”包不同问道。

    眼见百晓生没有反对,慕容复便将此物递给了包不同。

    包不同迅速浏览后,没有立马相信,不过也不敢直接提出质疑,要是因为自己嘴臭而坏了公子爷大计,那可是百死都无法谢罪了“先生可有实物,在下实在嘴馋的紧,可否提前品尝一下,过过瘾。”

    陈默从袖子(储物戒指)中掏出一小瓶红星二锅头随意的丢给对方。包不同刚打开瓶盖,酒香便是四溢,此味刚散开,公冶乾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酒瓶,给自己灌了一口,大呼“此生得此佳酿,足以。”

    眼见公冶乾抢走自己的美酒,包不同也不动怒,“非也非也,此等佳酿怎能只喝一次。”

    “慕容公子,等坐上高位之后,有何难题,可去天山灵鹫宫找我。”

    陈默说这句话,意在表明自己是有组织的人物,极有可能留有后手,就是为了打消对方的杀机。

    他可不相信慕容复几人能放任一个知道他们秘密的人安然离开。

    其实主要还是为了阿朱和阿碧,至于安全神马的,有火器在手的陈默,除了已入先天的人物,在这个世界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