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陈默手段
    阿朱本就绝美,换下了那下人的装扮,穿上绫罗绸缎之后,在陈默的滋润之下,美貌已是世间少有。

    王语嫣的美貌比阿朱更胜几分,看到第一眼开始,陈默的占有欲如怒火喷发,不知不觉间,已然捏碎了扶手。

    不过这一瞬间的欲·望,被陈默压制下来了,刚才那种已经属于不正常的范畴了。

    幽草没有把大厅之事告知王语嫣,只是说她的未婚夫在大厅等候,请夫人小姐过去“娘亲,是表哥来了么?”不明真相的王语嫣梳妆之后匆匆赶来,人未至,声已到。

    只是听得自己女儿的声音,王夫人脸色略显复杂,口口声声表哥表哥,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胳膊肘尽向外拐,此时却又期望女儿能够坚守自己的情意,让此人的铩羽而归。

    李青萝此刻极尽引导道“语嫣,这是你外公外婆给你挑选的夫婿,只要你点头这门婚事算成了,你不同意,母亲也不会勉强的。”

    “娘亲,你知道我心里只有表哥一个人,何必浪费时间。”王语嫣说完,看了眼主座之上的陈默,发觉此人单从外表看就差表哥很多,而且青梅竹马的感情岂是会轻易放弃的,只是此人眼神如此怪异,有种让自己心慌之感。

    “他说有办法说服你。”李青萝摊手表示无奈道,表示自己两不相帮。

    “哦,我是不信,你有什么理由说服我。”如黄莺出谷之音,却是带上了淡淡的敌意。

    “不知慕容公子在王姑娘心中重几何?”陈默先是抛出了这个问题。

    “表哥当然是我的全部。”

    “王姑娘在慕容公子心中重几何?”接连的问题,和我爱的人与爱我的人,你到底会选哪个一样,难以抉择。

    “当然是…”

    “只怕王姑娘心里也很清楚,你不如他复国重要吧!”firstblood,陈默拿下一血。

    “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会帮助表哥的。”

    “假如有一个七成能够复国的机会摆在面前,而前提就是以王姑娘作为交换。你说慕容复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陈默的话语如一柄柄巨锤敲击着王语嫣的心灵,聪明如她有怎会还想不明白此人的自信源自何处。

    李青萝此时浑身发僵,有如实质的杀气笼罩,对上陈默的眼睛后,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她明白一旦自己现在破坏了对方的计策,怕是不会有好下场。

    “你无耻!”对王语嫣来说,慕容复此举不吝于把自己推向别人的床上,不过一件可交换的物品而已,犹如青·楼娼·妓。

    陈默拉着阿朱和阿碧的手道“我是无耻,不过慕容复,已经付过订金了。”此刻陈默能明显感受到两人身体一抖,随即恢复了平静。

    看了看陈默身边静静伫立的阿朱和阿碧,彻底的击碎了心底的那一丝期盼,此刻的王语嫣已哭成泪人,夺路而奔。

    陈默一个闪身,离开了原地,追上了王语嫣,也不继续动作,就这么远远的吊在她身后。

    待陈默离开,李青萝重重的松了口气,命令道“香鳞,你带人去参合庄看看,事情是不是如同他所说的那样。”

    “是,夫人。”

    王语嫣出得大厅,也不辨别方向,就一直往前方奔逃,刚在的陈默言语间造成的打击之下,已萌生死志,三流爱情片都是这么演的,吊在后方的陈默如是想到。

    来到湖边之后,王语嫣直接纵身跃入,不带丝毫迟疑,扑通一声入水之后,陈默瞬息之间已来到岸边,视线紧盯水面,准备随时救援,好不容易达成了一半的目标,怎能就此打水漂呢。

    不过半分钟,王语嫣在水面之上剧烈挣扎,沉沉浮浮。

    事情一如陈默预料的一般,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就算抱有死志,在呛水之后,在慌乱中便会本能的挣扎,哪里还记得刚才的决心。

    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魅般来到王语嫣上方,脚尖轻点水面,身体凌空翻转,伸出左手一把扯住王语嫣伸在水面之上的柔荑,右手催动阳歌天钧,沛然大力击打在水面之上,借此之力身体倒转将王语嫣带出水面,脚踏凌波微步飘然回到岸边。

    虽然以陈默的实力还做不到踏水而行,但短时间内还是能够办到的。

    没有怜香惜玉,陈默扯住王语嫣的脚踝,一阵乱抖,至于是不是想看罗裙之下的亵裤,我反正没有看到。

    待王语嫣吐出了大量的水后,听到了阵阵咳嗽声似乎恢复了意识,陈默才把王语嫣放下。

    “为什么不让我去死?”好吧,这是王语嫣清醒后说的第一句话,陈默想都没想,抓住其双手,直接将其提起甩向湖中。

    在空中划过抛物线的王语嫣,放开了矜持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张嘴大叫,她没有想到此人如此不安常理出牌。

    眼见王语嫣就要再度落水,陈默踏水而行,将王语嫣拦腰抱在怀中之后,再度折返,回到岸边之后,陈默噙着笑意就这么看着刚才还花容失色的丽人。

    一开始王语嫣还对陈默怒目而视,目不转睛的瞪着对方,不过哪里是一个经过21世纪网络下熏陶出来的对手。

    未过许久王语嫣便彻底败下阵来,脸色微红的移开了视线“快放手啊、”

    陈默一脸揶揄道“你确定?”

    此刻听见陈默的问话,王语嫣反而迟疑了,她不知道这个不按常理的男人接下来有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眼见王语嫣出现迟疑,陈默便知道自己的做派算是初见成效,乘热打铁道“现在正是二月初,你全身湿透可不适合长期待在外边,我送你去换身衣服。”

    刚才还没注意,现在经人一提醒,在七八度的室温下,全身湿透,冷风一吹王语嫣不自觉的一阵颤抖,不自觉的往陈默怀中挪了挪,突然想起什么的她又把脸瞥向一旁。

    看着她这副小女儿作态,陈默脸上的笑意越发大了,开口调笑道“怎么,你是想在我怀中待一辈子么?我是不介意的。”

    发现眼前之人确实没有把自己放下的打算,臻首瞥向一边的王语嫣无奈的伸出素手朝左侧一指,便埋头做起了鸵鸟。

    陈默脚步落下已在数米之外了,朝着王语嫣的闺房而去,只是速度太快带起的风,让王语嫣靠的更紧了。

    (求推荐,承诺长期有效!还有有书评么,我都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