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会见部众
    现在随着修炼功法境界的提升,总算是有所察觉。

    这是一部由外而内的功法,而对于身体的强化则是更加明显,单单是皮肤的坚韧程度就被强化是三成,似乎是境界关系,肌肉强度只强化了一成,这还是突破龙象第四层的效果。

    十一月初,陈默就和无崖子两人上路了,巫行云和李秋水被拜托留下来看家,实际是两人在无崖子的努力下怀上了,嗯就是这样,在近90岁高龄怀上了,不宜做长途跋涉。

    陈默自觉也是辛苦耕耘,但是五女依旧不见反应,想来是自己的问题了。不过这样陈默反而放心了,作为一个有点底线的男人,还真做不出留下孤儿寡母,然后自己跑路前去冒险这么没品的事。

    以两人的脚力,日行千里也不是难事,不过这样太折腾人,会累垮的,两人以日行三百的速度慢悠悠的赶往少林。路途之上也是遇到不少目的地一样的江湖人士。

    看着他们谈天说地,吹牛打屁,当然也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过着刀光剑雨快意恩仇的生活,似乎这才是江湖,自己说真的挺羡慕他们。

    这就是围城么,里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估计他们也会羡慕自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力。

    人在现实面前总会失去些什么,为了此后又自保之力,现在失去些乐趣也是理所当然的,山顶的风景和山下的风景各有不同,无需太过在意。

    咦,我怎么变得多愁善感了,画风不对啊,努力甩甩头将此情绪剔除。

    进得雒城(阳·洛,不能出现地名),无崖子看到陈默精神略显恍惚,便问道“怎么了?”

    陈默不解道“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有点多愁善感了。”

    无崖子考虑了一下道“是么,那你最近的修炼进度怎么样?”

    “一直循序渐进,没有加快也没有拖慢。”陈默想了一下,给出了一个较为中肯的答案。

    无崖子道“那就暂时放一放吧。”

    “不会是心境又跟不上了吧?”

    无崖子保守道“我只能说极有可能,但不能给你百分之百的答复。”

    “8九不离十了,看来最近要停一停了。”陈默经无崖子已提醒,发现这的确和自己所经历的某种状况类似,无奈道。

    雒城千年古都,一番瑰丽自是不必说,只不过两人此来不是欣赏什么古都风貌的,而是来见一见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按照原著剧情的尿性,这些人都是绿林之人(就是**),敢对天山童姥离去后的灵鹫宫出手,想来也有胆量对自己这个新任宫主出手。

    毕竟百晓生这是一个毛头小子(比起他们来算是很年轻了),我们只要把他控制住,难道害怕没有解药,怀抱这种心态之人绝对不少,而后谁一串联,得到众人响应,事情就定下来了。

    今天才十一月十三,而和那些人约定碰面时间为十一月十五午时三刻,雒城城东十里处。

    既然时间还早,陈默和无崖子两人直接找了家客栈住下了,两人在陈默房间之中架起了火锅,杯盏一碰,两人便聊开了。

    无崖子是担心陈默想不开,所以借此开导一下,不过他能感受到陈默依旧有心事。

    陈默却是想着必须快点把这里的琐事解决,然后赶回主世界,问问师傅有什么方法没?自己这个实力一直拖着不成长也不是个事,反正还能穿越回来,无需过于担心什么,只不过这个时间流速依旧需要重新确认,要是转瞬百年,那就真的是嗨了。

    这两天陈默也就打打太极,就没有其他作为了,也没有去提前查探相见之地是否有危险,现在除了万军之中,还真没有什么地方能留下两人的,陷阱也好,埋伏也罢,一路横推就是了。

    于是怀揣着这样的心情,陈默和无崖子在吃完中饭之后,两人一路散步来到此地,就当是饭后运动了。

    此地乃是一片树林,林中有男有女,有俊有丑,既有僧人,亦有道士,有的大袖飘飘,有的窄衣短打,有的是长须飞舞的老翁,有的是云髻高耸的女子,服饰多数奇形怪状,与中土人士大不相同,一大半人持有兵刃,兵刃也大都形相古怪,说不出名目。

    眼见有新人到来便有人开口道“来者何人,不知是哪里的兄弟?”看着两人儒衫打扮,但脚下轻缓,一看就是有武功傍身之人,便开口问道。

    饶是以这些老江湖,也没往他们的顶头上司想,你这会儿让我们搞事,想来会是大张旗鼓的出行。

    而且百晓生在江湖上的传言,可是前呼后拥的有很多女子,不比段正淳差,现在居然就两人孤身前来,还以为是哪一洞或者哪一岛的人物呢。

    陈默也没有隐瞒,现在心情不怎么舒畅,巴不得有人往枪口上撞,让自己舒坦舒坦,故朗声说道:“兄弟实在不敢当,在下江湖人称百晓生,乃是各位的新任主子。”

    “什么!”惊呼之声四起,大部分人表示接受不能,不过反应快者已然长刀出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管你是真是假,砍了再说。

    “不知阁下可有身份凭证?”一个略显稳重的声音问道。

    陈默嘴角一翘,面露微笑道“没有。”

    “老五,既然没有,还和他废什么话,砍了就是。”陈默循声瞧去,只见懂首树干上盘膝坐着一个大头老者,一颗大脑袋光秃秃地,半根头发也无,脸上巽血,远远望去,便如一个大血球一般。

    陈默朝此人勾勾手道“要动手,就不要废话,我百晓生接着就是了。”

    “那就让老夫先端木,来称量一下你这小娃娃。”大头老者眼见自己被找上,当下也不退缩,当即跳下树来开口道。

    其他人眼见有人出头,也便按耐下来,静观其变。

    倘若他们一拥而上将此人擒了,并成功在此人身上获取解药自然是皆大欢喜。不过作为绿林人士,他们决计不会相信百晓生会将那么解药放在身上,单身前来赴会。

    而且就算擒住此人逼他交出了解药,但人家身后还有为天山童姥,这个一听名字就会让在场之人战栗恐怖人物在世,他们还真不敢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举动,既然不能灭口,给自己留点退路总该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