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车轮陈默
    于是就在这种又憎又惧的默契之下,决定车轮战了,毕竟你打败了他,我赵日天不服,咱们也来练练,多好的借口啊,至于陈默身后的无崖子就被选择性的无视了。

    那大头老者咳嗽一声,一口浓痰吐出,疾向陈默脸上射了过来。陈默不退反进,脚踏凌波微步,如鬼似魅的身形,避过浓痰后,一下子出现在他的眼前。

    本意挥拳打人,只是到得近处之后,面对着丑脸出手简直脏了自己的手,遂在其反应过来,准备躲避之际,抬腿便抽了过去。

    腿落胸腹,却是留了大部分力道,现在陈默全力而发,绝对将此人变成肉泥,但是那种情况太恶心,还是留给别人吧。

    见对方被自己放倒,熟读原著的陈默不忘补刀道“端木岛主,你练成了这‘归去来兮’的五斗米神功,实在不容易。但杀伤的生灵,却也不少了罢,想必此种毒辣的武功大家都有所了解。”

    那大头老者本来一张脸血也似红,在挣扎起身之际,突然变得全无血色,笑道:“小娃娃胡说八道,你懂得什么。‘五斗米神功’损人利己,阴狠险毒,难道是我这种人练的么?但你居然叫得出老爷爷的姓来,总算很不容易的了。”

    陈默却是依旧高冷道“我百晓生说话从来不在乎别人信不信,时间会证明一切。当年丐帮的事不就是如此么!”

    突然间一个细细的声音发自对面岩石之下,呜呜咽咽、似哭非哭的说道:“端木元,我丈夫和兄弟都是你杀的么?是你练这天杀的‘五斗米神功’,因而害死了他们的么?”说话之人给岩石的阴影遮住了,瞧不见她的模样,隐隐约约间可见到是个身穿黑衣的女子,长挑身材,衣衫袖子甚大。

    端木元哈哈一笑,道:“这位娘子是谁?我压根儿不知道‘五斗米神功’是什么东西,你莫听此人信口开河。”

    那女子向端木元道:“端木老儿,好汉子一人做事一身当。我丈夫和兄弟,到底是你害的不是?”

    端木元呵呵笑道:“失敬,失敬!原来是南海椰花岛岛主黎夫人,说将起来,咱们同处南海,你还是老夫的芳邻哪!尊夫我从未见过,怎说得上‘加害’两字?”

    黎夫人将信将疑,道:“日久自知,只盼不是你才好。”拔起长杆,又隐身岩后。黎夫人刚退下,突然间呼的一声,头顶松树上掉下一件重物,镗的一声大响,跌在岩石之上,却是一口青铜巨鼎。

    陈默刚准备去拿捏此鼎,便在此时,忽听得几下细微异常的响声,混在风声之中,几不可辨。陈默应变奇速,双袖舞动,挥起一股劲风,反击了出去,眼见银光闪动,几千百根如牛毛的小针从四面八方迸射开去,却听得四周人众纷纷呼喝:“啊哟,不好!”

    “中了毒针。”

    “这歹毒暗器,特么的有毒!”

    “哎哟,怎么射中了老子?”

    陈默忽闻金属碰撞之音,回首就见那青铜大鼎的鼎盖一动,有什么东西要从鼎中钻出来,本想一掌将里面之人震死,四周众人的呼喝之声已响成一片,见此不自觉的退后几步,将这烂摊子踢回给他们。

    “哎哟,快取解药!”

    “这是碧磷洞的牛毛针,一个时辰封喉攻心,最是厉害不过。”

    “桑土公这臭贼呢,在哪里?在哪里?”

    “快揪他出来取解药。”

    “这臭贼乱发牛毛针,连我这老朋友也伤上了。”

    “桑土公在哪里?”

    “快取解药,快取解药!”

    “桑土公在哪里?”

    “快取解药!”之声响成一片。

    中了毒针之人有的乱蹦乱跳,有的抱树大叫,显然牛毛针上的毒性十分厉害,令中针之人奇痒难当。

    陈默一瞥之间,就见无崖子全然一副看戏模样,慢慢的退入树林之中,见陈默望来更是给了一个”加油,我看好你“的眼神。

    这无数毒针,显然是有人开动铜鼎中的机括,从鼎中发射出来。铜鼎从空而落,引得众人的抬头观望,鼎中之人便乘机发针。虽然这银针强度未必能突破自己的皮肤,不过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那自己的身体尝试实在太蠢了,陈默可不想养成这种习惯,

    陈默内劲反激出去的毒针,有些射在旁人身上,有些射在鼎上,那偷发暗器之人有鼎护身,自也安然无恙。

    要解此毒,自然须找鼎中发针之人,此刻就见怀中抱着一口小鼎模样的矮胖子,推开顶盖后,翻身而出,作势欲再发射。陈默贴近大鼎,举鼎便砸,那矮子滑足避开,行动迅捷,便如一个圆球在地下打滚。

    陈默攻势落了个空,不过这段时间足够众人反应过来。

    四周十余人叫道:“桑土公,取解药来,取解药来!”向他拥了过去,陈默退后一步将场地留给他们,一脸看戏的表情,果然这种局外人的快感真是愉悦到不要不要的,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围观。

    桑土公表示你也要考虑下咱当事人的感受,面对即将到来数十人围殴,左手在地下一撑,站起身来,小短腿一蹬就要急速逃离,

    众人眼见正主要跑,在关乎自己性命的情况下,哪里还会和他客气,一件件暗器便往他身上招呼,只要不死就成。

    饶是以桑土公机警狡诈,连滚带爬的,四肢之上依旧中了暗器,看着那伤口上的颜色,陈默便知大家都是一路货色,暗器之上也都有淬毒。而且因为身中多种毒的原因,未奔出多远便栽倒在地。

    见状突然有人高声喝问“大家没有用见血封喉的毒药吧?”

    “没有。”

    “哪里会。”在乱七八糟的回应下,众人将桑土公围了起来。

    趴在地上的桑土公求饶道“休下毒手,我给你们解药便是了,不过你们须得吧解药先交出来!”

    便在陈默看得津津有味之时,一道金光、一道银光从左首电也似的射来,破空声甚是凌厉。陈默不敢怠慢,双袖鼓风,迎了上去,砰的一声巨响,金光银光倒卷了回去。

    这时方才看清,却是两条长长的带子,一条金色,一条银色。带子尽头处站着二人,都是老翁,使金带的身穿银袍,使银带的身穿金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