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迅速叛变
    “太后驾到。”在太监的吆喝声中,李秋水带着陈默和巫行云走进大殿之中。

    众大臣闻言,从中间让开了一条道路,李秋水径直上前端坐到龙椅左下首之位,而陈默两人侍立两旁,都来夺取人家政权了,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见太后落座,群臣才躬身道“微臣,参见太后。”

    李仁孝道:“儿孙,参见皇奶奶(作者君表示这称呼是还猪,抄来的,实在想不到这么称呼了)。”

    李清露道:“儿孙,参见皇奶奶。”

    “皇上驾到。”还没等李秋水出言,太监继续吆喝道。

    等到黑脸的李乾顺高坐龙椅之上,众人才继续道“臣等参见陛下。”

    李乾顺阴沉道“免礼。”

    哐当一声,就在这时,厚重的大殿之门被两个侍卫从里面关上了,两人面对所有人移过来的视线恍若未觉,如同门神般的守在那边。

    李乾顺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下方的母亲,他自己可没有安排这出,既是如此,那一定是自己的“母亲大人”所为了,这是逼的自己退位啊。

    “众位爱卿,今天朕有要事宣布。”

    李乾顺巡视一圈这个大殿不由想到以后就没有机会来了吧。

    “朕李乾顺在此宣布,朕现在卸去大夏国国君之位。”听到这里,陈默看到小部分大臣是愕然之色,剩余的大臣一脸木然的表情,似乎他们对于这件事并不关心,只是眼神不自觉的往李秋水这边偷瞄。

    太子李仁孝脸上带着惊喜莫名的表情,看到父皇朝自己看来,赶忙低下头颅,把喜悦的表情掩藏起来。李清露一脸淡定,毕竟作为一个没有野心的公主,王位向来与她们无关。

    “朕在此宣布,传位与李清露。”话语落下,却掀起了轩然大波,包括李清露自己在内所有人都一脸不可置信。

    那些李秋水的大臣都是一脸不解的望向自己实际的主子,似乎在问您到底要做什么?

    此刻李仁孝一脸震惊的盯着上方的父亲,双拳已被他捏的咯咯作响,双目之中充满了不甘与愤怒,他完全不知道,他的父亲也不过是个傀儡。

    李乾顺没有理会下方的喧哗,他只想把所有的东西说完便逃离这里“清露,上来吧。”

    李清露一步步来到李乾顺身边,总感觉自己置身于梦境之中,一脸不信道“父皇?”

    拉过女儿,将其按在龙椅之上后,李乾顺又道“朕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宣布,那便是封百晓生先生为国师。”

    “陛下,万万不可啊,此人来历…”一位两鬓斑白,瘦骨嶙峋,感觉风一吹就会倒的老臣突然扑倒在李乾顺面前劝诫,也是难为他了,好多人还没从女子为王的惊吓中反应过来,老人家发射神经够快啊,陈默都要怀疑这是不是“托”。

    “朕,心意已决,郝连爱卿就不要再说了。”

    “陛下你若不收回成命,老臣便一头撞死在这台阶之上。”郝连博大声疾呼。

    陈默运起巧劲,一脚踹开了挡在路上的郝连博,随手掏出一只高脚杯,倒入清水之后,又放入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贤者之石,几番晃荡之后让其彻底融入水中形成一杯血色液体,递到对方眼前“陛下,这是作为国师,送给你的礼物,万望您不要推辞。”

    没心思关心这些东西是这么出现的,李乾顺看这眼前这杯液体,眼见母亲毫无反应之后,颤颤巍巍的接过,认命般的双目一闭,将其迅速倒入口中,一饮而尽,是好是坏都躲不过,还不如尽早解决。

    此刻的大殿之中却是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他们不敢确定当今太后真的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指使手下,毒杀当今天子。哦,不现在不过是太上皇了

    倘若是,他们接下来的处境就比较微妙了,倘若不是,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砰,水晶杯砸落地面,摔成了粉碎,而众臣的心在此刻也慢慢的跌到了谷底。陛下至少还能站着,这是他们心里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借口了,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当年李秋水对丁春秋逐渐感到厌烦,便将他赶走后,只身前往西夏,凭借媚术当上了西夏国国王李秉常的后妃并生下李乾顺(无论那个版本,李乾顺都因该比李青萝小),按理说现在李乾顺也不过四十多岁,身处中年,身体都应该保养的不错。

    只是看单他的外表,皮肤松弛,眼窝深陷,脸色略显苍白,很难确定他只有四十多岁,和同龄的富家翁相比就显得苍老多了,只是作为皇帝的他显然不会因为营养不良而出现未老先衰之症,那就只能是精力不济了(你懂的)。

    果然当皇帝是一个高危职业啊,每天都要日理万机(鸡),结果身体玩坏了。

    此刻,那张略显苍老的脸庞竟然慢慢的恢复年轻了,那松弛的皮肤恢复了弹性,脸色慢慢的转为红润,似乎那逝去的时光有被找回来了,虽然不至于返老还童那么夸张,但确确实实恢复了青春。

    在众人张大嘴巴愣神之际,陈默开口道“太上皇,您觉得这个礼物让你满意么?”

    伸出双手,看到手上的皮肤恢复了光泽,而后又摸上自己的脸庞,才喃喃道“满意,十分满意。”

    “那么,众位,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么?”陈默双手张开,转身问道。

    此时原本被一脚踢开的赫连博望却是闪电般的扑至陈默脚下,道“国师,请恕小人刚才的冒犯,现在小人为您奉上最赤诚的忠心。”

    看着脚下的老脸,陈默真有一脚踹开的冲动,我记得看过的资料,你是三朝老臣来着,连李秋水都没有动你,怎么现在搞的你就是我找的托一样,跪舔太快了吧。

    李乾顺也是不解的看着自己的股肱之臣,你虽然上了年纪,节操值瞬间掉到谷底,难道真是越老越不要脸?这么快的叛变,还真是第一次看到,遂开口问道“赫连爱卿,你这是?”

    此刻的李乾顺在大起大落之后十分平静,反正这一切都会和自己无关,母后的安排也猜出了一二,以后自己稍稍改头换面之后就能开始新的生活,也可以安安静静的做个富家翁,过此余生。

    下方其余大臣已经被接连而至的事情,震惊到麻木了,感觉今天所见所闻的精彩程度已经能盖过多年来所度过的日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