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解救两女
    (昨天没发现解禁了,算是加更吧,晚上还有一更,各位推荐票砸过来吧。)

    要不是为了那两个原著中苦命的女子,陈默也不会特地来一趟,当然关键还是两女足够漂亮,要不然陈默可懒得浪费精——力。

    当然,陈默的计策对于普通人而言一文不值,毕竟实施起来所要花费的人力物力不可以道理计,但对于慕容复这种准备多年,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却苦于难有施为,就如久旱逢甘霖。

    书中之法基本可行,更有实物为证,那种沁人心脾的酒香可做不得假,慕容复便道“包三哥,麻烦你带先生去找阿朱和阿碧。”

    “是,公子爷。”

    “先生请跟我来。”

    待陈默离去之后,邓百川一比一个拿手划脖子的动作道“公子爷,要不要?”

    “邓大哥,你觉得以此等人物的智慧,岂会没有料到?而且以此人的内功,除非刚才我们一起出手,否则此人怕是可以从容退走。而且能教出此等徒弟,其师岂能是等闲之人,我对天山灵鹫宫似乎有点印象。”慕容复示意邓百川几人不要再做他想了。

    话分两头,包不同和陈默出了正厅,来到偏殿,被屏退的正待在此地,等待传唤。

    下人之中两位女子特别出众,一位女子穿着绿衣,一口吴侬软语,相貌清丽,气质温婉,典型江南美女。

    而另一位娇美俏丽,圆圆的眼睛,乌黑的眼珠骨碌碌地一转。眼珠灵动,双眸如星。笑靥如花,自有一股动人气韵。肤色白嫩,光滑晶莹。身材娇小玲珑。活色生香,俏美可喜,令人眼前一亮,是天下少见的美貌女子。

    这便是阿朱和阿碧了,包不同唤来两女道“从今天起,你们便跟随这位百晓生先生了。”

    听闻此话,原本一颗心都挂在慕容复身上的阿碧登时谈弱倒地,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嘤嘤哭泣不能自持。

    古灵精怪的阿朱反应则是没有那么大,柳眉轻蹙对未来有所担忧,便确认道“包三哥,这种事可做不得玩笑。”

    虽然包不同对于公子爷的决定没有什么意见,但人心都是肉长的,看着当年的小丫头一步步长大,岂会没有感情。

    此刻,包不同听到阿朱的话,双腿绷得笔直,上半身下俯,对陈默呈九十度弯腰作揖道“还请先生以后善待她们。”

    包不同说完便扭头走,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不想徒留这里伤感。

    阿朱看到包不同的做派,便已知晓此事必然成真,无法更改了,没有知道自己无论做合适都是徒劳的,没有如阿碧般哭哭啼啼,而是观察起新主子。

    “你们有什么需要收拾的么?”对于两位即将进入自己后宫,刚过二八年华的少女,陈默还是很客气的。

    至于阿碧倾心于慕容复,不就是早恋么,而且还是懵懂的情愫,难道一个穿越者还搞不定一个古代未出阁的小姑娘?所以这方面,陈默从来没有操心过。

    阿朱“奴婢还有些衣物要整理。”

    阿碧“呜呜呜…”

    “阿朱,带我去你的闺房,我们整理完就走。”陈默直接一个公主抱,就把还在哭泣的阿碧包在怀中,开口道。

    “哦,好。”阿朱被陈默的大胆举动所惊,迟疑之后才往自己闺房走去。而在陈默怀中的阿碧,早已没了刚才的哭声。

    慕容复一心复国,连天龙第一美女王语嫣都视之如无物,不要说你这个小丫鬟了,现在两女都还是如雪莲花般纯洁。

    阿碧哪里和男子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被新主人抱起,未过多久阿碧便已双颊发红,身体燥热,整颗心在胸腔之中乱跳,如小鹿撞击,而陈默不规矩的大手伸向了傲然挺拔之地,羞得阿碧惊呼出声。

    在前方领路的阿朱转身问道“阿碧,怎么了?”

    “没,没什么。”阿碧结结巴巴的回答,深怕阿朱看出什么,这等羞人的事情怎么好开口呢。

    古林精怪的阿朱,虽然知道一些男女之事,但也只是懵懵懂懂,在古代除非出嫁否则很难了解这方面的知识。

    就觉阿碧脸色不正常的红润,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阿朱继续领路。

    眼见阿朱转身,陈默嗅着怀中少女诱人的体香,大手继续攀登大业。阿碧眼见挣扎无用,便紧抿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看到阿朱停驻脚步,陈默也放下了怀中丽人,原本记挂慕容复的阿碧,在陈默手段之下早已将其抛到九霄云外了,离开温暖怀抱的阿碧还有点淡淡的失落。以至于她都没有注意到,莲足落地,脚下却是一软,就要摔倒。

    早有准备的陈默,脚步一错,如幻影一般来到阿碧身前,结果阿朱就看到阿碧似乎自己扑入新主人怀抱一般。

    看来这个新主人还是很好相处的,希望到时候命运能够好一点,不要再辗转人手了,此刻阿朱才发现自己的人生是由不得自己做主的。

    其实阿朱和阿碧在参合庄过得还不错,慕容复一心复国,慕容老夫人早亡,身为慕容复身边的丫鬟,府邸之中除了四大家将,她俩的地位最高了,只是转眼之间已被送人,这种落差,这等命运,怎不叫人唏嘘。

    “公子爷,三人已经出庄。”等三人离开,包不同前来回复道。

    “那就不要再去管了。”三人去向慕容复还真是不怎么在乎,转而侧身问道“邓大哥,你对百晓生计策怎么看?”

    “可行,只是具体实施还要好好斟酌斟酌。”邓百川考虑之后道。

    “这是当然的,不过我们也该收拾一下,明天便赶往京城(开封),收集足够消息后再来制定详细策略。”

    “好,数下这就命人收拾。”风波恶道。

    “等等,包三哥这回你就留在这里看家吧。”慕容复低头深思之后道。

    “公子爷!”听到这里,包不同急忙开口挽回道,只是结拜大哥的话把他打入了深渊。

    “老三,你的嘴太臭,江湖之上无所谓,但到了京城怕是会惹上不小麻烦。等我们在那边安顿好,你再来吧,先委屈你在这里守家吧,如果老爷来这里,就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他。”邓百川说完静静的伫立慕容复身旁不在开口。

    “好了,从今起江湖上再无慕容复此人了,至于父亲所作所为也不要在意了,能解释就解释,解释不清就算了。”慕容复说完,起身离开主座,往后堂走去。

    三人出得参合庄已是午时三刻,接到阿朱和阿碧之后,慕容复和陈默默契的当对方不存在,没有留饭的打算,结果就是现在三人还饿着肚子。

    “阿朱,阿碧把包袱给我。”听到陈默吩咐,两女乖乖的把包袱递给了新主人。随手把包袱扔进了星戒,在两女震惊的眼神下不得不出言解释,咱是神仙中人,不会让你们受苦的,才将她们一直高悬的心重新落地,似乎这回跟了一个了不得的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