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灵鹫宫会面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撕逼,陈默觉得还是自己一个人去探探比较稳妥。

    十个女性押送这几车的物资沿着山路而上,陈默就在后方远远的尾随着,总有种尾行的即视感。

    “自从那个男人来了之后,宫主这些天来都很开心呢。”一清脆女声道。

    “只是自从那个丑八怪来了之后,宫主心情就差起来了,而且两人已经打坏了很多东西了。”另一女声道。

    “嘘,噤声,不得乱嚼舌根,被听见就惨了。”一成熟的女声告诫道。

    哦,听她们的意思,无崖子已经来灵鹫宫了,那事情就简单多了,只不过似乎他还没有搞定他的老情人,肉夹馍的感觉真是令人唏嘘。

    铁索横空,峭壁侧立,山风激荡,一旦跌落则是化为一滩枯骨,悬崖两侧都有人驻守,应该是接应之人,毕竟像马车这种大家伙是不肯能在如此艰险的环境下运送到对面的,只能留在悬崖这边,留人看守则是必然。

    只是这样一来,就无法悄悄潜入了,陈默看着这边情形默默的思量着。好吧,一派掌门,当到陈默这个程度也不是一般丢份。

    窸窸窣窣,陈默离开二十多丈外的躲藏之地,没有再掩饰自己的踪迹。

    一中年女子大喝“谁!”

    紧接着,一把把利剑出鞘,如临大敌,能在如此距离下避过自己等人的耳目,必不是等闲之辈,不过也没必要太过担心,悬崖边这里一脸无余,只要敌人现身,对岸之人必会前去通报。

    此地乃是灵鹫宫本部,还真没有什么可担心。

    为了省事,陈默不得不掏出了无崖子给的扳指“我想问下有人认识这个扳指么?”

    中年女声惊呼道“七宝指环。”随即似乎想起什么作揖道“属下参见掌门。”并示意在场之人也跟着做。她可不觉得有人胆敢冒充,上任掌门就在背后的灵鹫宫中,想冒充也不应该来这里,人家分分钟教你做人。而且宫主也曾言,掌门指环已被传下,见指环如见其本人。

    似乎此女略有威严,在她的示意下,其她人也都照做,对陈默行掌门之礼。

    “带我去灵鹫宫吧,我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还好无崖子似乎吩咐了下去,省下了我诸多麻烦。陈默说完已是信步踩在铁索之上,身形如魅,呼吸之间已是跨过悬崖,来到对岸。

    女子不敢怠慢,飞身上前,脚踩锁链来到对面之后,为陈默带路,同时吩咐把这里的事情通知尊主她老人家。

    陈默未在正厅之中等待多久,便见一位二八少女,一中年帅哥和一位蒙面女子联袂而来,而正厅之中其他人眼见,童姥到此,便深深作揖,退了出去。

    看着情形,无崖子治好了巫行云的万年萝莉病啊,看她这副小鸟依人的甜蜜样子看来这几天过活的不错啊。

    “小友,老夫总算是把你盼来了。”无崖子朗声道,只是看他的表情,怎么都不像是过着花前月下,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反而像是操劳过度的样子,当然有没有鞠躬尽瘁陈默是不知道。

    陈默另有所指道“看来你还有问题没有解决啊。”

    “你就是救了师弟那个小子?”巫行云出言询问,清脆的声音给人以如沐春风之感。你治好了人家情郎,现在人家现在算是爱情事业(武功)双丰收,对你感激是必然的。

    “正是在下。”

    “姥姥,现在看你十分顺眼啊!”

    无崖子踟蹰半响,在李秋水催促下道“内子,脸上的伤痕未去,心障未除,却是无法突破先天之境,而无法破入先天,便是以老夫的医术也无法消去这积年伤痕,所以老夫在厚颜向小友在要一块。”

    李秋水不是没想过直接来强的,只是无崖子在身旁绝不会容许她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此,而自己的大师姐修为突破之后,也在身旁,更是乐得看自己无法恢复容颜。两女现在可没到一笑泯恩仇阶段,彼此间还是竞争关系,到时候后肯定会出手阻止自己。

    陈默从袖口中掏出了生命宝石道“拿去吧。”就见白影一闪而逝,生命宝石已落入无崖子手中,李秋水很是自觉的什么都没动,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功力争不过巫行云,还不如不争免得让对方在自己面前得意。

    “我要西夏国。”陈默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却是令无崖子如释重负。

    在无崖子看来如此重要之物,自己再次索要,未免太不知好歹了。同时,无崖子还担心恩大成仇,现在对方提出了要求,而且难度还不是一般的大,只是又似乎在情理之中,悬着的心反而放下来了。

    李秋水看到无崖子的示意,便开口道“我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倘若有师姐的生死符,掌控西夏手到擒来,只不过你想让底层民众信服还需要一层身份。”

    陈默皱眉道“哦,需要我做什么,不妨说来听听?”

    “娶了我的孙女李清露。”面纱之下的李秋水开口道。

    咳咳咳,陈默差点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好半天才把气理顺。

    擦,我这是要把李秋水的后代一网打尽啊,还好没有让无崖子挂了,否则治了李秋水的伤,来个三代同堂,那画面太美,太丧失,咱还是不要想的为妙。

    李秋水不解道“怎么,让你娶妻还为难你了?”

    “额…算是吧。”陈默道。

    “你小子情债不会欠了很多吧?”

    面对无崖子的问题,陈默只能傻笑应对。

    眼见陈默傻笑,无崖子也没有深究,转而问道“我记得和你分别是的样子,不像是对权力有丝毫渴望的样子。”

    “额,这个嘛,我答应了你的外孙女,将她捧上女王宝座,然后横扫中原大地。”陈默略显尴尬道,毕竟为了人家外孙女的一个诺言,却是要通过娶人家孙女的方式达到,总有吃软饭的嫌疑。

    只是接下来三人的反应,让陈默发现自己想多了,果然世界观不同,注意力也是不同。

    “哦,女王?!”三人惊疑不定道,中华大地历史上唯有武则天一人以女流之躯,坐上那万乘之尊帝位。

    作为女人的巫行云和李秋水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难以言喻的神光,陈默这样疯狂的想法勾动了她们那沉寂的心灵,如何不能激荡起她们心中的豪气。

    巫行云脱口而出道“好,我帮你。”

    在姥姥看来,不过是种下生死符而已,挥手间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