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梁山水匪
    运河之上算是水匪不来,山贼不爱的地方,至于海贼,不要搞笑了这里没有一个叫做路飞的笨蛋。

    运河之上算是难得的安全之地,不过这一切就到头了,随着陈默所乘船只来到位处苏鲁边界的梁山泊(北宋八百里水泊梁山,当然把现在的微山湖都包含进去了),船老大没有如平时一般驾驶船只沿着河岸走,陈默就知道,问题来了,还算平静的旅途算是告一段落了。

    陈默出了船舱,来到船头之上,背负双手迎风而立,湛湛的双目平视前方,经陈默提醒之后,众女都不动声色的做好准备,准备在敌人出现之后第一时间控制好船员,解决完自己的后顾之忧,防止被人里外夹击。

    陈默暗瞅自己现在的名声也算传出去了,己方人员的特征也是十分明显,就是不知道谁准备在自己身上动土。

    前两个湖泊没有动手时因为没有准备好?还是这边才是船老大真正身份所属势力?

    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让我看看宋朝水匪的素质。

    五代到北宋末,滔滔的黄河曾经有三次大的决口,滚滚河水倾泻到梁山脚下,并与古巨野泽连成一片,形成了一望无际的大水泊。这里就是自己现在脚下的地方,也是二十多年之后《水浒》小说中那些人的所起事的地方。

    梁山泊到底有多大,或许对于现代人而言没有直观的感受,我们来看看现在的震泽(太湖)湖岸线全长393.2公里,震泽的海岸线也就比得上梁山泊的大致长度。

    这等宽阔的地方在大宋没有强大水军的情况下,简直是水匪的天堂啊。

    船只绕过多丛遮蔽视线芦苇,前方水面停驻这早已备战已待的水匪,完全是早有预谋的样子。

    这是一艘和自己客船相当大小的旗舰,一艘艘小船在陈默等人进入包围圈后便从掩藏身形的芦苇丛中飞射而出,把客船的后路封堵住了。

    水战不比陆战,只要对方把你的船弄沉了,再以上击下,胜利完全就没有难度,当然这是就普通人士卒的战斗层面而言,水浒里就是这么干的。

    不过似是对方还要靠这艘客船来坑下一波的旅客,所以没有采取凿船这种行为,而是驱使着旗舰,缓缓的靠近,是要来玩接舷战。

    不过率先接触的是那些灵活的小船,只是对方也就紧靠客船,没有进一步行动,稳妥起见等待两艘大船接舷后,才会采取下一步行动。

    这时原本站满凶神恶煞的匪船甲板之上,向两边让开了一道缝隙,一个羽扇纶巾的文弱书生和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走出船舱,就闻水匪齐声道“大当家,二当家。”

    书生脚踏船头,身形前探一脸挑衅道“相必阁下就是百晓生了,在下浪里翻李宇听闻百晓生陈默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不知道能否猜到我等早已在此埋伏?”

    “猜到如何,没猜到又如何?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这嘲讽等级也是点满了。

    “混蛋,你说什么!”

    “小子,等会有你好看。”

    “来来来,让爷爷我好好教训一下你!”嘲讽完后,各种污言秽语不断,注意到几女皱眉的样子,陈默心道你们嘴那么臭,等会让你们去地府好好说道说道。

    李宇一挥手制止了手下的鼓噪道“想不到百晓生不过是浪得虚名!”

    “我有没有虚名,和你有什么关系。”

    啪啪啪,李宇掌声响起,感慨道“果然是百晓生的风格!你来猜猜我这回的目的?”

    此刻在两人闲扯之际,客船之上的船员在反应过来之前都被控制,不必担心被人里外夹击了,陈默平静的开口道“不是劫财就是劫色。”

    “哈,果然不愧是百晓生,既然阁下已然猜到,相必百晓生身边美女如云,不在乎给兄弟几个,让我们乐呵乐呵,说不定我们一高兴就放你走呢。”

    陈默意外道“你竟然是大当家?我已经等了很久了,不要说废话了,直接上吧。”

    对方像是读懂了陈默是什么意思“怎么难道像我这等英俊潇洒之人,就做不得他们的首领么?”

    “不是,按的认知,像你这样的人一般会是一个狗头军师。”陈默损完,众女不由轻笑出声。

    李宇见此也不动怒,只是沉声道“看来阁下是不给我面子喽。”

    陈默摇手道“不不不,我觉得我和你说话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李宇身侧的壮汉开口道“大哥,我早就说了,抢他娘的,还和这个小白脸废什么话。”对于小白脸的评价,我就接受了,看在这个面子上我会给你留全尸的,陈默心道。

    看到李宇阴寒的目光朝自己射来,壮汉像是想起什么道急忙辩解道“大哥,我不是说你。大哥你要相信我啊!大哥,你知道我不太会说话。”

    李宇道“我信。”

    “就是嘛,大哥你还够不上小白脸。”陈默捂脸,你这话还不如不说,为这壮汉的智商捉急。

    脸色深黑的李宇抬腿便踢向壮汉,壮汉见此也不敢躲避,生生受此一击,被踹飞出去,壮汉飞在空中,单手提着九环大刀张牙舞爪的大吼大叫。

    此刻两船相距不过数丈,已然不是太远,壮汉却是飞过数丈距离,朝着陈默面前落下,刚才那等夸张表情依旧,只是此刻却是提刀便砍。

    原来是演戏,不过配合达到这等程度,想来已经阴了好多人了。

    李宇大吼“兄弟们上。”说完便是取下腰带之上软鞭,率先跃向对面。

    随着李宇话音落下,早已蓄势以待的水匪们纷纷抛出手中的钩爪,勾住船沿之后,朝着陈默所乘客船攀爬而上。

    砰,陈默伸出内力包裹的右手,身形未动就这么稳稳当当的接住了连人带刀力劈而下的九环大刀,不过脚下却是传出了甲板的呻·吟之音。

    壮汉眼见敌人强大,立时双手在刀背之上一按,急出双脚,朝陈默飞踢而去,欲借力逃入水中,自己大哥的攻势也该到了,此方法屡试不爽。

    陈默见此,左手挥拳,带起风声的全力一击直接砸在对方脚心之上,狂暴的力量透体而入,壮汉没有鸠摩智高深的内功可以抵挡,当时就惨呼一声,比来时更快的朝水中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