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刚装完X,就来打脸?
    唯有马夫人等人听闻此言,慌张之色一闪而过,全冠清更是全身一抖,刚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深怕此人真的知道点什么。

    “看来各位都都对在下有所了解了,现在也都在等我说话,即是盛情难却,在下就不得不说上一说了。”陈默清了清嗓子,吊足众人胃口后才道“马夫人,哦不,康敏小姐,可曾记得当年为了攀上马大元,而被你亲手掐死的女儿。”

    “什么!”

    “怎么会!”

    “骗人的吧!”

    一声盖过一声,丐帮众人,在场武林同道,都议论纷纷,有相信,也有怀疑,都在等百晓生下一步解释。

    王语嫣等人则是一脸不可置信,她们对于陈默所言深信不疑,震惊于怎会有如此歹毒之人,虎毒尚且不食子,何况人乎。

    “百晓生,你污蔑妾生一个弱女子是何居心?”说话间全无怒意,依旧是那幅惹人怜惜的语气,似乎这件事情真的与她无关。

    连一直注视着她的乔峰,都未曾发现马夫人有任何情绪波动。

    “我百晓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至于你们信或不信,与我何干。”这比装的,我都想起了至于你们信或不信,我反正是信了的那个最终被逮进监狱的发言人了。

    为了把议论之音压下,陈默指着段誉以浑厚的内力,将声音传遍在场“刚刚乔兄已经介绍过这位段兄了,大家都对他的身份十分清楚了!”

    停顿之后,等到在场不明真相之人,从旁人的口中得知段誉身份后,陈默才继续道“段兄,不知道对于被马夫人掐死了的妹妹,你怎么看?”

    虽然有所准备,但是这消息还是让段誉一脸惊讶,怎么会是我妹妹,想不到还会和自己扯上关系是这原因。

    陈默一脸平静道“段兄不要惊讶了,你爹段正淳什么尿性,你应该比我清楚。”提到段正淳,李青萝眼神一动,又归于平静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了,自己和语嫣都被此人所收服,过去的事就随风而逝吧。

    在座众人都对段正淳的风流韵事都有所知晓,绿帽子批发户可不是说说而已,此刻听到是他的情债,反而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这说服力真是杠杠的。

    段誉在经历了钟灵,木婉清之后,对此等事情也算有了免疫,对于扯出这等丑闻,礼貌的回复道“这须问过家父才知道。”

    “白世镜,全冠清,马夫人年轻**的滋味怎么样?”陈默语不惊人死不休,再度爆出一个内幕,惊起满堂喧哗。此刻马夫人银牙暗咬,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怨毒的目光直刺陈默。

    智光眼看陈默说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开口道“阿弥陀佛,施主,须知妄言,绮语,两舌,恶口,杀人无血,其过甚恶。”

    陈默面对智光的质疑,平静反问道“老和尚,是不是只要我证明我不是污蔑,再不堪入耳你都会受着?”

    “阿弥陀佛!”智光和尚宣了声佛号,算是默认了陈默所言。

    陈默大喝道“若我能说出带头大哥是谁,你是否就信了我之前所说呢?”接着嘴唇微张,以内力凝音传入智光耳朵后步步紧逼道“不知大师对于在下之言怎么看?”

    智光在陈默传音之后,身体不自觉的晃了一晃,不过很快站稳,只是在场基本都是有功夫之人,眼力自认不差,纷纷判断看来这百晓生所言非虚,真的知道带头大哥是谁。

    智光闻言“施主之言,贫僧不做评论,就此告辞。”说完竟是如火烧眉毛般离开了。智光大师的反应,让人将上面的话不由得回顾一遍,本来就当笑话听的,却是不由得信了五成。

    此刻部分之人看向白世镜,马夫人,全冠清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

    乔峰抢过几步到陈默面前问道“陈兄弟,带头大哥到底是谁?”

    “乔兄,当日离去之时我就说过吧,我的消息可是有要价的。”陈默这是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

    “不知陈兄需要什么?”

    “乔兄,我在金匮城松鹤楼等你。”说完回到马车,指挥者剑侍架马离开,丐帮也没人赶拦,生怕此人再度爆出什么惊人内幕,将丐帮名声彻底毁了。

    眼下目的达到,帮乔峰洗清了嫌疑,在江湖上留下了百晓生从不说虚言的名号,又何必再待下去。

    至于康敏那怨毒的眼神,不好意思,等你先过了眼前这关在说吧。

    白世镜在智光大师退却之际便知事情不妙,感受到丐帮众兄弟神色变化之后,更是脸色惨白,挣扎过后,最终走出了人群,他知道经此之后,丐帮已无他的容身之地,“各位,杀害马副帮主的就是白某人。”说完之后,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了一般。

    凶手自己承认,马夫人的阴谋也暴露在众人眼前,接下来便是清理门户的时间了,只是乔峰身份曝光,无论丐帮弟子如何挽留,他最终是辞去帮主之位,就此离去。

    段誉叫道:“大哥,大哥,我随你去!”发足追赶乔峰。

    乔峰离去之时便追着陈默而去,马车慢悠悠的晃荡怎比得上乔峰的脚力,未过许久乔峰便追上陈默的车队。

    只是陈默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提前离开,走的是官道,却是一头撞上了被放了鸽子,准备找丐帮麻烦的西夏一品堂之人。

    本来对方急着赶路也没理会陈默一行,奈何四大恶人在打理铩羽北去之后,遇到西夏国一品堂中出来招聘武学高手的使者,四恶不甘寂寞,就都投效了。

    陈默的剑侍姿色都是不错之人,一袭白衣打马而来,自有一番清冷的感觉,下人如此出色,那马车之中又是如何国色天香,想着想着色中饿鬼云中鹤便是心痒难耐。

    云中鹤在赫连铁树身旁耳语一番之后,对四大恶人颇为倚重的赫连铁树竟是大手一挥将陈默等人围了起来。

    西夏国众武士中突有一人打马而出,身形长如竹竿,双手各执一把奇形兵刃,柄长三尺,尖端是一支五指钢抓道“兀那小娘皮,让你家主人出来,我家将军看上了尔等马车,留下马车便放尔等过去。”云中鹤眼珠子乱转,显然他只是想让众人放下戒心,把马车中人骗出来而已。

    陈默自马车中看到八匹马上的乘者都手执长矛,矛头上缚着一面小旗。矛头闪闪发光,依稀可看到左首四面小旗上都绣着“大夏”(西夏是汉族的称呼,大夏是党项人的自称)两个白字,右首西面绣着“赫连”两个白字,便猜测道自己这是遭遇了西夏一品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