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大戏开锣
    “混蛋,你休要在此妖言惑众!”刘竹庄大吼一声,双脚连踏地面,转眼已是跨过数丈距离,来到陈默跟前,抬手便罩向陈默头顶,一副要将你掌毙于此的样子。

    在肉掌临身之际,陈默扬起折扇,后发先至,反手就是抽在了刘竹庄右脸之上。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下,刘竹庄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倒地之时不忘喷出一口碎牙,脸部高高肿起,怕是下巴也被抽碎了。

    乔峰见众弟子反应,对陈默的话信了八成,在刘竹庄攻向陈默之际,霍地向后连退两步,每一步都是纵出数丈,旁人便是向前纵跃,也无如此迅捷,步伐更无这等阔大。他这两步一退,离全冠清已不过三尺,更不转身,左手反过扣出,右手擒拿,正好抓中了他胸口的“中庭”和“鸠尾”两穴。

    全冠清武功之强,殊不输于四大长老,岂不知一招也无法还手,便被扣住。乔峰手上运气,内力从全冠清两处穴道中透将进去,循着经脉,直奔他膝关节的“中委”、“阳台”两穴。他膝间酸软,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诸帮众无不失色,人人骇惶,不知如何是好。

    乔峰察言辨色,料知此次叛乱,全冠清必是主谋,若不将他一举制住,祸乱非小,纵然平服叛徒,但一场自相残杀势所难免。

    丐帮强敌当前,如何能自伤元气?眼见四周帮众除了大义分舵诸人之外,其余似乎都已受了全冠清的煽惑,争斗一起,那便难以收拾。

    在陈默吸引仇恨之际,乘着全冠清绝不防备之时,倒退扣他经脉。

    这几下兔起鹘落,一气呵成,似乎行若无事,其实是出尽他生平所学。要是这反手一扣,部位稍有半寸之差,虽能制住全冠清,却不能以内力冲激他膝关节中穴道,和他同谋之人说不定便会出手相救,争斗仍不可免。这么迫得他下跪,旁人都道全冠清自行投降,自是谁都不敢再有异动。

    乔峰转过身来,左手在他肩头轻拍两下,说道“你既已知错,跪下倒也不必。生事犯上之罪,却决不可免,慢慢再行议处不迟。”右肘轻挺,已撞中了他的哑穴。

    乔峰素知全冠清能言恶辨,若有说话之机,煽动帮众,祸患难泯,此刻危机四伏,非得从权以断然手段处置不可。

    他制住全冠清,让他垂首而跪,大声向张全祥道“由你带路,引导大义分舵蒋舵主,去请传功、执法长老等诸位一同来此。你好好听我号令行事,当可减轻你的罪责。其余各人一齐就地坐下,不得擅自起立。”

    张全祥又惊又喜,连声应道“是,是!”

    大义分舵蒋舵主并未参与叛乱密谋,见全冠清等敢作乱犯上,早就气恼之极,满脸胀得通红,只呼呼喘气,直到乔峰吩咐他随张全祥去救人,这才心神略定,向本舵二十余名帮众说道“本帮不幸发生变乱,正是大伙儿出死力报答帮主恩德之时。大家出力护主,务须遵从帮主号令,不得有违。”

    他生怕四大长老等立时便会群起发难,虽然大义分舵与叛众人数相差甚远,但帮主也不致于孤掌难鸣。

    乔峰却道“不!蒋兄弟,你将本舵兄弟一齐带去,救人是大事,不可有甚差失。”蒋舵主不敢违命,应道“是!”又道“帮主,你千万小心,我尽快赶回。”

    乔峰微微一笑,道“这里都是咱们多年来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只不过一时生了些意见,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放心去吧。”又道“你再派人去知会西夏‘一品堂’,惠山之约,押后七日。”蒋舵主躬身答应,领了本舵帮众,自行去了。

    “这乔峰不愧是和慕容复齐名之辈,果然不是浪费虚名。”王语嫣感叹道。其实自从陈默表演炼金术之后,王语嫣便对慕容复的未来不报期望,而在陈默的手段之下,王语嫣现在整颗心也系在自己身上。

    “那是当然的,此人算一大豪杰,只可惜…”陈默摇头感叹。

    “可惜什么?”阿朱好奇道。

    “看下去就知道了。”陈默闻言,也不说明。

    接下来便是烦心的等待了,陈默如没事人般早回马车之内修炼了,完全没将其余二百来人都是参与阴谋的同党放在眼里,惹火了爷,爷直接用炼金术将你们送上西天。

    却不知乔峰提心吊胆,生怕其中有人一声传呼,群情汹涌之下发作起来,可十分难以应付。看着一位位丽影消失在眼前,段誉心情略显失落。

    此刻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暮色笼罩,杏林边薄雾飘绕,乔峰心想“此刻唯有静以待变,最好是转移各人心思,等得传功长老等回来,大事便定。”

    一瞥眼间见到段誉,便道“众位兄弟,我今日好生喜欢,新交了一位好朋友,这位是段誉段兄弟,我二人意气相投,已结拜为兄弟。”

    只听乔峰续道“兄弟,我给你引见我们丐帮中的首要人物。”他拉着段誉的手,走到那白须白发、手使倒齿铁锏的长老铁前,说道“这位宋长老,是本帮人人敬重的元老,他这倒齿铁锏当年纵横江湖之时,兄弟你还没出世呢。”

    段誉道“久仰,久仰,今日得见高贤,幸何如之。”说着抱拳行礼。宋长老勉强还了一礼。

    乔峰又替他引见那手使钢杖的矮胖老人,说道“这位奚长老是本帮外家高手。你哥哥在十多年前,常向他讨教武功,奚长老于我,可说是半师半友,情义甚为深重。”

    段誉道“奚长老当得起大哥之师,武功必然了得,佩服,佩服。”

    奚长老性子直率,听得乔峰口口声声不忘旧情,特别提到昔年自己指点他武功的德意,而自己居然胡里胡涂的听信了全冠清之言,不由得大感惭愧。

    乔峰引见了那使麻袋的陈长老后,正要再引见那使鬼头刀的红脸吴长老,忽听得脚步声响,东北角上有许多人奔来,声音嘈杂,有的连问“帮主怎么样?叛徒在哪里?”有的说“上了他们的当,给关得真是气闷。”乱成一团。

    乔峰大喜,但不愿缺了礼数,使吴长老心存蒂芥,仍然替段誉引见,表明吴长老的身份名望,这才转身,只见传功长老、执法长老,大仁、大勇、大礼、大信各舵的舵主,率同大批帮众,一时齐到。

    各人都有无数言语要说,但在帮主跟前,谁也不敢任意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