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厚颜无耻
    陈默看出鸠摩智陷入了短暂的失神感慨道“看来大师似有经历啊。”

    “阿弥陀佛,说来惭愧,小僧刚下山初时便遇到一位练至九层的高僧,结果两人切磋,不曾想小僧胜了一招,此后便未曾将此事放在心上。

    只是后来听闻,此高僧以此为耻,继续勇猛精进待练到第十层时,心魔骤起,无法自制,终于狂舞七日七夜,自终绝脉而死。”此刻,陈默才算在鸠摩智身上看到了一代高僧的气质。

    说到底现在鸠摩智的实力已在后天巅峰,都比后世的金轮法王略高或相当,虐一个连金轮法王都不如的龙象般若功九层的僧人,岂不是手到擒来,所以对此功低看了一眼。

    陈默开口道“只是在下对此颇为好奇,不知可否一观?”

    鸠摩智拍胸脯道“此乃小事,因此高僧原因,密宗对此限制略显宽松,待吾修书一封便可,只是…”

    “在下这里有部《小无相功》,此功不着形相,无迹可寻,只要身具此功,再知道其他武功的招式,便可轻易模仿别人的绝学威力更胜于原版。”

    听到陈默的描述,鸠摩智眼神越听越亮,他就是苦于空有二三十中少林绝学,却无法尽数发挥其威力,现在听到这等神奇功法,完全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般,岂能错过。

    不过,鸠摩智如何的渴望,表面依旧不露声色,怕被对方抓住主动权。

    陈默道“大师,我们可以交流下前人的经验,以此取得更高的成就。”

    “施主的求道之心真是令小僧汗颜,即是如此,小僧便修书一封,助施主取得龙象般若功,以全施主求道之心。”鸠摩智双手合十虔诚道,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流转,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得道高僧再次做了什么感天动地的善事。

    坐在马车中的王语嫣几女相互捂着嘴,看着车外两个无耻之人相互吹捧,达成无耻的交易,还表现得那么大义凛然,简直不能忍。

    进城之后,便找了家书斋,鸠摩智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把《无相劫指》秘籍默写出来,同时修书一封交给了陈默。

    陈默也是拿过剑一手中的《小无相功》,交给了鸠摩智,这场秘籍的交易算是圆满达成了,好吧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鸠摩智打得等你修炼龙象般若功,难道还能超过历代高僧,成就也止于此了的算盘。

    陈默也没有特意说明《小无相功》乃是道家内功法门,你一佛门高僧去修习道家功法,还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不撞个头破血流,还真不知道回头。

    从原著中,鸠摩智修习《小无相功》,最终走火入魔就可以看出,他没有猪脚模板,否则佛道双修,指不定又是一个张小凡,不过人家张小凡至少知道自己是佛道双修,鸠摩智却还是蒙在鼓里。

    即是交易达成,临别之际,陈默道“不知道大师欲往何方,盘缠之类的俗物就我就不赠与大师,这里有匹良驹,虽不说日行千里,但也算难得好马,在此赠予大师。”说完,剑一便将手头唯一剩下的马交到了鸠摩智手中。其他马匹和马车,都已被剑侍们变卖,转而租下一艘大船,准备沿运河北上。

    鸠摩智本想说盘缠金银什么的我不介意,落水之后,身上还真没剩什么钱财了,只是对方都那么说了,一代高僧怎没说得出口,话到嘴边变成了“施主的好意,贫僧再次谢过了。”

    临别之际,陈默也不忘坑鸠摩智一下道“那么,大师有缘再会,听说大理世子段誉前往少林了,昨夜刚刚启程。”

    丢下这个消息之后,陈默便转身朝着码头走去,至于鸠摩智会不会去堵段誉,陈默一点都不在意,只是随意一提罢了。

    看着眼前繁华远超后世的京杭大运河,不得不感慨作为天朝古代的三项伟大工程之一,并非虚言,只是可惜了杨广这个人。被各种演义小说写成了商纣王之后第一昏君,果然书生的笔尖远比割人的刀剑更加锋利。

    好吧,杨广的问题等咱有机会去《大唐双龙传》再说,运河宽度也就这样,一路乘船北上几人,也算是一路游玩,除了李青萝和剑侍常在外边走动,阿朱,阿碧,幽草和王语嫣算是常居深闺,哪里见过如此花花世界,虽说繁华不及现代都市,但是这等古时风貌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这群莺莺燕燕的当然会招来不少狂蜂浪蝶,其中不乏官二代富二代,所以不乏带着官兵前来欺男霸女之辈,只是陈默不得不吐槽下北宋官兵的血性,剑侍刷刷两剑缴了对方械之后,就彻底的怂了,官兵如此,军队估计相差不大了,靖康之耻,看来是必然了。

    不过这些东西看多也就腻了,花了七天从金匮游玩至广陵,在酒馆客栈之中听闻乔峰和丐帮之事已经在江湖之上传的沸沸扬扬,同时百晓生的名号也算是被唱响了,只是此人行事全凭喜好,行事作风全然不顾及他人看法。

    至于消息怎么传出去的,还记得“铁面判官”单正么?

    此人生平嫉恶如仇,只要知道江湖上有什么不公道之事,定然伸手要管,当然以上是正面说法。

    单正此人独爱名声,为出名刷声望,凭借着自己还算不错的实力不断的管着江湖上的闲事从未失手,只是碍于江湖之上为出过大事,名声也就止于二流,此次眼见和江湖第一大帮丐帮和被乔峰扯上关系,屁颠屁颠的赶来了,这可是一跃成为江湖顶尖人物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岂可错过。

    结果这一回算是打了个酱油的单正,心情可想而知,所以记恨在心的单正毫无心理负担的将丐帮的丑闻,通过自己的关系网捅得人尽皆知。

    不过此人唯一值称道的便是,江湖上盛传的消息失真度不高,想来博名声之人最是爱惜羽毛,也不想自己的公正之名被人质疑,一旦公正之名不复,还有谁会来找他主持公道。

    接下来一路之上,也只有到大城游玩,普通的码头就是稍微补给下,一路之上还算平稳,主要是水匪之类的施展不开,运河就只有那么点大,稍微有点水性就能游上岸,那还怎么打劫,水匪没了优势还玩个蛋。况且运河之上难以躲藏,官兵随意围剿就能解决的水患,还真是刷军功的好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