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朝会
    进城之后,李秋水便蒙上了面纱,唤来了心腹,来处理大部队的安置。

    安置好大部队后,李秋水,无崖子,巫行云和陈默四人便前往西夏的皇宫,原著之中,受伤的巫行云都能在里面进出自如,何况现在功力更上一层的众人呢。

    其实,整个西夏有大半都在李秋水的掌控之中,毕竟以她的实力和心机,这等小国真是毫无难度。而西夏一品堂也是在李秋水的支持之下整出来的,可惜还没有取得什么功绩就这么土崩瓦解了。

    作为这个国家幕后的掌控者,她这种时不时的不见人影的行为,也没人敢来查证。

    李秋水回到寝宫,再度蒙上白纱巾,才对外唤道“梁乙埋,进来。”虽然李秋水可以不在寝宫,但是作为下属却依旧要各司其职,万一领导回来了呢?领导可不会听你的解释,他只管他看到的。

    吱嘎,一个年约四十的老宫女推门而入,急走几步之后对着李秋水的背影遥遥拜倒“奴婢参见太后。”

    李秋水不动声色的开口道“起来吧,去唤来乾顺吾儿,就说哀家有事相商。”

    “奴婢遵命!奴婢暂且告退。”说罢,起身退出了房间,顺带把门关上了。

    巫行云闪身从屏风之后出现道“呦,师妹你在这弹丸小国经营的不错么。”

    “总不能比师姐你的灵鹫宫差吧。”

    陈默眼观鼻鼻观心,无视眼前这两个又因为一件小事儿掐起来的长辈,而无崖子此刻也是一脸无奈。

    三炷香之后,李乾顺(这里是天龙世界,如果按现实世界的历史算,此人还只是个小屁孩)在侍卫的护卫下来到了李秋水的寝宫。

    李乾顺的依仗被婢女拦下“请陛下稍后,让奴婢代为通传。”

    “你!哼!”李乾顺怒指眼前之人,却是对于狗仗人势的家伙无可奈何。

    李乾顺无奈高呼道“母后,儿臣前来拜访。”

    缥缈的声音传来“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

    李乾顺怒瞪婢女一眼后,一甩袖子愤怒的走了进去,而侍卫们很自觉的没有进去,以前不是没有人尝试过,只不过都被丢出来了,而且下场凄惨至极,自此之后没有侍卫会找不自在了。

    “儿臣拜见母后,不知唤儿臣前来所谓何…”李乾顺推门而入之后看到此地竟然有外人存在,原本的话登时卡在半途。

    更让他难堪的是,在场之人没有一个人是在意他的到来的,陈默眼观鼻鼻观心,巫行云在无聊的修剪着指甲,无崖子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对于这个便宜儿子眼不见为净,自己的母亲也是一直背对自己。

    李秋水不容置疑道“进来说话。”

    李乾顺脸色数变之后,最终还是迈步进入了大殿,压抑着愤怒颤声喝问“母后,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啪啪啪,李秋水不知是喜还是怒的轻拍双手“哦,看来我不在的日子,你倒是拿回了皇帝的几分魄力,不错不错。”

    李乾顺似是想起什么,惶恐道“儿臣…”

    李秋水一摆手,制止了李乾顺继续说下去“好了,这次叫你过来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李乾顺低下头颅道“儿臣,谨遵母后吩咐。”

    “你的皇位是该让出来了!”李秋水平淡的话语如同一道炸雷,惊得李乾顺不自觉的倒退几步。

    不过李乾顺很快便调整过来了,或者说豁出去了,大声质问道“母后,您终于按耐不住你的野心了么?只不过以母后的年纪,您又能把持朝政多少年?”

    “你现在才像一个男子汉,不过这都没用,明天朝会之上你就宣布退位吧。”李秋水对于儿子的反应没有任何情绪道。

    “那么母后,你现在想好了扶谁上位呢?不会是您自己吧。”李乾顺讥讽道。

    “我对那张帝位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我觉得清露那孩子不错,就让她来吧。”

    “这不可能!”李乾顺脱口而出道。

    “哈,这有什么不可能?”李秋水反问。

    “立女子为帝,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先例,就算是傀儡也要个男子。”(武则天是自己爬上去的,不是被传位的。)

    “现在不就有了,开历史之先河,无论成功与否,都会铭记于册了。”

    “你这是要将我李家百年基业就此毁于一旦啊!”

    “哦,那你这样墨守成规下去,你觉得你能守住几年?论人口,土地,兵力,国力都不及大宋和大辽,只要有一国真正对西夏用兵,你能挡住几年?当年的突厥还不是被汉武帝,凭借国力生生耗死的?”

    “文武百官也不会服气的!”被堵得没话说的李乾顺强辩道。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明天朝会的时候哀家会在场,对了哀家为清露找了一位国师。”李秋水指着陈默道。

    李乾顺看着眼前略显浮夸的年轻人,一颗心彻底的沉了下去,这个朝自己挥手示意的年轻人,一看就知道对自己没什么敬畏之心,初出茅庐之人又如何混迹庙堂之上。

    看着脸色难看的李乾顺一甩衣袖,怒哼之后便径直离去,陈默道“搞定了?”

    “嗯,就看你明天能不能镇住场子了。”李秋水坐到无崖子身边道,这种随意的态度,这西夏完全是被她掏空,国君基本就是傀儡了啊。

    “这就需要姥姥的生死符来帮忙了。”

    巫行云不解道“嘿,小子生死符的制法和解法不是都交给你了么?”

    “朝堂之上那么多人,小子还没有瞬间给所有下符的本事,为了更好的震慑他们,就只能麻烦姥姥了。”生死符是厉害,只不过以陈默后天境界的修为,只能一个一个来种,太过麻烦。

    “哈哈,小子,既然你盛情相邀了,姥姥我就勉为其难的出手吧。”

    “走吧,去城外庄园。小子,以后这皇宫算是留给你了,我们会待在城外庄园,有事再来找我们。”李秋水说完,一拍窗户飞身而出。

    这皇宫和大宋国都差远了,算了,暂且就将就下吧,等以后迁都长安再整个奢华点的,跟在三人身后的陈默如是想到。

    今天来到朝堂之上,大臣们便发现太子和公主居然都来了朝会,经验老道的他们从中品出了不同寻常的意味。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李乾顺自太后寝宫回去后,便在自己的书房大砸东西,就算有消息走漏,也不可能把退位这么重要的信息透露出去,李乾顺还丢不起这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