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掌控军队
    还好,未等陈默继续发散思维,李清露又道“那这有和我有什么关系?”

    陈默出言解释道“那女子就身份而言,应该是你的表姐,她是你父亲姐姐的女儿。”

    “不知道,是哪位姐姐,我想我应该认识。”李清露开口道,在他想来父皇那些同父异母的姐姐的子女,自己都见识过,记得没有姿色太过惊艳的,难道眼前之人品味独特?

    “你肯定不认识,她叫王语嫣,是你奶奶进宫前所生。”

    “啊。”惊呼声传来,接着便是杯盘落地之声“砰!”“当啷!”,原本被支开的晓蕾拿着点心来到凉亭,听到了震惊莫名的话,这可是皇家丑闻,自己知道了会不会被灭口,胡思乱想之下便没有注意脚下,一脚踩空失去平很之后。手中物件便飞了出去,摔碎在地上。

    晓蕾语带哭腔道“公主…”

    “行了行了,下去吧。”李清露不耐烦的挥手,所谓的皇家丑闻对于已经被架空的李家而言已经不算什么了。

    “真希望和那位姐姐见上一面,到底是怎样的奇女子,让国师为其神魂颠倒。”李清露不知不觉间竟是带上了些许酸气,毕竟这等比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更具传奇色彩,普通人想都不敢想,何况是付出行动的做了,怎能不让同为女子的李清露嫉妒。

    “有机会的,过几天我们就会搬进宫中,和陛下您毗邻而居。”

    “哎呀!”陈默说完,便听到小侍女的惊呼声传来,循声望去看得陈默直乐。此刻对方正四仰八叉的摔在了地上。小侍女见陈默朝她看来,便怒目而视,将一切的不满都写在了脸上。

    怪你怪你都怪你,自从见到你之后,就各种霉运,小侍女愤恨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那张面带笑意的脸庞,真想撕碎他。

    “那么女王陛下,在下告辞了,还有的你小侍女真有趣,不过手脚太笨了。”陈默说完飘然离开。

    “公主,哦,不,陛下,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小侍女不解道,

    “大概是皇奶奶的决定吧。”李清露推诿道。

    第二天辰时初,陈默的车队在紧随皇家车队来到了南门之处,在这里文武官员早已骑马等候,游牧民族之后,马上功夫可都没落下。

    就这样浩浩荡荡的队伍开赴军营,西夏国人口不足三百万,而此刻城外军营驻军有两万,当然考虑到其民族特点,能够提刀作战的远远不止这个数。而这些临时抽调的青壮战斗力都在大宋官兵之上,而军营中的则算是本国精锐。

    来到军营前,众人纷纷从马车或马匹中下来,陈默意外的看到了昨天被自己整治的李仁孝也在皇家车队中,此刻的李清露依旧穿着她公主装束,毕竟龙袍赶制也没那么快,不能拿他老爹的来应付,还不如不穿。

    李乾顺依旧穿着他的龙袍,今天他需要重复一遍昨天说的话,在军队面前传位于李清露。

    对于武将们是否以后女王当权的事传达下去,陈默不在意,因为一切的小手段,在自己的震慑下,都将化为乌有。

    陈默唤来禁军统领,在军营前的一块空地一指道“李统领,麻烦你把军队列阵在那块地方。”

    李统领答应一声“是,国师”,小跑着进了军营。

    陈默知会一声便带头走了过去“各位同僚,请随我来。陛下和太上皇请麻烦到我身边来。”

    随着众人在此地站定,半柱香后,他们就看到李统领带着军队奔涌而过,两万人对于在场大部分人而言,无疑是震撼的。

    但对陈默而言不就是哥当年读大学时两个多操场的人么,而且这么散乱的步伐和军容,对于看过21世纪大阅兵的陈默而言,简直惨不忍睹。

    花了一段时间,才算排列整齐之后,李嘉利上前一步等待下一步指示,然后就看到了他终生难忘的一幕。

    陈默掏出炼金阵盘,身体下蹲,将其按在地面之上,轻车熟路的输入真气,发动炼金术。

    轰隆作响之下,陈默与李清露,李乾顺所在之地如天柱般拔地而起,眼见此地拔高道十丈左右,能纵览全军,陈默才停止了炼金术。

    陈默掏出一个扩音喇叭递给李乾顺,道“把这个放在嘴边,重复下昨天大殿之上的话。”然后默默退居其身后,将显眼的位置让了出来。

    “安静,安静!”在李乾顺的怒吼之下,才将下方军队的喧哗声压下,普通人对于这种近乎凭空造物的事情理解不能,统统归咎于神灵法术,故而听到极有可能征兆之源的皇帝出言,慢慢的恢复到了先前的肃穆。

    古人头发长见识短容易被忽悠,当然就是一个现代人面前表演平地起高楼,也会被震慑住,然后被忽悠。

    李乾顺也不在意扩音喇叭的原理,看到下方安静下拉便继续开口道“刚才的异象是朕身边这位国师所引发的,接下来国师会全力辅佐朕的女儿李清露登上帝位,带领大夏一通中原,而朕即刻起宣布退位让贤。”

    没有给他们过多的思考时间,陈默迈步上前,脚踏炼金阵,输入真气催发炼金术,精神通过炼金阵的加持不断蔓延出去,达至极限处也不过五百米开外。

    这还是陈默精神力通过不断磨练的结果,譬如小豆丁之流就没那么大的操控范围了。

    众将士就见上方国师随意一指,那个方向变传来隆隆的震动,而后看到一堵土墙拔地而起,接着再是一指又是一堵土墙升起,和前面那以堵严丝合缝。紧接着随着国师双手如弹琴般在虚空拨动,一堵堵土墙如浪潮般迭起,连城一个巨大的圆环,竟是将场中将士团团围了起来。

    场中将士们看着将他们围在中间的土墙,既担忧,又兴奋,为眼前这天神般的男子是他们的国师而高兴,同时也为自己身处环境担忧,这种生命那捏在对方手心的感觉并不好受。

    陈默也清楚,这次只为震慑,而非杀人,见下方有部分将士在包围的情况下露出烦闷之色,一时间躁动不已,便随手一点,正东方开了一个缺口,联通外界。

    (扣扣群号:2072257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