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交手
    “随意。”对于鸠摩智近乎无理的要求,陈默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开口道。言外之意便是反正都是我赢,鸠摩智也是好定力,神色不动,弯腰作揖之后,才出手。

    不是陈默自信,刚才耗费泰半内力,在两人闲扯之际依旧只恢复到巅峰时的六成,但随着精力全部投入修炼内功,身体素质在不知不觉间成长到了120,陈默想来这应该和自己穿越时所受的痛苦分不开的,否则单凭百脉俱通根本无法解释。

    这等身体完全是国术达到化劲后期才有的结果,这样夸张的身体素质再配合内力,全力施为之先天以下,绝对k.o。只是这次是练手的好时机,陈默怎会如此浪费呢。

    砰,两人之间没再说多余的废话,急掠数丈之后,同时出掌,真力内敛,平平无奇的两掌相击,运使八成真力的鸠摩智蹬蹬蹬退出七八步才在地面站稳。

    鸠摩智原本准备第一击示敌以弱,左手暗使火焰刀重创对方。

    结果情况出乎意料,对方不甚健硕的躯体之中居然蕴含如此怪力,交手间巨力传来,要不是自己见机得快,赶忙散去火焰刀,左手帮忙将巨力卸掉,刚才那一下右手估计被对方拍碎了,不过现在还是没有恢复疼痛难耐。

    鸠摩智将右手负于身后,压下翻腾气血朗笑道“哈哈,想不到施主是天生神力,是小僧眼拙了。”

    陈默状若谦虚道,只是不断的勾起鸠摩智的邪火“大师不必过谦,寻常之人怕是已经败于在下,我们继续。”

    眼见对手再次攻到,吃过一次暴亏的鸠摩智岂会再度与陈默硬碰硬,掌势化柔,百转回肠,掌势化虚,或捉或拿,或拨或挑,或拍或引,避免和对手的正面交锋。

    交手不过十招,鸠摩智便发现眼前之人交战经验实在是欠缺,如同当年刚下大轮寺的自己般,攻势衔接生涩,招式僵硬不善活用,战机把握更是欠缺火候。

    有那么多的破绽,这些破绽在行家老手眼里完全可以借此重创对手,现实却是鸠摩智依旧无法占到上风。

    不是说鸠摩智经验不行,人家获得“火焰刀”神功后,在吐蕃扫荡黑教,威震西陲,功力见识均已臻于极高境界,可见对方的地位完全是打出来的,眼界绝对是足够。

    只是这一切的破绽,在对方惊人的反应速度和力道奇大的拳头搞的欲仙欲死,每次两人交手都是一闪而逝,不敢给对方过多的反应时间。

    而且此人似乎很清楚自己的缺陷,所以经常引诱自己以伤换伤,鸠摩智很清楚要是真的正面挨上了对方的全力一拳,绝对是重伤,即使现在的一触即收,都能感受到强劲的力道传来。

    交手之间,陈默算是越打越顺,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一力降十会。不过为了磨练自己,陈默在不断的减小出手的力度,锤炼自己的招式。

    百招过后鸠摩智惊喜的发现对方力度下滑严重,看来刚不可久,佛祖果然没有骗我,那种非人的力度,对于对方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鸠摩智神色不动,依旧是轻飘飘的一掌打向陈默,只是在两者即将接触之际,急飙突进,变掌为爪,立时扣住陈默手腕,劲力一吐就要震断陈默手腕。

    陈默右腕转了个小圈,翻将过来,拿住鸠摩智的左腕。鸠摩智一抓得手,正欣喜间,万料不到对方会生出一股怪异力道,反拿己腕。

    他所知武学甚为渊博,但这天山折梅手却全然不知来历,心中一凛,只觉左腕已如套在一只铁箍之中,再也无法挣脱。

    不过,对方失去了巨力,鸠摩智已然不惧,凝聚火焰刀的右手化刀,自下而上逆劈陈默,这火焰刀绝技早已忍耐多时,此刻终于展现在陈默眼前。掌刀未及临身,陈默就已察觉此间热力逼人。

    右手一扯,便松开对方,踏步侧身却是一个贴山靠顶了上去。掌臂相击,平时开山裂石不在话下的火焰刀,这次砍在血肉之躯上,却是没有攫取相应的战果。

    砰,两者接触,此刻鸠摩智感受到一股比刚才更为狂暴的力量袭来,手刀一开始只以为砍在了钢铁之上,只一瞬间,钢铁便软化成水银,在和自己硬碰硬后,一次将劲力泻走,减小对身体的损伤。

    斩击过后,刚脱手的左手轻飘飘的一掌按在陈默肩膀之上,借势一推,提气远远的退开,避免了进一步受伤。刚才那一击,鸠摩智都感受到了,自己右手手骨的哀嚎,怕是短时间内无法动手了。

    眼见对方退开,没有进一步动手的意思,陈默也没有进一步紧逼的意思,转而开口道“大师实在抱歉,在下一时情急,没有收住手。”

    鸠摩智面对陈默毫无诚意的道歉开口道“阿弥陀佛,施主无需道歉,怪只怪小僧学艺不精。只是小僧身上未曾携带秘籍,需到城中默写出来。”

    陈默挥手毫不在意道“无妨,即是去城中,大师便和我们一起吧,在下几人要前往金匮城中。”

    “那就有劳施主了。”鸠摩智道。在陈默的吩咐下,剑二让出了马匹与鸠摩智,自己坐在后后边的马车之上。

    陈默对着骑马在前的鸠摩智道“只是大师,在下有件事不曾明白,不知当讲不当讲?”

    “事无不可对人言,施主请说。”

    陈默胡诌道“在下曾听家师所言,密宗有门不出世的奇功,只是为何不曾见大师施展?”

    阿嚏,远在其他世界的墨家巨子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喃喃道“难道是我昨天看视频看太晚了?不应该呀。算了,试试我的新的想法可不可行吧。”说完便把精力投入到尝试新的想法中去了。

    “不知道施主,所言乃是何种神功,小僧好歹也是有点地位的,但凡神功都有所印象,施主不妨说来听听。”鸠摩智颇为自傲的开口道。

    “在下听闻密宗有龙象般若功,练成第十三层境界便拥有十三龙十三象之力。”陈默道。

    “是有此功法,只是密宗中的高僧修士都难以在天年终了之前练到第七层、第八层,非是小僧故意贬低,此功修炼难度甚大,但实力不过寥寥。”鸠摩智似是回忆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