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温柔乡
    接下来的日子是阿朱和阿碧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苏州城内都是几人留下的欢声笑语。

    七天之后,在陈默手段百出的情况下,两女彻底沦陷了,就此倾心于他。话说面对两只十六岁的大龄萝莉都搞不定,你还好意思说你是穿越者!

    当天晚上,禽兽如陈默就毫不犹豫的把刚过破瓜年华(16岁)的两女生吞活剥了,从此收归水晶宫中,分别在两人体内播撒了亿万精兵之后,接着又渡入了大量生命精气帮助两女增强体魄,恢复伤口。

    第二天,陈默早早起床,用早餐的香味唤醒二女之后,就那么一手支撑下巴靠在桌子上,静静的观看两女娇羞无限的赤·果着曼·妙的身躯在眼前更衣。

    吃完早餐之后,陈默开始手把手的教两女修炼北冥神功,同时告诫两女不得吸人内力,这是杀鸡取卵的行为,把炼气功法练成吸人内力的邪功,也是醉了。

    这一天三人就宅在家中,你侬我侬的腻在一起,有了深入进展之后,陈默动作更是肆无忌惮,结果不免两女欲眼迷蒙,陈默擦枪走火,白日·宣·淫这等龌龊之事也是不断上演。

    渡入生命精气之后,陈默让两女尝试能否直接将其炼化,结果相当喜人,炼精化气显得十分顺利,两女的修为也是蹭蹭蹭的往上涨。

    接下来出游的日子便少了,在陈默美其名曰练功的借口下,三人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

    不是陈默舍不得直接让两女服用生命晶石,从随意给无崖子就可以看出,只要自己够用,这东西在他看来真的是不怎么在乎。

    陈默只是怕两女一旦吸收过多,会出现自己那种**被放大的不正常情况。

    陈默有从无崖子身上感受到类似的冲动,不过人家心性卓绝,硬是忍耐了一个月,才去找丁春秋算账。

    当体内海量生命精气十去其三之后,两女内力终于迈入小成之境,后天中期,此时陈默可以放心的教两女凌波微步,而不必担心出现自绝经脉的危机。

    又五天过后,两女的凌波微步已经初入门径,等闲武者不能近身。

    眼看时机成熟陈默道“明日我们便启程去曼陀山庄。”

    阿碧惊呼道“相公,我们去那里干嘛?”

    看来阿碧的内心还没有摆脱小婢女的束缚,对王夫人还保留着敬畏。

    “当然是给你添一位姐妹喽,”陈默恬不知耻道。

    “相公,王姑娘可不似我们这般容易得手,还有相公你这般喜新厌旧,不知道阿朱的心有多疼么?”阿朱声泪俱下的说着,素手慢慢的攀上了陈默腰部,眼看就要掐住腰部软肉。

    陈默哪能让她得逞,还有没有家主威严了,这是反天了!

    直接扯过阿朱,背部朝天,横放在大腿之上,褪下她的罗裙,将其白嫩粉tun暴露在空气之中。

    啪啪啪,一下接一下的拍在香tun之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让你知道你家相公的厉害。”

    只是打着打着,阿朱眼底已经染上蒙蒙雾气,而原本干涸的溪谷也是溪水潺潺。陈默见状直接把阿朱拦腰抱起,向卧室走去,同时在含着阿朱耳垂边低语“待会儿,你要是能够不求饶,我就不去找那王语嫣,珠儿你看如何?”

    “相公,要是奴家不同意,你是不是打算让我明天下不了床?”阿朱玉臂环着陈默颈部,撒娇道。

    “当然不会。”陈默断然否认……接下来我就不做死了,省略了百多字吧,tieba有福利版

    是夜,在阿朱和阿碧的讨饶声中,陈默才鸣金收兵,搂着两女沉沉睡去。

    第二天,在两女的服侍下,陈默梳妆打扮,精气神面貌焕然一新后,才在两女的带领下前往太湖边,不复最近在家中的惫懒姿态。

    看的两女酸涩不已,却是未敢过多的表露出来,唯恐真的被折腾到下不了床。

    来到太湖边,租船又成了问题,陈默一提要去曼陀山庄,船夫们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什么都不肯去,给再多的前都没用。

    看来王夫人雌·威甚烈,喜欢逼迫有婚外情的男人回家杀妻,在曼陀山庄内种满大理山茶花,并残忍的用人体做花肥的恶趣味远近闻名啊。

    最后陈默不得不雇佣了几个健妇前来划船,至于让两女或者自己划,这咱还真没考虑过。

    小船转过一排垂柳,远远看见水边一丛花树映水而红,灿若云霞。阿朱指挥健妇扳动木桨,小船直向山茶花树驶去,到得岸边,一眼望去,都是红白缤纷的茶花,不见房屋。

    指挥健妇将船靠在岸旁,阿朱微笑道“相公,我们到了。”陈默抓住两女素手脚步轻移携着两女直上岸边,随后一定银子飘入船中,示意两健妇可以回去了。

    “谢谢公子。”健妇作揖感谢过后,立马抄起木浆划船回程,这里似是龙潭虎穴,不敢逗留分毫。

    忽听得花林中脚步细碎,走出一个青衣小环来。

    那小环手中拿着一束花草,望见了阿朱、阿碧,快步奔近,脸上满是欢喜之色,说道“阿朱、阿碧,你们好大胆子,又偷到这儿来啦。夫人说‘两个小丫头的脸上都用刀划个十字,破了她们如花似玉的容貌。’”

    阿朱笑道“幽草阿姊,王夫人不在家么?”那小环幽草向陈默瞧了两眼,转头向阿朱、阿碧笑道“夫人还说‘两个小蹄子还带了陌生男人上曼陀山庄来,快把那人的两条腿都给砍了!’”她话没说完,已抿着嘴笑了起来。

    阿碧拍拍心口,说道“幽草阿姊,勿要吓人捏,到底是真是假?”

    阿朱笑道“阿碧,你勿要给俚吓,王夫人倘若在家,这丫头胆敢这样嘻皮笑脸么?幽草妹子,王夫人到哪儿去啦?”

    幽草笑道“呸!你几岁?也配做我阿姊?你这小精灵,居然猜到夫人不在家。”忽然想起什么“等等,你们刚才一直称呼王夫人,而不叫舅太太,是这么回事?还有这个男人又是何人?”幽草连珠炮似的发问。

    阿朱深深的叹了口气,似悲实喜道“我和阿碧已经不是慕容家的丫鬟了。”在幽草“啊,怎么会”掩口的惊呼声中继续道“我们已经被卖给此人了。”

    幽草拉过阿朱出主意道“那此人待你们如何?要是不好的话,就让夫人用作花肥。”

    看到阿朱的作怪,阿碧忍不住偷笑开口道“噗呲,好了,幽草妹子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他待我们很好。”说话间的情意绵绵任谁都看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