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慑服众人
    金银之色闪耀灿烂,华丽之极,这等金银色的袍子常人决不穿着,倒像是戏台上的人物一般。穿银袍的老人说道:“佩服,佩服,再接咱兄弟一招!”金光闪动,金带自左方游动而至,银带却一抖向天,再从上空落下,径袭出门的上盘。

    突然间呼呼声响,三柄长刀着地卷来。三人使动地堂刀功夫,袭向慕容复下盘。陈默上方、前方、左侧同时三处受攻,眼见三柄长刀着地掠来,当即踢出三脚,每一脚都正中敌人手腕,白光闪动,三柄刀都飞了上天。

    陈默身形略侧,右手一掠,使出太极的借力打力金带带头,拍的一声响,金带和银带已缠在一起。

    使地堂刀的三人单刀脱手,更不退后,荷荷发喊,张臂便来抱陈默的双腿。陈默足尖起处,势如飘风般接连踢中了三人胸,三人比来时更快的倒射而回。

    蓦地里一个长臂长腿的黑衣人越众而前,横刀当胸,身前绿光闪闪,竟是一柄厚背薄刃、锋锐异常的鬼头刀,刀口向外,手持毒刀朝陈默挥来。

    陈默翻掌拍落,待手掌离刃口约有二寸吋,突然改拍为掠,手掌顺着刃口一抹而下,径削黑衣人抓着刀柄的手指。

    他掌缘上布满了真气,锋锐处实不亚于鬼头刀,削上了也有切指断臂之功。

    那黑衣人出其不意,“咦”的一声,急忙收手后撤,左手翻掌相迎,拍的一声,两人对了一掌。

    黑衣人又是“噗”的喷出一口老血,蹬蹬蹬退出数步之后,身子一晃,跌坐在地,惊惧的看着,就是遥遥一拜。

    “乌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人群之中有人出言。

    “你瞎啊!”面对出言不逊之人,乌老大即使受伤仍旧无惧,直接骂了回去。

    “哼”,此人冷哼一声,没有继续纠缠,其实他十分清楚乌老大的本事相当了得,两人之间本有龌龊,奈何自己打不过对方。

    此刻对方重伤,正式一劳永逸的好时机,只不过现在大伙枪口一致对外,他不好出手加害对方。

    否则必会引来众怒,毕竟在大家和人拼命的时候,自己这里却有人在捅刀子,这种涣散军心之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众人眼见此人凶猛,单打独斗怕是无法拿下,而现在却是容不得他们退缩了,稍稍交流之后,只能硬着头皮群殴了。

    陈默从容挥拳,面对劈天盖地的攻击,总能以毫厘之间挥拳展开反击,毕竟地下室人肉沙包的训练不是白过的。

    只见和尚道士,丑汉美妇,各种各样人等纷纷辟易,脸上均有惊恐之色,对方那堪比金石的拳头上力道实在是大的惊人,完全不惧与兵器对撞,而己方人员稍有不慎就是骨断筋折,横飞出去。

    完全是一副横推所有的人态势,毕竟这里是低武世界,即使被团团围住,能够攻到陈默的也是有限,要是高武世界,动不动就铺天盖地的剑气,那就没得玩了。

    眼见短兵相接,轻型兵刃在肉拳之下竟然扭曲变形,围攻之中便退下了三个,换了三人上来。这三人都是好手,尤其一条矮汉膂力惊人,两柄钢锤使将开来,劲风呼呼,声势威猛。

    陈默挥拳迎上呼啸而来的重锤,去势登时一阻,没有了刚才的轻松写意。矮汉只震得手臂隐隐发麻,气血翻涌,后退几步之后才化解钢锤上传来巨力,挥锤再上。

    围攻之人见此机会,哪里会放过此等良机,分分使出看家本领朝吹攻来。陈默见此,无奈的叹了口气,本来只是想凭国术横推所有,现在也只能出手了。

    面对即将临身的攻势,陈默祭起天山六阳掌中的白日参辰现,一瞬间双掌在周身幻化一片掌影拍向那些攻击。

    那矮子正好使一招“开天辟地”,双锤指天划地的猛击过来,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

    陈默两掌率先拍在了钢锤之上,这回知道对方也算天生神力,便没太多留手。

    众人耳中嗡嗡发响,那矮子只觉比刚才更大的力道之左右双锤传来,虎口崩裂,双锤倒击向自己的胸口。

    解决一个之后,双手不停,一声声沉闷声响传来,瞬间的交手便是钢刀断裂,长剑弯折,暗器飞回,毒蛇爆碎,手腕断裂或胸口塌陷,一位位围攻之人都倒射而回,跌落在地,有的痛苦哀嚎,有的了无声息。

    见此情形,刚才那鼓噪的声音一静,所有人都脸色沉重的看着站在中央之人,打到这种程度,收手都来不及了,这回怕是不会善了了。

    加之此人武功了得,要拿下此人必然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而同为旁门左道之人,所有人都很清楚,这种正道之人都未必会做的事,他们绝对不会去做。

    最重要的是,他们认出了刚才的掌法,此人九成便是新任宫主了,手握生死符的解药。

    陈默朝前方勾勾手道“咱们继续,只要受过伤的,我都既往不咎。”

    听到陈默的话语,那与乌老大不对付之人,竟是掏出匕首在手上划了一刀,伤口不深,但匕首上沾染的血液却非鲜红色的,然后第一时间往嘴里塞了一粒丹药。

    卧次奥,这情形看的陈默也是目瞪口呆,你也是蛮拼的,居然拿毒匕首对自己下手。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本意是我想都打一遍,结果演变成了集体自残。

    正在这时,一道凛冽剑光划过天空,照亮四野,这人在恰当的时机,恰当的地点,陈默向出剑之人望去,见那人身穿青衫,五十来岁年纪,长须飘飘,面目清秀,此等剑道修为再加上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限制,想来此人便是金系武侠中“剑神”卓不凡。

    划破天际的剑光却是被陈默以两根手指稳稳的夹住了,这登峰造极的一剑,没有能突破封锁。反掌一挥,在其惊愕之中,将其击飞,倒地之后,再起不能,对于此人陈默下了死手。

    话说虽然此人号称剑神,但由于此称号是自封,而非江湖尊称,在陈默了解的武侠世界之中是所含水分是最大的,看看人家谢晓峰,西门吹雪,再看看你。

    更因巫行云灭了其满门,仇恨甚大,陈默刚才便没有留手,直接震碎了其内脏。(满100推荐的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